嫁给爱情的你,现在幸福了吗

2020-01-08 14:29:26

爱情

嫁给爱情的你,现在幸福了吗

1

影视厅内正在录制一档访谈节目。

主持人看着眼前唯一的女嘉宾,不由感慨不已,岁月竟对她如此厚待。

梦秋澜,著名的舞蹈家,不多不少刚刚过了三十八岁的生日,可是不管容貌还是心态都还是十八岁的模样。

一张娃娃脸在灯光的掩映下白里透红,经过岁月的洗礼依旧带着少女的婴儿肥,笑起来带着浅浅的梨涡。

交叠着的双腿修长洁白,微微斜靠的腰肢不盈一握。

真正的天使脸蛋,魔鬼身材。

“听说您这次退出舞坛,是为了备孕,是真的吗?”主持人终于问出今天最关键的问题。

据传梦秋澜十年前嫁入豪门,但至今都未曾受孕,如今迫不得已要退出舞坛,放弃事业,选择家庭。

很多人都猜测,可能梦秋澜的豪门丈夫已经给她下了最后通牒,如果再生不出孩子就要和她离婚了,所以她才不得不背水一战。

梦秋澜本人都还没表态,很多粉丝已经开始义愤填膺的大骂人家老公是渣男了。

一部分人觉得为了一个这样的男人放弃事业真是傻到了极点。

另一部分人觉得她实属活该,豪门深似海,当初选择金钱就已经预示了今日的悲惨。

“是的。”梦秋澜笑了笑毫无避讳。

主持人微感惊讶,“为了孩子放弃梦想,您觉得值得吗?”

梦秋澜仿佛想到了什么,笑得更加温柔,“为了爱情值得。”

主持人看了看她左手腕上价值千万的冰种翡翠手镯,微不可查的撇了撇嘴,暗忖,恐怕是为了钱值得吧。

明星的感情永远是最热门的八卦,见她主动提及,主持人赶忙抓住机会,“现在很多人都觉得选择爱情还不如选择金钱,您怎么看?”

梦秋澜被她这一问,显得有些恍惚。

她想到了她的爱情,遥远而又近在眼前的爱情。

2

杏花屯小学虽然简陋,但两层的教学楼已经是屯里最高的建筑。

初夏的阳光灿烂又不晒人,学校里传来孩子们欢快的嬉笑声,带着一股淳朴的泥土味儿。

“江风远,你快看,那个男生好帅啊?”梦秋澜扯过旁边正在认真写作业的男同桌。

江风远是班里的拼命三郎,现在是下课时间,其他人都跑操场上撒欢去了,只他还兢兢业业的写作业,四年级的学生很少有自制力这么好的。

梦秋澜也很想出去玩,但她又不好意思让江风远一个人孤零零的呆在教室里,说起这个不好意思的理由,她更是不好意思了,因为她要抄人家作业。

江风远在认真写作业,她就认真看窗外游戏的同学,看到摔倒的就哈哈大笑,看到打球打得好的就拍手。

看到特别特别有意思的也不忘和亲亲同桌分享。

江风远抬起头,很给面子的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

一个五年级的男生,高高瘦瘦的,穿了一件白色的棉T恤,一件水磨的牛仔裤,在一群土里土气的同学中显得很时髦。

梦秋澜不是觉得他穿得帅,是觉得他做的事很帅。

不知起了什么冲突,三个男生正和他打架。

三对一,怎么看都是要被揍惨了。

但是这个男生身手了得,虽然躲得有些狼狈,但是那三个人也被他揍得鼻青脸肿。

梦秋澜圆圆的双眼睁得更圆了,闪着耀眼的小星星,一脸花痴:“很帅吧,我要给他递纸条。”

递纸条是现在这些小屁孩流行的爱情游戏,就是给自己喜欢的人递个表白的纸条,如果对方回了,就算是恋爱了。

江风远握着圆珠笔的手紧了紧,敛下双眸:“也就那样。”

梦秋澜回头,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他的额头:“江同学,你这是赤裸裸的嫉妒。”

江风远握住她的手指,“我也可以。”说着低头继续埋头苦干。

梦秋澜撇了撇嘴,你个书呆子,你可以什么,可以打架,还是可以在旁边呐喊助威,肯定是后者。

梦秋澜在肚子里吐槽了一通,不过看在还要抄人家作业的份上,就不明面上打击他了。

梦秋澜向来说风就是雨,没两天她真和人家明目张胆的传起了纸条。

小学生的恋情和过家家差不多,别说牵牵小手了,就是面对面说话都不曾有过,只是在人群中目光相触时羞怯一笑。

这场不算恋爱的早恋很快被老师制止了。

这样小儿戏的恋情,梦秋澜很快便扔到太平洋去,淹没得悄无声息。

小学毕业,初中又毕业,她彻底忘记了幼年时这幼稚的一段往事。

她没放在心上,却有人耿耿于怀。

梦秋澜的母亲以前是文工团的,是个舞蹈演员,知青下乡,后来嫁给梦秋澜的父亲,也就放弃了舞蹈行业,在那个时代,跳舞也不是什么光荣的职业。

梦秋澜从小就跟着母亲学跳舞,本来也就当个兴趣爱好学学,在普通老百姓眼里读书才是正途。

梦秋澜从小就抄江风远的作业,可想而知,成绩是一塌糊涂。

她父母就决定让她好好学跳舞,将来也有个出路,好在她天赋绝佳,仿佛就是为舞蹈而生。

3

初中毕业他们考到了县城的高中,当然梦秋澜是以舞蹈特长生的身份考进去的。

梦秋澜指着红彤彤的布告栏,兴奋得两眼放光:“江风远,你快看,我们还是同班,以后作业还要继续仰仗你啊。”

江风远抿唇轻笑,少年白皙俊秀的脸,在九月的骄阳下灿烂的晃眼。

两人正说着话,一个高高瘦瘦的少年朝他们走来,笑着打招呼:“小澜。”

梦秋澜顿了一下,有些迟疑的道:“李君谦。”

李君谦就是和梦秋澜传过纸条的那个男生。

江风远嘴角的笑容沉了下来,眼眸暗了暗,他很不喜欢这个人。

“好巧。”梦秋澜有些窘迫的挠了挠头。

如今长大了,想到小学时代幼稚的行为不禁有些赧然。

江风远拉起梦秋澜的手,冷声道,“我们先去办入学手续吧。”

“那个,李同学,我们先走了。”梦秋澜被拖着踉踉跄跄的走,还不忘礼貌的转头和老同学挥手道别。

江风远的脚步更急了几分,脸阴沉沉的,没有了一丝少年的朝气。

梦秋澜吃痛的甩开江风远的手,抬起手腕一瞧,已是通红一片,这书呆,什么时候这么暴力了,不由有些恼怒,“喂,我的手都要被你捏废了。”

“早恋不好。”江风远只淡淡说了一句,径直走在前面。

梦秋澜愣了愣,半响才反应过来他的意思,小步追上前去:“我可没有要吃回头草的意思。”

她不想吃回头草,却有人想再续前缘。

至那日起,李君谦就找各种机会和她偶遇。

偶遇在饭堂,偶遇在图书馆,偶遇在回家的公车上,诸如此类不胜枚举,整整一个学期,风雨无阻。

梦秋澜的脑壳越来越疼,江风远的脸越来越黑,差点从小白脸变小黑脸了。

李君谦走含蓄路线,他不明确表白,梦秋澜还不能明确拒绝。

江风远倒是多次明确表示让他滚,但显然,人高马大的李同学并不把长得还没梦秋澜高的江同学放在眼里。

学校图书馆里,江风远在埋头写作业,梦秋澜做在旁边看漫画,时不时发出一阵压抑的轻笑。

“秋澜好巧啊,你也在图书馆。”

看着再次和她偶遇在图书馆的李同学,梦秋澜满脸黑线,这偶遇还要偶到什么时候。

不过这次李君谦没有死皮赖脸的和她尬聊,只是递了一张粉蓝的信笺给她。

梦秋澜扶额,这一天总算来了,偶遇终于要结束,她伸出期待已久的双手虔诚的接过带着淡淡香水味的信笺。

只要李君谦在信上表白,她就可以回一封信拒绝他,结束这漫长而又刻意的偶遇。

见她接了信,李君谦脸不由红了红,起身带着椅子差点摔在地上,抖着手笨手笨脚的去扶,咧嘴窘迫的笑了笑:“我先走了。”

看着消失在图书馆门口的修长身影,梦秋澜不由舒了口气,转而又有些头疼,要怎么拒绝才能不伤和气,这是个问题。

转头想问问江风远的意见,确见他笔记本上被红色圆珠笔划拉出了一道猩红的口子。

梦秋澜倒吸了口凉气,心虚的想,自己的破事已经影响到江风远了,人家江同学学习已经很辛苦了,这些琐事还是自己解决吧。

4

晚饭后,霞光满天,操场上的少年正在挥洒青春的汗水,芬芳的少女们站在走廊上当观众。

梦秋澜靠着围栏拄着下巴看着蓝球场上追着一颗红球屁颠屁颠跑的江风远,故作深沉的叹了口气,她家书呆什么时候也变成热血青年了。

叹完气她收回目光,解决内急去了。

班长远远看到梦秋澜就大喊起来:“小澜,小澜,不好了,江风远和人家打起来了。”

“什么?”梦秋澜一脸震惊,她刚去上个厕所,那个书呆子竟然和别人打起来了,这也太神奇了吧。

她顺着班长的手指朝楼下望去,江风远正和一个男生扭打在一起。

她心里一咯噔,来不急多想,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到球场上。

她能不急吗,江风远从小到大都是三好学生,小胳膊小腿的,身高还没她高呢,哪里是打架的料。

她心急火燎的跑到现场,正好见到对方的拳头虎虎生威的朝江风远白皙的小脸砸过去。

她心下一紧,来不急思考,挡到江风远身前。

“秋澜!”

“小澜!”

两声焦急的声音同时响起。

梦秋澜捂着眼睛倒吸着凉气,疼得不想搭理人。

江风远蹲下身,扯她的手,想看看她的伤势。

被他一扯动,梦秋澜更疼了,咬牙道:“我没事,你别碰我,让我缓缓。”

相关阅读

言情后花园©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