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泩,最爱你的十二年(一)

2019-10-19 14:50:46

纯爱

楔子

"佟泩,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可能已经不在了。在爱你的这十二年里,我很幸福。十二年太短了,我还想再陪你度过许多个十二年。可,这辈子我已经做不到了,你要好好活下去,代替我的那一份好好活下去。

徐漓,他是个不错的人,我不在你身边的这段时间,都是他跟我说你的近况,你不要怪他,是我让他不要告诉你的。佟泩,你以后一定要好好吃饭,要记得按时睡觉,不要一画画就忘记吃饭睡觉。

天冷的时候要记得多穿衣服,不要等到感冒,才记得添衣,不要经常熬夜画画,你的眼睛已经已经不太好了,医生开的药要记得吃,记得去复查。前半生的你太让人心疼,我原本以为我照顾你一辈子,如果人生太圆满的就不是人生了,后半生好好找个人过吧,徐漓他等了你那么多年,好好珍惜他。

如果,如果。。。。。。。"

(一)

“蒋晨,你爱我吗”佟泩在蒋晨的怀里不安的挪动着,坐起来,转过身,睁着天真无邪的眼睛看着蒋晨,浓密的睫毛微颤着。

“佟泩,我爱你甚至超过爱我自己,我想把你揉进我的心里,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我想把你占为己有成为我的私有物品。我甚至想过,如果你先离开,那我绝不苟活,进入轮回前,一定不会喝下孟婆汤,我要把今生跟你的记忆带入轮回。可。。。。如果我先离开,那我希望你能够忘记我,找到一个可以替我爱你的人去保护你。”说完蒋晨亲挽手环抱着佟泩,轻吻着佟泩的额头。

佟泩享受着蒋晨的亲吻,甚至开始畅想他们两个的未来,他不敢想蒋晨有一天会真正属于他,和他做恋人之间的牵手,亲吻。甚至不敢想,如果那一天没有遇见蒋晨,他的人生可能就不完满了。。。。。。

2007年是他们两个相遇,相知,相恋。蒋晨是佟泩的学长,在佟泩新生报到的那一天,蒋晨作为学生干部积极帮助新生搬运行李,他187的大高个,校草,是学校里的体育健将,奖学金及各种奖状拿到手软,滑板,吉他是他的特长,更重要的是他性格温和可爱,待人接物绅士有礼,所以那些大一的小学妹一看见这么一个帅哥哥帮自己搬行李,连忙跟上前去套近乎,开始幻想跟他的美好爱情。

叶雯就是其中之一,看着师哥帮忙把行李放下,递过纸张让他擦擦汗,然后有些犹豫的说着:“师哥,那个我可以加一下你的联系方式吗?在这学校里,人生地不熟的,如果我有不懂的东西可以问师哥吗?”

蒋晨想也没想,就把联系方式给了叶雯,并嘱咐一些事情,又下去接着帮忙搬行李,当蒋晨离开后,叶雯看着那一串电话号码兴奋的手舞足蹈,想着自己拿下蒋学长的画面,不禁开始偷笑,像宝贝似的给它备注“爱情”并把它放置在第一联系人中,随即发消息过去“学长,明天可以约你吃饭吗?一来是感谢你帮我搬行李,二来我想让你带我熟悉熟悉校园”。

“叮叮”蒋晨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以为只是简单的吃饭邀请,便顺手回了一个“好”

当新生接的差不多的时候,蒋晨准备收拾一下东西结束新生报道,一个皮肤白皙,背着一个画板包,拖着行李箱,提着床上用品袋迎面向他走来,他看着眼前这个男孩子,长着浓密的睫毛,大而忧郁的眼睛,眼睛下面还有一颗泪痣,小巧的嘴巴,直挺的鼻子,微卷的头发在配上白皙的皮肤,蒋晨一时间看呆了。以为是个喜欢中性风的学妹;“同学,你叫什么名字,我好帮你办入学手续。”

佟泩看到蒋晨的第一眼,就已经喜欢上他了,如果一见钟情是见色起意,那他倒是欣然接受,本来就是看上了蒋晨的颜,简直就是他喜欢的类型,可是他的自卑心开始作祟,觉得这样的男孩子他不配拥有。自己的家底背景也配不上这样一个令人如沐春风的男孩子。

“佟泩”他冷冷的说的,隐藏着自己的情绪。

蒋晨翻了翻女生的登记表,并没有这个名字,疑惑的问道:“学妹,你是不是走错学院了,这上面没有你的姓名?”

佟泩瞪了他一个白眼,冷冷的说道:“我是男生”

蒋晨,想喷一口老血,这个时候真想找个地洞钻下去,暗暗骂自己真是眼拙,还能把人性别看错,他挠了挠头,尴尬的朝他笑了笑;‘抱歉啊,你长得那么好看,我把你认成女生了’

佟泩并没有理他,拖着行李就走了,蒋晨以为他生气了,赶紧跟上去帮忙拿行李,拽过佟泩手里的被子包,看见他的脸通红,蒋晨关心的问道:“佟泩学弟,你是着凉了吗?怎么脸那么红,蒋晨还拿手在他额头上量量体温,再用手量量自己的体温,比划比划”

这一下,佟泩的脸更红了,白皙的皮肤红的像红蔷薇一样美丽,把手用力的甩开蒋晨的手,冷冷的说道:“没有生病,谢谢关心”随即离开了蒋晨的视线。然后躲在一个角落里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脸颊,咒骂自己:“佟泩,你可真没出息,竟然被一个男人给迷的五道三荤的,人家只是笑一笑,摸一摸额头而已又没什么,你到被迷的不行不行的,真没出息,下次在见到可不能这样”然后拖着行李箱到自己的宿舍。

蒋晨觉得有些对不起佟泩,便记住他的电话号码,打了个电话,想要约他吃个饭,道个歉,可是电话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状态,他只好作罢,等明天新生见面会上,在赔礼道歉好了。

新生见面会可谓是精彩纷呈,小学妹们纷纷拿出自己的才艺,那些老油条看见新鲜血液的注入,突然兴奋起来,蒋晨的室友江枫夸奖着;‘蒋晨,你看这届新生学妹的质量真不错’

“嗯,是挺不错的”蒋晨无心的回应着,环顾四周寻找那个人儿,最后在昏暗的灯光下找到佟泩,他觉得佟泩的性格就像家里收养的那只小野猫,有点冷淡,傲娇,易炸毛但是很可爱,想到这里蒋晨的脸突然红了起来,想到昨天佟泩脸红的样子真的很可爱呢。他走了过去,拍了拍佟泩的肩。凑到他耳边大声的说话:‘等一会儿我请你吃饭吧,给你赔礼道歉,昨天的事情对不起’

当蒋晨凑过来朝佟泩耳朵呼出热气时,佟泩突然脸红起来,耳朵痒痒的,完全没有听见蒋晨说什么,只能大声的问一句:“你刚刚说了什么,我没有听清”

“我是说,我请你吃饭,昨天的事情对不起了”蒋晨这一次面朝着他大声说着。

“哦,没有关系,不用了,我已经忘记了”佟泩满怀心事,喝着饮料,漫不经心的回答。

“小野猫,我看你还在记仇吧,不然怎么会拒绝我呢,我是真诚的想赔礼道歉,不然我良心上过不去,你忍心看见你亲爱的学长因为良心不安而离开这个美丽的人世吗?”蒋晨假装低下头,作出十分伤心的表情。还作出离开人世的夸张动作。佟泩看着他的动作,忍俊不禁。

“忍心”在昏暗的灯光下,佟泩说完后随即嘴角上扬,像一个恶作剧得逞后的孩子。

“哇,这样就一点也不可爱了,收拾一下东西跟我走,去吃饭吧,不说话我当你答应了。”说着蒋晨就把佟泩拉了出去,佟泩回答道:“我并没有答应你”一边说一边又收拾东西乖乖的跟着蒋晨走。蒋晨看着他,不禁笑了出来,摇了摇头,偷偷地说着:“真想一只傲娇的小野猫”

吃完饭,蒋晨把佟泩送了回去,走在路上摸了摸佟泩的头,比划比划,在挨打的边缘,顽皮的说着:"小野猫,你要多补充营养,这个子有的不高,不过很可爱,这个高度头摸起来很舒服。你那一头卷毛的舒适度特别像我家最近收养的野猫的毛一样舒服。"

佟泩抬头白了他一眼,脸颊红的要渗出血来,用力拍开他的手说;“我175,不矮,是你自己太高”在灯光的照应下,蒋晨看见佟泩红扑扑的脸,不禁伸过手去摸了摸,眼神温柔看着佟泩的脸,发出感叹:“小野猫,脸红红的,真可爱。”

两个人一路上打打闹闹,蒋晨时不时的去逗佟泩,惹得他瞬间炸毛,追着蒋晨揍了起来。

叶雯正在生气和疑惑蒋晨为什么失约,正巧看见蒋晨摸佟泩的脸颊,在昏暗的灯光下,以为蒋晨是在摸一个漂亮的短头发女孩纸,就认为自己失恋了,回到宿舍开始嚎啕大哭起来,认为自己的第一段爱情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室友们都安慰她起来:"雯雯,不要难过了,说不定那个女孩跟学长是朋友。如果学长有了女朋友,会没有人疯传吗?这个校园还会像现在如此平静吗"雨彤拍了拍叶雯的背安慰的道。

"对对,雯雯,你还有机会的,说不定只是那个女孩子想要吸引蒋晨的注意力,学长要是谈了恋爱,那学校里面很多女孩都会疯狂寻找那个女孩,找她麻烦,不可能现在还那么风平浪静。"室友晓晓递过纸巾给叶雯说道。

叶雯接过纸,擦了擦眼泪将信将疑的问到:"真的吗?你们说的是真的吗?"

二人齐声答:"真的"

"对了,明天不是学生会招新吗?学长不是刚好是主席吗雯雯你可以去参加学生会,这样就有更多的机会和学长相处了,我家雯雯那么可爱,我就不相信蒋晨不会被你迷住。"这下子叶雯才喜笑颜开。擦了擦鼻涕,开始幻想进入学生会后,和学长的美好故事。

每年大一新生就是给社团注入新鲜的血液,作为学生会长的蒋晨,已经开始准备让各个部门招新了,在招新现场看见大一新生的积极性,露出满意的表情,百无聊赖的坐在面试的位置上。突然看见一个背着画板,卷卷头发的,熟悉身影的小野猫,嘴角上扬,拨了一通电话,对面那人儿接起电话,疑惑的说着:“有什么事吗?”

“你回头”蒋晨朝着电话那头的人儿说道

佟泩回过头,就看见蒋晨向他兴冲冲的招了招手,笑容灿烂,佟泩瞬间脸红了起来,看了看周围人有没有注意这边,觉得蒋晨就是一个傻大个,然后蒋晨又指了指电话:“你今天也是过来招新的吗?你想进哪个部门?”

“我只是被室友拉来,随便看看的”

“进文艺部怎么样,我觉得你很适合”

“哈?你是没有听到我说的话吗?”

“我听到了啊,”蒋晨边说边站了起来朝他走过去,“你再回头”

佟泩一回头就撞到了蒋晨的身上,揉了揉自己的头,抬头蒋晨,瞬间炸毛;“傻大个,你有病啊,想要碰瓷是不是,好继承我的画板”

蒋晨闻声,温柔的揉了揉他的头,看着佟泩的眼睛有些愧疚的说道;“小野猫,对不起,还疼不疼,我看你整天背着画板,应该画画很好,想要让你进文艺部而已”

“我不是说过我不去了吗?”佟泩气呼呼的说道

“可是,那好吧,我也不想一直逼你,我尊重你的选择”说完蒋晨努力挤出大大的笑容,随即向佟泩告别,失落的准备离开

看着蒋晨失落的表情,佟泩有些于心不忍,随即别扭的说着“咳咳,那个让我去文艺部也不是不可以,就是不要限定我的自由,开会什么的我不一定有时间参加,还有我不喜欢人太多的场合。”

蒋晨一听见佟泩要参加,开心的回头抱了抱佟泩,等二人回过神来,随即分开,互相沉默着。蒋晨咳嗽几声,打破平静;‘小野猫,谢谢你,今年的文艺部有着落了,那个我还有点事情,我,我就先走了’看着蒋晨离开,佟泩脸上泛起红晕,嘴角上扬着说:‘真是一个傻大个’背着画板也离开的招新现场,回到那个属于他的世界。

在门口,就能听见屋里酒瓶哐当响,以及难听的辱骂声和哭泣声。他皱着眉叹了一口气,把钥匙缓慢的插入钥匙孔,推开那扇属于他的世界的门。

屋里满是酒瓶,一个醉熏熏的男人半躺在在沙发拿着半瓶酒,眼睛半闭着,眼角带着未流下的眼泪,嘴巴里面一直念叨着;“余泩”佟泩把满地的酒瓶捡起来,整理好,拿来一条毯子帮那个男人盖上,轻轻拿走他手上的酒瓶,然后回到屋里,拿起相片,看见相片里那个笑颜如花的女人,佟泩摸了摸她的脸,眼光柔和;“妈,你在那边还好吗?爸今天又说到你了,我好想你,妈”

说着,佟泩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不停的流下来,留在了相片上。相片里的那个女人笑靥明媚,幸福的依偎在那个高大的男人身边,那个男人傻笑着,也是一脸幸福样。

佟泩的妈妈叫余泩,是余家镇上有名的美女,20岁之前的余泩一直无忧无虑在小镇上做着衣服,觉得自己这辈子可能就这样过了,找一个镇上的男孩,在这个小镇安度余生。直到那个叫佟安的男人闯进了她的世界,激起她的内心万千涟漪。

佟安年轻时是个设计师,有一次和朋友一起去著名风景胜地余家镇取景,准备上桥时,看见一个扎着麻花辫,身穿蓝裙带着江南女子独有的气息的女子撑着伞,站在桥上,阳光投射在她身上,好似仙女一般,手里时不时的投下面包屑,笑靥如花的看着水中嬉戏的鱼儿。佟安看痴了,随即画下了女子喂鱼的画面。余泩发现有人一直看着她,她转过头去,正看见一个男人正拿着画笔看着她比划。

二人四目相对,随即双方都脸红起来,头转向别处。佟安挠了挠头,憨憨的笑着说;“小镇菇凉,你好,我叫佟安,是一位设计师”余泩浓密细长的睫毛忽颤着,水汪汪的眼睛好似星辰一般娇羞的看向他,温柔的说着:“佟安先生你好,我叫余泩”就这样,余泩和佟安开始了他们的爱情。

。。。。。。。

“慢慢喜欢你,慢慢的亲密。。。”手机铃声把佟泩吵醒,他擦了擦眼角的泪,看着备注是是傻大个,瞬间炸毛,他最讨厌睡到一半被人吵醒,接通电话,没好气的说道:“傻大个,啥事”

“小野猫,语气不要那么冲嘛,明天早上9点学生会新生见面会,记得过来,不要忘了,相信我,只要来这次和他们见见面,认识认识,以后见面机会就少了,明天过来的时候,记得打电话给我,我过去接你,一定要来哦”

“嗯,知道了,傻大个”他挂断了电话,脾气瞬间消了下去,嘴角上扬,心里暖暖的。这样的关心多久没有了呢,他觉得有个人关心还挺好的,但仅仅只是朋友,佟泩觉得如果让蒋晨知道自己喜欢他,会不会让蒋晨觉得自己恶心,更何况蒋晨那么美好阳光的一个人,他不想拿着自己的黑暗遮住了他的光,就这样想着想着,佟泩进入了梦乡。梦里有冷酷的爸爸,温柔的妈妈,还有一直朝他憨憨笑着的傻个。。。。。。

“喂,傻大个,我到了教学楼了,你们的见面会在哪里开”

“你到了啊,我马上下去接你,站着不要动啊,对了你吃早饭没”

“还没有”

“你等等,我马上到”说完,蒋晨将手中的活停下,安排给其他人做,拿着早上买好的早餐,摸了摸还有余温,满意的点了点头就飞奔的下了楼,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只要一见到佟泩就想逗他,就想保护他,他不在的时候,又会特别想他,想他现在在做什么,死乞白赖的把他留在学生会,可能也是自己的私心,想要天天见到他,蒋晨觉得,可能只是学长对学弟的打照顾而已,看他经常孤孤单单的一个人,也没见他怎么笑过。就像对小野猫一样的关心吧,蒋晨想着。

他把包子递给了佟泩,硬让他吃,佟泩原本想拒绝,但怕傻大个又罗里吧嗦只好乖乖接了过去,蒋晨满意的笑着,然后把吸管插在豆浆孔上在递过去给佟泩。两个人并排走着,各自沉默着,蒋晨转过头去,看见佟泩的嘴角粘着油,拿出纸巾,想也没想,直接朝着佟泩的嘴角轻轻的擦了过去,嘴角上扬:‘吃的满嘴油,真像一直小花猫,真可爱。”

佟泩对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接过他手中的纸,推开他的手,脸随即红了起来。蒋晨挠了挠头,讪讪的笑了笑,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为了缓解尴尬随即说;”仔细一看,小野猫,你的皮肤好白哦,睫毛又长又密,眼睛还大大的,脸也好小,怪不得我见你第一眼会认成一个女孩子’

佟泩白了他一眼,把他丢在后面,自己大步向前走。蒋晨后知后觉,赶紧跟上去,挽住佟泩的脖子,温和的说道:‘小野猫,对不起嘛,下次再也不逗你了,不要不理我,嗯?’两个人互怼着很快就走到了目的地。佟泩找了位置坐了下来,蒋晨随即收起自己的嬉皮笑脸,一本正经起来,走到讲台,主持起来;‘“学弟学妹好,我叫蒋晨,是这一届的学生会主席,很高兴你们能加入学生会这个大家庭,等一会儿大家各自做一下自我介绍,相互认识认识,不要太拘束,如果喜欢的人,可以悄悄告诉我,我来帮你们搭?”

叶雯举手回答说;“如果是喜欢学长你呢?”瞬间班级里鸦雀无声,静静等待着蒋晨的回答。

“还是留点机会给新生的小学弟们,他们也很优秀,长的也很帅的,学长我目前以我们这个大家庭还有学业为主,谢谢学妹对学长的喜欢。学长是一个快被榨干的老油条,学弟们是新鲜的油条,要好好把握。”说完大家哄堂大笑。

然后各自自我介绍,展示才艺后,蒋晨在大家的起哄下用吉他给大家弹唱一首《慢慢喜欢你》,低沉又迷人的嗓音,把下面的小学妹被迷得不行不行,包括佟泩。台上的蒋晨,就像一颗夺目的星星耀眼极了,好像此刻只有佟泩和蒋晨两个人,一个在璀璨夺目的台上,一个在黯淡无光的人间,默默的看着,隐藏自己最深的心事。随即佟泩背着自己的画板,默默离开了教室。蒋晨弹完后,准备下来找佟泩想问问他的意见,结果佟泩却不见踪影,打电话也处于无人接通状态,他只好作罢,接着进行见面会。

佟泩回到家,家里干净如初,桌子上留下一张纸条和一些钱。他看了看把钱收了起来,回到房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画起画来,这一关就是好几天,蒋晨一直打电话给他,却一直处于无人接通状态,他突然有些慌了,怕佟泩出了什么意外,赶紧要到了佟泩家的住址,飞奔过去。

没日没夜的画了几天,画作终于完成了,那是一个比灯光还闪耀的男孩纸在温柔专注的弹着吉他。佟泩看了看,,然后在画的背后备注: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你-----蒋晨。露出满意的笑容,突然觉得有些饿了,用画布遮住画,出去找了点吃点,刚出房门就听见门铃在响,通过猫眼一看是蒋晨,他有些疑惑,开了门,半歪着脑袋,疑惑的说:“怎么了吗”蒋晨原本在来的路上着急的眼圈微红,怕佟泩出了事,当他一打开门,看见完完整整的一个,突然放下心来,激动的抱住他,有些哽咽的说着:“太好了,你没有事”佟泩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让蒋晨进了门,给他倒了一杯水,突然自己的肚子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佟泩红着脸,尴尬的捂着肚子。蒋晨担心的问他:“你没吃午饭吗?”

“还没,好几天都不记得吃饭了”佟泩一脸平淡的说着

“怎么会连饭都忘记吃呢,会对身体不好的”

“习惯了,记得起来就吃,记不起来只有等它自己告诉我”

“小野猫,这样不行啊,要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你想吃啥,我给你做,不能不吃饭啊”

佟泩想了想,然后犹豫的说“我想吃炸酱面,你会做吗?”

“我先看看你家冰箱还有什么材料吗?”蒋晨打开冰箱看只有几颗鸡蛋,一盒果汁。‘小野猫,你家冰箱也太干净了,怎么啥都没有’

“哦,这几天我都没出门,忘记去买了”佟泩漫不经心的说着

“哎,那可真难为我这个巧妇了,我先给你煎个蛋,随便吃点,等一下在出门买东西回来做炸酱面”

“好,有吃的就行”

吃完饭后,二人一起出去采购,佟泩想起来自己的手机没拿,赶紧回房间拿,发现没电了,只好放着充电。在超市里,蒋晨推着推车,嘱咐佟泩说:“小野猫,要紧紧跟着我哦,”忽然靠近佟泩,露出坏笑,“果等一下我发现你不在了,我可是会去广播站那边寻人的,到时候,广播那边一直播着你的名字,周围人都会留意,你应该不希望这么做吧。”

“知道了,我跟着就是了”佟泩白了他一眼,推开他。乖乖跟在蒋晨的身后。蒋晨露出得逞后的笑容,嘴角上扬,笑眼弯弯走向肉区和蔬菜区购物,卖完东西回头发现佟泩不在了,苦恼的摇了摇头,扶额说;“这是一只不太听话的小野猫”蒋晨沿着来时的路仔细左右看看,在玩具区发现了那只不太听话小野猫,他走上前去准备训训佟泩。发现佟泩专注的看着一个房子模型里面与三只小人开心的坐着吃饭。他瞬间没了脾气,温柔的说着;“小野猫,你喜欢这个啊,”

“嗯,很喜欢很喜欢,也很羡慕”佟泩盯着玩具,眼里闪着光说

蒋晨以为佟泩是喜欢房子模型,就拿了一盒新的放在购物车里,拽着佟泩,往结账的方向走,佟泩一直恋恋不舍的看着那幸福的三只小人,那是他一直幻想的生活,他想着如果母亲还在会不会一切就不一样了。

蒋晨很快就结完账,回到佟泩家,蒋晨解开衬衣袖子的口子,把袖子挽了上去,带上围裙准备做饭,佟泩无所事事的回到房间看看手机充电如何,一打开手机就看见蒋晨几十通未接电话,几十条未读消息。他忽然明白蒋晨今天中午说的那句话。突然觉得自己好对不起蒋晨,要是早点看手机就好了,让他担心了那么久,佟泩立刻走向厨房,看见那个在厨房忙来忙去的身影,他眼眶有些湿润,家里这个厨房充满烟火气是什么时候呢,佟泩想不起来。他哽咽的对着蒋晨说:“傻大个,对不起,我前几天一直在画画,没来得及看手机,让你担心了”

蒋晨一边切菜一起说着:“没关系的,小野猫,我原谅你了,你先去坐着看看电视吃吃水果,面很快就好了,很快就可以吃饭了。”

“嗯,好,今天谢谢你了,傻大个”佟泩说完就回房间去。蒋晨也没有注意到佟泩的变化,随即应了一句;“没有事啦,照顾学弟是我应该做的”然后就忙着炒酱。

佟泩坐在画板前,看着画中那个弹吉他,闪闪发光的男孩,轻轻的摸了摸,痴痴的看着发呆,直到蒋晨叫他吃饭,依依不舍用用画布盖住画以后才离开。

蒋晨把东西端上桌后,把面加完酱,小菜,拌匀端到佟泩的面前,佟泩朝他说了声:“谢谢,学长”

蒋晨有些受宠若惊,这还是小野猫第一次叫他学长。他转过脸看了看小野猫,发现他眼睛红红的关心的问道;“小野猫,你怎么了?怎么像哭过一样,眼睛红红的,哦,是不是因为没有买超市那个房子模型感到难过啊,不要不开心,你先吃东西,我去拿东西,给你一个惊喜”蒋晨走向厨房提来一个大盒子装的东西,佟泩感到有些疑惑。

“喏,房子模型,我看你很喜欢,在超市的时候就目不转睛的看着,我今天下午就买了,不要不开心了,小野猫不张牙舞爪就不是小野猫了”

佟泩拿着那盒沉甸甸的房子模型,看着那三只小人,眼泪像关不住的水龙头一样不停的往下流,蒋晨这下慌了神,他爸爸告诉他女孩子哭了就逗她笑,给她买喜欢的东西,可是爸爸并没有告诉男孩子哭了该怎么哄。他只好手忙脚乱的掏出纸巾帮佟泩擦眼泪,然后摸了摸他的头,安慰的说:“小野猫,不要哭了,是不是不喜欢这个啊,我是不是买错了,你告诉我你喜欢哪个,我再去买好了,你别哭了好不好。等一下把眼睛哭肿了就是哭包小野猫了,再也不是可爱的小野猫了。”

“你才是哭包,你才是小野猫,我有名字的,我叫佟泩”佟泩哽咽的说着

“好,好,只要你不哭了,我就不叫你小野猫了,我叫你祖宗都行。要是在哭,我真的都要跟着你哭了。”

佟泩停止掉眼泪,拿着纸巾擤鼻涕,擦了擦眼泪,嗓子哑着说;“你以后都不能喊我小野猫,还有就是今天谢谢你了,炸酱面很好吃,东西我很喜欢”

蒋晨听见很喜欢后,舒了一口气,开开心心把面吃完,至于小野猫为什么哭等他自己想告诉的时候他会说的。

饭后,蒋晨提出想要去看看佟泩的房间,佟泩搪塞说;“那个我房间很乱,我先去收拾收拾,你先休息休息”然后赶紧回到房间把那幅画藏了起来,收拾完后,才把蒋晨迎了进去。蒋晨进门看见冷色调的墙纸,纯蓝色的床,满墙的画,满桌的水彩颜料,水彩笔,画纸,以及那张显眼的照片,他走了过去拿起来看了看,佟泩走了过去说着:“那是我爸爸和妈妈相爱的时候拍的照片”

“哇,你妈妈好漂亮了,你和你妈妈像哦,伯父伯母两个看起来好幸福啊,看来伯父伯母很恩爱喽,对了,今天我还没来的及问你,伯父伯母是出差了,怎么都没见到人”

佟泩眼光柔和着“嗯,妈妈的确很漂亮很温柔,他们的确很恩爱”随即佟泩的眼光暗淡下去;“我爸出差了,妈妈生我的时候难产,就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不在这个星球上了”蒋晨突然意识到为什么佟泩喜欢的不是房子模型,而是那三只在幸福生活在一起的小人,也明白佟泩刚刚为什么会哭,又为什么从来没有提过他的家人。蒋晨突然觉得心口隐隐作疼,看着眼前这个瘦小的男生,很心疼他,想要去保护他。蒋晨抱了抱佟泩,轻轻抚摸他的背安慰的说:“不要难过了,伯母不在了,可是还有我啊,以后我会陪着你的,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你喜欢的事情我会陪着你一起做。”

初尘樱落
初尘樱落  VIP会员 你陪我一程,我念你一生

晨泩,最爱你的十二年(一)

相关阅读

言情后花园©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