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遗传的命运

2020-01-17 15:47:08

世情

这里补充一句,小姨远嫁,两三年也不见得回一次家。

爸爸最终还是借到钱并且学到了驾照,因为开车稳当技术好,被招去一个公司当司机,渐渐地,家里经济也宽松一些了。妈妈也开了一个卖粮油的店,一家人吃住都在店里。店里不比家里,各种不方便不说,最要命的是冬天没有热水。

妈妈还没有灶台高,就要踩着板凳做饭给田里劳作的外公外婆,路不平,妈妈抱着饭盒踩空摔跟头,饭洒了一脸,哭着回家再做一顿去送的情况也经常发生。

忙了三季,冬天人们终于可以待在家里修养生息。每年冬天外婆都会被爸妈接到家里住几天,为什么不长住呢?因为外婆放心不下舅舅。舅舅从小被惯着长大,根本不会做饭,舅妈只要心气不顺就躺炕上能睡一天,外婆担心舅舅饿着。今年同往年一样,外婆在我家呆了一个星期以后吵着要回家。

晚上爸爸回家看到我立刻把我送去老家。幸亏奶奶念在我是她儿子的骨血的份上,对我多了些爱惜。

妈妈想了两秒,满是怜惜的:“我去擦吧,他还小,别掉下来了。”瞧,这话熟悉不熟悉。

一个二十二岁的小伙子擦不了三楼的窗户。

她说:“哼,她嫌我第一胎生了个女儿,我可争气得很,第二胎我就生个儿子!”。那时的妈妈全然忘记了她为了怀二胎,从来没让吃一口母乳的女儿。哪怕我都20岁了,我妈妈仍然以此为荣将这句话时常挂在嘴边得意。

70年代,西北农村大部分父母重男轻女思想还是很严重的,舅舅格外受宠,小姨是外公外婆老来得的女,爱惜的不得了。所以,大家可以想想妈妈当时的境地。

快过年的时候结婚的新人多,大伯家要娶媳妇了,爸爸必须得去帮忙。店里也忙,只能我去看店,妈妈照顾外婆。

妈妈低头沉默,最后声音轻轻说:“她是我妈,哥哥不管,我也不管,妈怎么办呢?”

有一次妈妈跟我抱怨我跟外公外婆不亲近,我呆呆的看着妈妈滔滔不绝张合的嘴唇:“可是我都十几岁了,去外婆家也没超过三次啊。”

爸爸气的要命:“你妈妈有了好事总想着他儿子,有麻烦了就想起来你了。你哥哥也厉害,妈妈病了只知道往妹子家送!天底下哪有这样的父母,哪有这样的儿子!”

妈妈二十岁时,舅舅结婚了。舅妈是个厉害的角儿,言语行为间对舅舅有两个未嫁的妹妹这事儿极为不满,外公外婆不忍儿子整日被骂的灰头土脸,只能物色一个人家,匆匆将妈妈嫁了。

妈妈刚刚到店里眼泪就掉下来:“你说我又不是一天头睡在枕头上闲的,我实在忙不过来你外婆又不是不知道!再说你舅舅来帮我照顾照顾你外婆怎么了?他一个当儿子的看看住院的老妈不是天经地义吗?”

“过年的时候弟弟欢天喜地的去看外婆,外婆现在住院了弟弟更应该去伺候吖,你说是吗?妈。”

妈妈突然愣住,半晌,摸摸我的头:"你不要怨妈妈,你也知道你小时候家里穷,只有自行车,妈只能带一个人去……"

我突然感觉有些悲凉,从这一刻开始,我连虚假的表面的爱都不能拥有了。

你问,那你弟弟呢?哦,他在家里学习呢。你又问,你不学习吗?我要学习啊,我快毕业了要写毕业论文。我知道你有疑问,都不用问了,我直接回答你:姐姐要让着弟弟!

妈妈生下我这个女儿以后的第十一个月零三天,弟弟出生了。我的出生让妈妈受了很多奶奶的白眼和冷嘲热讽,弟弟的出生着实让妈妈扬眉吐气了。

我劝:“让弟弟去擦吧,你歇会儿。”

外婆看着妈妈:“他来干嘛?跑来跑去的再把他冻感冒!”

妈妈店里家里医院里来回跑,实在忙的不行,想让舅舅来帮帮忙,千想万想想了一句开头:“妈,你住院哥哥怎么都没来看看你?”

看着妈妈吃力的蹬着脚踏车往家里去的身影,突然有些难过,不知道是为妈妈难过,还是为我难过。

就那样我也仍然依恋妈妈,每次大年初二妈妈回娘家,我和弟弟都吵着爸爸妈妈带我们去。可是家里只有一辆自行车,只能带一个孩子去,毫无疑问,每年都是弟弟去。

哭完,抹抹脸,长长呼出一口气:“你继续看店吧,我还得去擦窗户。”过年要大扫除。

奶奶同样的,也重男轻女,对唯一的儿子百般宠爱,原本婆媳关系就是千古难题,爸爸被舅妈羞辱让奶奶对妈妈的意见更多,冷嘲热讽和刁难自是家常便饭。

今年同往年不同的是天气格外的冷。外婆毕竟年龄大了,又有慢阻肺,受不得凉,情绪也不能激动。外婆住的屋子里倒是有炉子,可是外婆舍不得加煤,说给舅舅留着烧,所以屋子里很凉。舅舅舅妈的屋子煤加的足,暖的很,只是舅妈不让外婆往他们屋里去。

外婆的事到这里还没有结束。

九岁的时候我就会帮妈妈做饭洗碗了,一年冬天,我洗碗时手冷没拿稳碗,三支碗全部碎了。许是那天顾客刁难,妈妈的脾气格外暴躁,打碎碗成了导火索,我几乎被妈妈打死,腿肿的裤子都脱不掉尿了一裤子。

我也似乎在重复妈妈的前半生。

爸爸沉默,半晌,恶狠狠地说:“赶紧做饭,晚上我去陪床,天黑了路不好走。”

刚刚妈妈说让我去给外婆送饭,我知道妈妈是忌讳医院里病菌多。

外公外婆有三个子女,舅舅老大,妈妈老二,小姨老三。

那时外公外婆正值壮年,外公还有点手艺,在村里算得上富裕人家。我家很穷,爸爸想汽车是很棒的出行工具,一些有钱有权的人家都喜欢开车出行,但是会开汽车的人少啊,学个驾照将来做个司机,至少能养家。于是爸爸去向外公借钱想去学,钱没借到,被舅妈讽刺的脸红脖子粗,爸爸看着默不作声的外公,头也不回的回家了。

外婆回家三天,很成功的冻感冒了,旧疾复发,难受的不行。妈妈着急但也没法,只得让爸爸去接外婆来我家。这次外婆没推辞很痛快的到我家了,只是第二天就嚷嚷着要去住院。

小姨出生了,舅舅连自己都照顾不了,怎么照顾小孩儿?所以照顾姨妈就是妈妈的活,为此妈妈小学只读两年便辍学在家了。

外婆住院四天了,舅舅舅妈没有来看过,更别提照顾了。

爸爸对当年外公的默不作声耿耿于怀,外公病逝以后我家与外婆家关系才缓和许多。

拒绝遗传的命运

后来妈妈再说了什么话我也记不清楚,只记得当时心脏疼得厉害。

相关阅读

言情后花园©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