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娃娃机

2019-01-05 22:26:13

奇幻

1

千禧年的秋天,街对面的公园外摆出一排崭新的抓娃娃机。

与冰冷铁皮形成巨大反差的娃娃们大多五颜六色、奇形怪状,让人分明能反应出是什么却又忍不住发笑。不少孩子瞧着新鲜,牵着家长的手路过,一个一个地念着名字:这个是长颈鹿,这个是海绵宝宝,还有小兔子,最后是哆啦A梦……

小慕羽放学路过公园,第一次看到这些抓娃娃机时愣神半天,她站在原地望着其他孩子讨着硬币去玩耍,直到天微薄暮,才一声不吭地回家。

慕歌在厨房,“小慕羽呀,”他叫她,“回来啦?快去写作业,等会儿吃饭。”

“哦。”小慕羽乖乖提起书包,趴到餐桌上写作业去了。

慕羽今年小学三年级,一般同龄的女孩子这时开始发育,身体总会比男孩高上一大截,显得强势而威风,但慕羽却是个例外。大概还是因为营养不良,她看上去苍白而瘦小,仿佛用一根手指就可以戳倒,所以大家在叫她名字之前,都喜欢加个“小”字。

“哥哥。”今晚饭菜也全是青色,小慕羽却没什么心思吃饭,她用牙齿咬着筷子,出声喊人。

慕歌让她把筷子拿出来,在碗旁规矩放好:“怎么啦?”

女孩睁着漂亮的眼睛看他,悄声说:“星期五春游,老师让我们带些零食去,还要交每人20块的门票费。”

慕歌没有马上回答,20块在普通家庭来说确实算不得什么,但在这里,抵得上兄妹两小半周的伙食费,小慕羽很清楚这件事,自我挣扎半晌,期期艾艾道:“哥哥,我不去了,展凯乐说春游不好玩的。”

展凯乐是他们班最有钱的同学,天天坐着白色的小轿车上下学,穿着锃光瓦亮的皮鞋,首先对这次活动提出不满。

慕歌问她:“那你想去吗?”

小慕羽低头巴拉着碗里那几条蔫头巴脑的青菜,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那就去吧。”慕歌温柔地摸摸她的头,“要相信哥哥,总会有办法的。”

小慕羽相信了慕歌3年,从父母的那一场车祸开始,他们便成了世间彼此独一无二的依靠。

刚开始是很辛苦的,没有亲戚愿意收留两个孩子,只有表姥爷好心,偷偷塞给兄妹两一笔钱,慕歌转头拿着它们去交了小慕羽第一个学期的学杂费。

慕歌那时才12岁,刚获得本市最好中学的录取通知书,他握着滚烫的红色信封看了整晚,然后把它塞到床底最深处,隔天就去餐馆找了份小临工。

家里的生活本就不优渥,父母去世后更是雪上加霜,慕歌一度以为自己会撑不过那个凛冬。太过绝望的时候,他就会摸摸自己的胸口,那里藏了一张照片,母亲抱着小慕羽,父亲搂着慕歌,一家四口对着镜头亲密的笑着,那笑容就是他心尖上的宝贝。

慕歌洗完碗,看了一眼趴在桌子上乖乖写作业的小慕羽,昏黄的灯光夹杂着尘埃在她头顶盘旋,嗡嗡的飞虫不断撞击灯罩,撞得那光线一阵恍惚。他心底默默地疼,走过去稍稍扶起小慕羽的头,低声提醒:“别离太近,小心近视。”

小慕羽眨巴下眼睛。她写完最后几笔作业,没有像普通小朋友一样闹着看电视,而是乖乖去卫生间洗漱,然后便关了客厅里的灯,跑到自己的床上盖上被子睡了。

慕歌准备上夜班时瞥见黑暗里那个蜷缩着的小小背影,无声地叹了口气。

2

小慕羽第四次路过抓娃娃机,橙黄色的海绵宝宝那一台前面站了对情侣,女生指明要那个捧着威士忌、咧开嘴傻笑的海绵宝宝,男生便由着她,一次又一次地投币尝试,大概花了十几块,才将娃娃抓出来。

小慕羽在旁边站着,男生见这个小朋友看了许久,以为她要玩,便低下头问她:“你要玩这个?”

小慕羽摇摇头,又点点头,女生噗嗤一下笑了,“小妹妹,你到底要还是不要呀?”

小慕羽小声说:“我、我不想要海绵宝宝,我想要哆啦A梦。”她转头看向旁边那一面被蓝色充满的玻璃窗,眼神有些留恋,然而随即反应过来,“我不要了。”

她快步跑开,留下抓娃娃机面前的情侣面面相觑。

慕歌把20块塞给小慕羽,又拿出一小包零食,工作完成后他在超市里挑选很久,膨化食品嫌弃不营养,豆腐干又觉得太辣,辣条不卫生,吃糖怕长蛀牙,思来想去,拿了一盒巧克力饼干和两包海苔。

“明天好好去玩吧。”慕歌揉了揉小慕羽的头发,小女孩柔软的发梢蹭过他的掌心,酥麻而温暖,“哥哥今天很累,要早点休息,你把作业写完就去睡觉。”

他转头回房间,想到什么似的又走出来,手里拿了本书:“这个你也拿去吧——别在阳光下面看,伤眼睛。”

小慕羽低下头,接过那一本封皮已经很破旧的老版《哆啦A梦》,小声说:“谢谢哥哥。”

慕羽又揉揉她的发顶,撑着自己的腰,回房间去了。

3

小慕羽到底还是没有去春游。

早晨一到学校,小慕羽还没有来得及跟同桌展示自己带的零食,便被人拦下来。

展凯乐依旧穿着锃光瓦亮的皮鞋,带着仨小跟班围过来,一把扯过小慕羽的书包,翻翻里面的东西,又嘲笑着扔回去:“哟,这么点东西能吃饱吗,怪不得你长不高。”

小慕羽咬住唇,她低下头,悄无声息地整理书包。

展凯乐见她没动静,不耐烦地敲敲桌子:“我那里有一包番茄味的薯片,味儿太清淡难吃死了,如果你答应给我做作业,我就把薯片给你,怎么样?”

小慕羽依旧不说话,她站起身,牵着吓得静若寒蝉的同桌想离这二世祖远点。

“慕羽,你是哑巴还是聋子?”展凯乐站在原地,“怎么,你哥都能给我擦皮鞋,你难道不能给我写作业?”

小慕羽蓦地转头,盯着他道:“你说什么?”

展凯乐抬脚踩在小慕羽的椅子上,扬起脸挑衅道:“没错,你哥昨天下午在后巷摆摊擦皮鞋,我看和你同学一场才去关心他的生意——你买这些零食的钱,说不定就是我给的。”

“所以啊,小慕羽,”他笑眯眯地抱起手臂,看着女孩因为羞耻逐渐泛红的脸颊,心情愉悦道,“你给我做作业的事情是天经地义的,你们一家人都应该好好的给我服务。”

小跟班们起哄似地笑了起来,然而笑声却在一秒后戛然而止。那个穿着素色衣裤,看上去羸弱而瘦小的女孩子如同一只发狂的小猎豹扑向展凯乐,掐住他的胳膊,狠狠咬了上去。

大抵是身体瘦弱没什么力气,咬伤并不是很严重,抓痕也不太明显,老师看着沉默不语的小慕羽和气恼嚣张的展凯乐,只觉得这事儿不好处理。她知道是展凯乐有错在先,也同情小慕羽家里的情况,可她得罪不起展凯乐的父母。

最后老师说:“小慕羽,这次的春游你就不去了,回家好好反省。”

小慕羽咬着嘴唇,闷声答了句好。

春游的地点就在她家不远处的公园,平时要交门票才能进去,很小的时候小慕羽的父母带她玩过几次,自从上小学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踏足过这个公园,也不知道里面究竟变成副什么光景。

但她不敢回家,她怕哥哥因为她打架的事情失望,于是只能在公园门口到处晃荡,视线便又落在那一台满是蓝胖子的抓娃娃机上。

慕歌喜欢哆啦A梦,小的时候为了哄小慕羽睡觉,慕歌就从看到的漫画里随便挑几个故事来讲。竹蜻蜓,任意门,时光机,美食餐布,缩小灯……那些充满童趣与想象力的道具能让兄妹两从贫瘠的现实中脱离出来,跟随着哆啦A梦一起,畅游在天马行空的世界里。

小慕羽一直记得,再有两天就是慕歌15岁的生日,她想给哥哥买个哆啦A梦的玩偶当礼物,那样他们就会拥有一个神奇可爱的机器人,能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各种道具帮助他们度过难关。可惜店里的布偶都太贵,小慕羽去看过两次,很快便打消了念头。

抓娃娃机里的哆啦A梦虽然有些小,但是一反常态的精致可爱,而且如果运气好,一个硬币就能抓到。

小慕羽从兜里拿出春游的那20块钱,犹豫很久,还是跑到街边的水果店里换了几枚硬币。

4

投进第五个硬币的时候,小慕羽的手都在发抖。她望着亮起来的按钮,迟迟不敢去扳动那根控制着机械爪左右移动的摇杆。

5块钱已经是小慕羽的极限,她没有勇气拿自己和哥哥的晚餐来拼这遥不可及的运气,慕歌正是长身体的年纪,每天却为了给妹妹多做一些营养丰富的伙食而暗自挨饿。

小慕羽半夜起床的时候撞见过正在偷偷喝水的慕歌,她的小哥哥缩在厨房的一角,抱着生锈的铁皮水壶无声地灌着水,仿佛那是什么稀奇的杨枝甘露。

小慕羽扳动摇杆,最后一次了,她想,无论成功与否,待会儿她都要去学校后面的小卖部做临工。那里的老板娘认识小慕羽的父母,很同情这对兄妹,经常偷塞给他们一些零碎的生活用品。店里忙的时候小慕羽去帮忙整理过货架什么的,老板娘就会给她小几块的零钱,当是工资。

机械抓缓慢移动起来,小慕羽紧张地调整着方位,她个子太矮,看得不是太清楚,只有踮起脚尖去打量玻璃橱柜。位置摆得差不多,她深吸口气,拍下抓取按钮,随着机械抓的下降轻轻咽了口唾沫。

机械爪精准的抓住了一个头上戴着竹蜻蜓的哆啦A梦,小慕羽还没来得及高兴,却见在上升的过程中,不知道是爪子太松还是没有抓牢,蓝胖子忽然从缝隙中掉了出来,滚落到玩偶堆的角落里去。

小慕羽失望地咧开嘴,低头抹了下眼睛。父母的葬礼后她和慕歌约定过,不会再为任何小事而哭泣,所以她一直以来倔强而坚韧,饿肚子的时候没哭,被人说是扫把星的时候没哭,和展凯乐打架的时候没哭,却在这一刻抑制不住涌上眼角的泪水。

慕歌……哥哥的事情,从来不是小事。

小慕羽背过身,她本就不应该把期望寄托在这种被华丽外观所包裹的运气之上,展凯乐说的没错,她是一个天生的穷人,穷人就应该做他们该做的事情——放下少年人的自尊心去弯腰给妹妹的同学擦皮鞋,为了区区20块低声下气赔尽笑脸。

然而……还是不甘心。

“嗡、滴滴滴滴。”

那是投入硬币之后,抓娃娃机自动响起的音乐,小慕羽有些惊诧地回头,见抓娃娃机周身的彩灯亮了起来,机械抓缓慢而精准的移动,仿佛它自己拥有了生命力般。

小慕羽看到机械爪下降,抓取,上升,移动,最后那个头戴竹蜻蜓的哆啦A梦滚到取出口,抓娃娃机随之再无声息。

在这整个过程中,没有任何人触碰这台冷冰冰的机器。

小慕羽犹豫一下,上前把哆啦A梦取出来,她抱着小布偶,抬头看了一眼抓娃娃机,展颜笑道:“谢谢你。”

是呢,那么小、那么纯净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懂抓娃娃机在无人操控的情况下自行抓起布偶,是一件多么让大人害怕的事情。

她只知道,哥哥教过她,有人帮助你,要说谢谢。

于是小慕羽摸摸抓娃娃机,又笑着说了一声,“谢谢。”

5

展凯乐就是这个时候过来的,他来过公园无数次,早就厌烦这种所谓的春游,于是趁老师不注意带着小跟班们溜出来,反正6点他家人就会派车来公园门口接,只要按时回去就行。

于是他看到公园门口,抱着布偶傻笑的小慕羽,不由得吹了个口哨:“小慕羽,运气不错嘛。”

小慕羽被吓了一跳,转身死死抱住自己的哆啦A梦,瞪了展凯乐一会儿,抬腿就要跑。

三个高大的男孩子围上去,堵住小女孩所有的出路,展凯乐上前,直接去拽小慕羽怀里的布偶,道:“给我看看呗。”

小慕羽仿佛一只保护幼崽的母鸡,气势汹汹地抱紧布偶绝不撒手,展凯乐撇嘴,突然向旁边一指,“诶,你哥。”

小慕羽本能地转头过去,紧接着怀里一空,布偶已经被坏小孩抢走了。

“你还给我!”她气急败坏的扑上去,却被学聪明了的小跟班们挡在抓娃娃机前,根本上前不得。

展凯乐端详了一阵玩偶,轻蔑道:“什么嘛,比我家那个不知道丑到哪去了。小慕羽,也就只有你们这种人,才会稀罕这种玩意儿。”

小慕羽停止挣扎,晶莹透明的眼泪从脸颊上划过,很快隐没不见。那两个“这种”在她心尖狠狠捅了两刀,让她伪装起来的坚强瞬间土崩瓦解。

“不过丑的也挺可爱的,我拿走了。”展凯乐扬扬布偶,得意的笑起来,“作为你咬我的赔偿。”

他的笑容突然凝固在脸上,小慕羽听到一阵战栗的嗡鸣声,她抬起头,看到展凯乐张大嘴巴,毛骨悚然地瞪着眼睛,目光越过哭泣的女孩,用她从来没听过的惊恐声调大叫:“妖、妖、妖怪啊!!!”

随着这声嚎叫,展凯乐头也不回的跑了,三个小跟班屁滚尿流的跟在他后面,小慕羽愣了半天,转身过来,背后只有那一台装满了哆啦A梦的抓娃娃机,别无他物。

6

小慕羽6点按着春游结束的时间回家,她一下午都在老板娘那里帮忙,临走时厚起脸皮要了刚好5块,路过公园的时候她又犹豫会儿,去之前那家换硬币的水果店把哥哥给的20块整币换回来,生怕慕歌看出什么端倪。

进家门的时候小慕羽觉得不对劲,平时这个点慕歌都在做饭,一踏进客厅应该就能闻到满屋子的烟火气息,而不似现在这般清冷。

慕歌坐在餐桌旁,见她回来,抬头问:“回来了?公园好玩吗?”

小慕羽下意识的点头,她本来也拿不准要不要和慕歌说实话,可既然哥哥这么问,她就顺势答应下来。

慕歌看着她,眸色很深,看不出什么情绪,“是吗,里面变成什么样了?摇摇船还在吗?”

小慕羽咬着唇,眼里逐渐泛起泪,摇摇船是她小时候最喜欢的项目,每次去公园都要央求父母带她坐一次,既然在这种时候提到,她本能感觉,事情已然瞒不下去。

慕歌叹了口气:“小慕羽,你紧张的时候容易咬嘴唇,这个习惯不好,要改的,知道吗?”他蹲下身,将目光与低下头的妹妹持平,温柔地说,“老师刚刚给家里打电话,说你和同学打架,没有去春游,问我在家里反省得怎么样,我能怎么说呢,告诉她我的妹妹一整天不见踪影在外疯玩?”

“小慕羽,你什么时候学会在我面前撒谎了?”

小慕羽依旧沉默不语,女孩瘦弱的肩膀微微颤抖,攥紧兜里的钱就要拿出来,却听慕歌说:“你如果要钱,直接和我说就行,犯不着拿这种理由骗我。

我知道家里穷,没办法给你想要的生活,可我也不希望你成为和同学打架,偷偷花钱,在亲人面前撒谎的坏小孩。”

小慕羽愣了一瞬,反应过来,突然抬起头推了一把慕歌的肩膀,委屈地大声喊道:“我没有!”

至于没有什么,她自己也不甚清楚,打架花钱说谎她一项不落的全做了,她已经是哥哥口中所说的坏小孩,哪怕那其中包含着天大的误会,可在她小小的心思里,却难受得不想去解释。

慕歌被她推得一个趔趄地坐在地上,有些惊讶地望着自己一向温顺的妹妹,小慕羽泪眼婆娑地看着他,又喊了一声,“我没有!”

相关阅读

言情后花园©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