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恋爱的人:以爱渡时差

2019-12-10 18:48:37

爱情

不会恋爱的人:以爱渡时差

1

“安姐,我要0片酬出演《岚城记事》2,辛苦你和片方谈一下。”

金牌经纪人安欣吓了一跳,上上下下打量了当红小花白芷一番,迟疑说道:“上部主角在第二部里戏份不多,三番都算不上,以你现在的名气,已经算放低身价了,要是0片酬……”

“0片酬是我能拿出最大的诚意,”白芷认真地说,“这部戏对我很重要。”

“放轻松,这角色没有比你更合适的人了。”

白芷点点头,吞吞吐吐地说:“对了,能不能,帮我和陆澜谈谈,希望他也继续出演。”

“哦~”安欣意味深长地拖长声调,“原来是想在戏里再续前缘呀,不过,这话你说可比我说管用多了。”

白芷低头没有说话,安欣看着她红了的耳朵,笑着安慰道:“陆影帝真是把你吃得死死的,不过他转幕后那么多年,我说话他肯定不听,还不是得把你搬出来。”

安欣走后,白芷拿起手机,打开通讯录又放下,放下又拿起,折腾了几回,才发现手心都是汗,心里满是忐忑,陆澜会答应出演吗?会为自己破例吗?应该会吧……

白芷突然放下手机,走进卧室,打开床头柜,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摩挲了会儿绒布盒面,才打开,里面赫然是一本结婚证,白芷和陆澜的结婚证。

她小心翼翼打开又合上,确认一遍又一遍上面的字,傻笑几声又放了回去,哪里还像她一向营业的清纯高冷人设。

最厉害的狗仔也不知道,26岁的白芷已经结婚五年,对象还是当年掀起过娱乐圈血雨腥风的影帝陆澜。

2

大抵爱里总要带点仰慕,白芷对陆澜,是不止一点。

她喜欢陆澜时才17岁,父亲是业内著名的编剧,因为工作关系,陆澜来家里做客过几回,那时陆澜已经成名,符合所有少女的恋爱幻想。

白芷还记得那天黄昏,陆澜和父亲在认真谈论工作,他微皱着眉头,轻声念台词,夕阳洒进来,映着窗边的一簇玫瑰,留下好看的剪影。她心里砰砰跳,不小心在门口弄出了动静,陆澜转过头,露出一个极温柔的笑,招招手让她过去,请她帮忙搭一下戏。

白芷被撩得晕头转向,一头栽进这个玫瑰色的梦。

然后她不顾父母反对,参加艺考,进入电影学院表演系,内心抱着微小的期盼,希望有一天能和陆澜合作。

她大三那年,陆澜接了个小成本电影《岚城记事》,在已经是影帝的陆澜演艺生涯里,这剧十分不够看,没大镜头大场面,也没有跌宕起伏的剧情。

讲的是一个阳光清纯女孩爱上背负沉重过往帅大叔的故事,胜在节奏像流水般舒服,情节清新治愈,还有原著名气加成。

圈内都传,陆澜接这剧是看在原定女主陆文心的面子上,“双陆cp”是师兄妹,又饰演过很多大热荧幕情侣,从出道就绯闻不断。

没想到,开机前陆文心突然宣布,因身体原因暂时退出娱乐圈,圈内又传是因为她和陆澜分手,心灰意冷才退出。

真相到底是什么,白芷不知道,她给父亲讲了一箩筐好话,争取到了试镜机会。

试镜结束,导演问她为什么想拍这个剧,白芷不敢看也在现场的陆澜,只说自己特别喜欢原著,翻来覆去看了无数遍。

这倒也是实话,剧里女主那种小太阳般热情,勇敢爱勇敢追的性格,是她最渴望又成不了的人。

这戏开始并不顺利,一面对陆澜,白芷就控制不住紧张,导演频频皱眉,甚至动过要把她换掉的心思,白芷是在陆澜的带领下才终于入戏,逐渐和女主合二为一,仿佛自己也成了那个敢爱敢恨的女孩。

巧的是,《岚城记事》的男主叫顾一岚,电影的最后,女主看着男主眼睛,执拗又深情:“岚哥,昨日种种我不管,但今日往后,你的余生都有我。”

白芷嘴里说着“岚哥”,心里悄悄替换成“澜哥”,戏里想的是男主过往,心里想的却是陆澜和陆文心的绯闻。

杀青宴结束,白芷鼓起所有勇气,像女主和男主表白那幕一样,截住陆澜去路,说:“澜哥,我喜欢你,特别喜欢。”

陆澜像戏里那样笑了笑:“好啊,那我们结婚去。”

原著剧情里,男主也这么说,因为他们真的相爱。

而在现实中,他们也领了证,像开玩笑一样。

白芷父母知道这事后,又急又气还无可奈何,怎奈自己的白菜已经被猪拱了,陆澜是个人精,还比白芷大十岁,自家那傻女儿怎么玩得过他。

婚后的陆澜一丝毛病也挑不出,他对白芷好,甚至觉得两人都是演员,聚少离多不好,便放弃了如日中天的事业,转入幕后,成立了一家娱乐公司,并没有直接签白芷,而是让她单独成立工作室,给了不少助力,这样,所有媒体都不知道他们关系。

白芷事业一飞冲天,而她本人却有一种不真实感,就这样和男神结婚了?即使已过去五年,她总疑心,自己陷在一场美梦里没有醒来。

3

白芷小心翼翼把一副油画搬到杂物间放好,揉了揉手腕,画上是一簇浓烈的玫瑰,白芷准备了半年之久,为了这个惊喜不被陆澜发现,只能在出差时委屈它先进杂物间待着。

《岚城记事》里,男主对女主表明心迹送的就是一幅玫瑰油画,白芷每年给陆澜的礼物,都是亲自动手做一个剧里定情道具,当做他们之间独有的浪漫。

收拾妥当,她急忙出门,明天还要赶去临省拍一档综艺,晚上的航班,安欣已经收拾好东西在楼下等她了。

做演员就是这点不好,好不容易休息半天,居然等不到陆澜下班就得走。

夏天的傍晚还是很热,一坐进车里白芷就迫不及待问安欣:“欣姐,《岚城记事》那个剧,陆澜怎么说?”

安欣吞吞吐吐:“陆总说,你下半年最好是争取郭导那个电影,档期有点撞……”

“这样啊……”白芷一只手下意识扣着座椅,她只想过陆澜不去演,没想到他会阻止自己,“谢谢欣姐,我和他说说看吧。”

安欣在白芷看不到的地方,心有余悸地摸了摸胸口,其实在公司,陆澜发了很大的火,关门的时候,她甚至听见企划本被砸到地上的声音。

难道陆澜不想和白芷合作?怕恋情曝光影响双方?或者那个传言,他和白芷其实不合甚至不熟是真的?安欣也混乱了,只能默默感叹贵圈真乱。

凌晨两点,白芷在酒店刚安顿好,手机如期响起,是陆澜的,他一直这样,无论多晚,只要白芷在外地,都会打电话过来。

白芷立刻放下手上正在整理的东西,端端正正坐好,接起电话。

“澜哥,我到酒店了。”

那边没有立刻回答,白芷快要疑心是不是信号不好时,对面呼吸了几声,似乎在犹豫,过了几秒才开口:“……宝宝。”

白芷感觉脊背一阵酥麻,下意识问了一句:“啊?”

那边立刻改了口:“小芷,一切顺利吧,早点睡。”

“那个电影的事……”

陆澜打断了她,说:“今天太晚了,你快睡觉,明天我来探班,晚安。”

说罢,就把电话挂了。

白芷听着对面嘟嘟声响起,半晌没有放电话,这是陆澜第一次这么亲密地叫她,他永远是彬彬有礼的,温柔有余但甜蜜不足,她有些时候,觉得“相敬如宾”不是什么好词,甚至怀疑陆澜是不是真的爱她。

但她爱得太小心翼翼,实在没有勇气去挑陆澜的错。

第二天节目录制,这是一档室外真人秀,蝉鸣聒噪不已,现在的节目,总想拍点明星出丑的样子取悦观众,即使是白芷这种高冷人设的明星,也遭了不少罪。

想到中午陆澜要来,白芷一早上都心不在焉,担心自己汗流浃背的样子,会不会很丑。

休息的时候,助理把手机递过来,看到陆澜发微信说有点事,要傍晚才能过来,白芷心才放了回去,放开录节目,打算收工以后尽快打理一下。

下午四点,导演突然兴冲冲宣布,神秘嘉宾要提前进组,一会儿就到,大老板陆澜也要过来,说不定还会在节目里露个脸。

白芷嘴角垂了下去,就说怎么陆澜会来探班,原来不是为自己,还是为工作。说起来,那个神秘嘉宾到底是谁,要陆澜亲自送来。

休息的时候,几个工作人员在八卦,一个人神秘兮兮地压了声音说:“要不是因为陆总,怎么请得到那个神秘嘉宾,‘双陆’cp你们知道吧,是陆文心要复出了。”

“啊?!当年她不是因为分手才退出的吗?和好了?”

“谁知道呢,对了,也不知道后面台本是不是要改,白芷和陆文心撞型了,有几个梗估计得给陆文心。”

有人拽了拽这个工作人员,眼神暗示白芷在旁边,那人尴尬地笑了笑。

白芷努力扯出个笑回应,立刻转身走开,生怕晚一步,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但他们说的都是实话,自己出道这么些年,一直摆脱不了“小陆文心”的称号。

另一头传来喧闹,有工作人员拿着喇叭喊,陆总来了,请大家吃冷饮。

陆澜笑着和大家打招呼,和他走在一起那个人,果然是陆文心。白芷远远看着,陆文心年龄也不小了,但保养得极好,脖颈修长,气质绝佳,眉眼间和陆澜有些相似,走在一起,真是一对璧人。

反观自己,因为游戏太激烈,不小心摔了一跤,衣服上蹭了泥土,妆容也因为太阳的暴晒有些花了,像一个低配版的陆文心。

陆澜走过来,递给她一杯冰饮,小声说:“怎么在这发呆,拍摄不顺利?”

白芷赶紧摇摇头,接过饮料,小指被轻轻勾了一下,痒痒的,很暧昧,抬头正对上陆澜的眼睛。

他这人,眼睛最好看,眼窝深邃,瞳孔很黑,看电线杆都像看情人一样含情脉脉。

“晚上酒店等我。”陆澜离开时在白芷耳边留下一句话,嘴唇轻轻擦过耳廓。

肉眼可见的红从耳尖漫开。

整个过程很短,外人看着再正常不过,白芷却像心脏被羽毛挠了一下,半天没回神。陆澜以前不这样的,他总是很正经,白芷咬了咬嘴唇,也不是,很多年前她才知道陆澜这个人时,“成熟稳重”不过是陆澜众多标签之一,还是对不熟悉的人展现的安全形象。

白芷使劲揉了揉眼睛,往旁边看过去,陆澜正侧身和陆文心说话,唇角的笑容遮都遮不住,让他突然变得鲜活的人,大概是那个突然出现的人吧。

好似美梦将醒。

4

晚上节目组聚餐,白芷露了个面便推脱身体不舒服,先回了酒店。

白芷躺在床上,拿出ipad放《岚城记事》,一遍遍回忆她和陆澜的过往,从围读剧本开始,那个人就对自己颇多照顾,她也说不清因为自己是编剧的女儿,还是因为他就是这么绅士的人,大概两者兼有。

那时她找不到状态,越慌NG越多,陆澜主动敲开她的门,教她把表演课上学的“体验派”方法用到现实,无论戏里戏外,都把自己当成女主,都把他当成男主顾一岚,叫他“岚哥”。

白芷至今都记得,陆澜对她说:“你要入戏,要接近下意识的真实感,从现在开始,无论有没有在拍摄,我就是顾一岚,你不是喜欢他吗,要是你不喜欢我,那就说明我这个影帝演技太差,徒有虚名。”

那句“岚哥”便从戏里一直叫到了现在。

房间门“滴”一声突然被推开,白芷吓了一跳,直到听到那人熟悉的脚步声才放下心来。

“怎么回来这么早?”白芷还以为今天他会被留到很晚,老板怎么能提前走呢。

“宝宝有心事,我怎么敢留她一个人。”陆澜一反常态,撩得白芷脸红心跳。

白芷闻到一股淡淡的酒气,笑着回了一句:“陆影帝,下次还是别喝酒了,你这样讲话,人设都崩了。”

陆澜咳了一声,立刻恢复成正襟危坐的样子,两人一沉默,白芷手里的电影声格外突兀。

电影里女主笑着:“岚哥不是开玩笑的吧。”

“我这人从来不开玩笑。”

“我就喜欢你这样一本正经的样子。”

陆澜有些后悔,明明知道,她喜欢的是他的冷静自持,自己这样轻佻,一定会惹她厌烦。

“澜哥,我想和你拍《岚城记事》2。”

陆澜扭过头,微微错开白芷的眼睛:“你现在差一个能拿得出手的奖,郭导下半年的电影很适合你。”

“可是……”可是,我不想拿奖,只想和你拍电影啊。

白芷没有把后半句说出来,这话有些不负责了。

“小芷,听话,我看了剧本,讲的是二十年后的故事,你的角色也只是配角,而且那个年龄,不适合你。”

白芷只能转移话题,试探开口:“当年,陆文心为什么退圈,你和她很熟吧,从来没听你说过她的事。”

陆澜没有回答,揽住白芷,说:“宝宝,我很喜欢你,所以不想在你面前提不开心的事。”

白芷眨了眨眼睛,伸手抱住他的脖子,像回答,又像自言自语:“我也很喜欢你,喜欢到相信你的一切胡说八道。”

相关阅读

言情后花园©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