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休了渣男老公

2020-01-13 15:15:36

婚姻

她休了渣男老公

李晴推开家门那一刻,正遇见丈夫刘明杰匆匆忙忙朝外走。

看见她回来,一边换鞋一边说:正好,你快跟我去医院看看。

刚到在回来的路上,刘明杰已经给她打了电话,说婆婆摔倒了,让她去医院看看,还说什么他爸年纪大了不能熬夜,他要出差,所以,她理所当然地要去陪床。

提到婆婆,李晴心头没由来的一阵堵。一想到这些年婆婆的所作所为,她就浑身发抖。

现在婆婆摔倒了,李晴心里倒有了一丝快意,哼,到底是糟了报应。

想到自己生女儿时,婆婆连医院都没踏进一步,直到她出了月子,人都没露面。

满月后,刘明杰却厚着脸皮要带女儿看奶奶。李晴自然不愿意去,刘明杰完全不顾她刚生完孩子跟她大吵一架,还威胁她不去就离婚。

最后还是李晴妈妈劝了她:孩子现在还小,真离了你一个人怎么带得了。

李晴忍着泪妥协了。

可气的是,到了婆婆家,公公象征性地抱了抱小女儿,婆婆连正眼都没瞧一下,嘴上却不阴不阳地说了一堆话,意思是嫌她生了个丫头片子,叫她赶紧养好身体准备生个儿子。

李晴闷头吃饭不搭话,她等着老公替她说句话,可刘明杰只顾着附和他妈的话,又是表决心两年内必定要给她生个大胖孙子。婆婆这才有了笑脸。

从怀孕到女儿出生她吃了多少苦,别人不知道,刘明杰可是一清二楚。

头三个月她一直吐,吐到胆汁都出来了,最后不得不去医院输营养针。到了孕后期,又查出羊水少,她又不得不住院保胎。

生女儿时更是痛了两天两夜,她要求打无痛针,刘明杰却说要打电话征求他妈的意见。婆婆自然不肯花这钱,说哪个女人生孩子不痛啊,就她矫情,不许打。

她痛了两天两夜,刘明杰倒是心态好,饿了就吃,困了就睡,无聊就玩游戏,啥也没耽误。

那时的李晴根本没心情计较这些,好不容易生下了女儿,她一心都放在了小女儿身上,至于刘明杰的表现,全被她忽略了。

因为侧切,医生说要给她挂消炎针,直到出院也不见有护士过来。李晴纳闷,就随口问了叫住一个护士问了情况,护士说她家人不让打,说没必要还浪费钱。

李晴问刘明杰是不是你不让护士给我打消炎针的?刘明杰坦诚的可怕,他说是他妈的意思,你现在好好的还打什么针,医生心黑着呢,只想着怎么让人多花钱。

大概生了孩子脑子变得迟钝,李晴并没有多想,反正东西也收拾好了,就跟着丈夫回家了。

现在想想,李晴才肯承认刘明杰还婆婆做的有多过分。让她感到悲哀地是丈夫牙根都没把她放在心上过。不然他怎么会听婆婆的话,完全不把她的安危放在心上。

李晴心寒了,也看明白了,在这个家里,她终究是个外人。

这是其一。

其二是一年前,李晴妈查出乳腺癌,在医院里住了半年,刘明杰只去过一趟医院,空着俩爪子往那一站,虚伪地安慰了几句,就以工作忙为借口走了。

人不来就不来吧,他一个大男人照顾丈母娘也不方便。

李晴父母都是工薪阶层,只有一套两室的小房子,父亲身体不好,需要长期用药,家里没有多少存款。眼下母亲又病倒了,李晴急的满嘴泡,而刘明杰该上班上班,下了班就去他妈家吃饭,索性家也不回了,晚上就住在他妈那。

这个当口,婆婆偏找了份工作。李晴想把女儿托付给婆婆带一下,被婆婆一口回绝了:自己生的自己带,我可没这义务。

没办法,李晴只好跟刘明杰商量看他能不能请几天假带一下孩子,她要照顾她妈,实在顾不过来。

刘明杰眼睛盯着手机,头也不抬就说:不是还有你爸吗,你没工作,我不得上班养家啊。

一句话堵的李晴差点心梗了。

女儿两岁了,婆婆不给带,妈妈要照顾她爸。无奈之下,李晴只好辞职自己带了。

没想到她的牺牲换来刘明杰的轻视和嫌弃。

李晴一度怀疑当初怎么看上了刘明杰这个货。

眼下她妈的病,加上磨人的女儿压得李晴喘不过来气,她身心俱疲,没有多余的力气跟他据理力争。

李晴低头擦去眼角的泪,强压怒火把衣服凉到阳台上。

睡觉前,李晴说她妈的手术费还差两万块钱,所以他们存的定期能不能先取出两万来先让她妈把手术做了。

刘明杰根本不接这话茬,反倒抱怨起来:你怎么好意思跟我要钱,那是你妈,你们自己想办法。你这么久不上班,全靠我一个人养家,还嫌我不够辛苦?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是我刘家的人,不要老想着娘家。

李晴一下火了,她忍了这些年,没能换回一句感谢。平时就算了,现在她妈救命的关口,刘明杰却置身事外,冷漠的像个陌生人。

她不想忍了,她把这些年所受的委屈一股脑都发泄出来了。

李晴瞪着他骂道:刘明杰你说这话还要不要脸?有没有良心?我是你刘家的人是吧,你们刘家人怎么对我的?从我嫁给你,你家是大小事那一样不是我在操心。你爸七十大寿,你妈阑尾炎住院,你奶奶的忌日,你舅舅家儿子结婚,你姑妈家女儿找工作,在咱家住了两个月,我有说过一个不字吗,甚至你妈要回娘家都要我开车去送她。

这些年我在你家当牛做马,任劳任怨,你们呢怎么对我的。

我生女儿到现在,你妈伸过手吗?还不是我妈在这里照顾了我两个月。现在我妈病了,你不去医院就算了,钱也不出你还是人吗?

你妈三天两头过来说一些不痛不痒的话刺挠我,一会儿嫌我买东西了,一会儿嫌我家务干的不仔细了,嫌我偷懒用洗衣机洗衣服了等等,总之她来了,哪哪都看不顺眼,处处挑刺。我就活该受这样的委屈吗?

这些年李晴忍下了那么委屈,也很少跟刘明杰抱怨。她觉得老人观念陈旧,想改变她也困难。毕竟她跟刘明杰是一家人,他们才是相伴到老的夫妻,只要刘明杰看到了她的付出就行了。

李晴心中积攒的委屈,加上刘明杰置身事外的冷酷态度和刚才的一番话,李晴彻底对他们的婚姻死了心,对刘明杰死了心。

这样的婚姻继续下去还有什么意思,她想不出理由。

一团火是暖不热一块冰冷的石头的。

两万块钱刘明杰到底没出。

第二天婆婆就上门来借钱了,说是他小姨的儿子结婚要买房,先从你们家拿五万块周转一下。

刘明杰赶紧表态:这事得问我老婆,当初存钱时她就说了,除非天塌了,不然这钱死都不能动一分。

李晴了然一笑,她是说过这话。当时就想着存点钱心里踏实,她和刘明杰花钱都大手大脚的,等结婚后心一下就慌了,成家了就是大人了,不能拿自己当小孩了,手里总要有几个钱心里才踏实。

将来再有了孩子,花钱的地方多着呢。所以,为了不让刘明杰在惦记这些钱,一存上钱,她就对刘明杰下了死命令,除非天塌了,不然这钱死都不能动一分。

没成想,这话成了李晴自己的紧箍咒。

老公和婆婆合伙给她唱了一出双簧,钱不借给我家亲戚,那她也不能私自挪作他用,否则就是自己打自己脸了。

李晴被伤的遍体鳞伤。

那时起,李晴有了离婚的念头。

她妈的手术费是她厚着脸皮跟以前的同事借的。好在手术很成功,她妈算是暂时脱离了危险,可以多活几年。

日子刚平静了几天,现在婆婆又躺进了医院。他们一家人还妄想着把她当免费保姆使唤,做梦吧。

李晴进屋放下手里的菜,已经不急不缓地换鞋:漫漫饿了,我得给她做饭。

那正好,带上漫漫一起去。刘明杰又交代一番就出门了。

李晴跟女儿是吃过晚饭去的医院。

婆婆腿上打着石膏,留院观察两天,就可以回家养着了。

在医院呆了一会,李晴找个借口带着女儿回来了。

对此,婆婆对她颇有怨言,逢人就说她不孝,老人住院了还不知道守着尽尽孝心。

李晴依旧懒得争辩,多年的邻居,你是什么样的人大家心里都有数,不用装,不用辩,谁也不比谁傻。

到处说人坏话的人,看似占尽了先机,实则把自己的人品格局暴露在大家眼皮子底下。大家都是聪明人,人家明着顺着你说,背地里你也逃不过被人议论的结局。

日子又过了一年,女儿上了幼儿园后,李晴终于松了一口气。她开始找工作。

也许和社会脱节太久,投了无数简历,竟没有一家公司通知她去面试。

正心灰意冷时,是李晴爸说他家楼下的早餐店要转让了,问她要不要盘下来。

现在只有有份工作干,赶紧经济独立起来,李晴就谢天谢地了。别说买早餐,就是买人肉包子她也要试试。

就这样,李晴成了早餐店的老板。

女儿挑食,为了让女儿健康成长,李晴专门买了几本营养搭配的书来看。三年来,她给女儿做了不下两千种吃食,每样都是她精心搭配,营养均衡。

现在,营养学的搭配又排上了用场。

既然要做,就做跟别人不一样的。李晴花了一个礼拜时间,设置了几份早餐食谱,然后又在她妈家实验了几次,邻居们都说好吃,食材丰富,颜色搭配也好看,看着都有食欲。

李晴信心大增。果然,周边几家早餐店,数李晴家的生意最好。有人买了十几份或几十份,说是给同事带的。

还有人说,自从吃了她家的早餐,不但体重降下来了,人也精神了不少。

很快,李晴一个人就忙不过来了,她又招了两个帮工。父母每天散散步,帮她接送一下孩子,看着女儿这么辛苦,他们既心疼又开心。

一天忙完收摊,父母在店里帮她准备第二天的菜。他们一家三口随意地聊着,不知怎么就聊到刘明杰身上了。

她妈不想让李晴离婚,怎么说他也是孩子的爸,再说女人离了婚再找不一定能遇上好的,离过婚的女人毕竟会让人低看一眼。

她爸倒看的开,一想到自己的养大的宝贝女儿在别人家受尽委屈,他就难过的不行,还偷偷掉过几次泪。

最后李晴爸说让她自己拿主意,不过要是离婚,他是赞成的,我们好好的姑娘难不成要在刘家低声下气地讨生活吗?

又说到漫漫,这小丫头精着呢,这么久不见她爸,也不念叨,看来刘明杰实在太差劲了,不是好丈夫,更不是好父亲。女儿跟着这样的父亲将来也不少受委屈。

李晴爸的一番话,听的李晴泪盈于睫。

当初她执意要卖早点时,刘明杰就坚决反对。他的意思是随便找个工作,这样既能顾家还能照顾孩子,重要的是,他打算生二胎。

当李晴说要去卖早餐,这一下又在刘家砸开了锅。婆婆说:明杰好歹也是公司的管理层,就同事知道他老婆卖早餐还不丢死人了。

李晴看着他们一家子,也不动气,只冷冷地说:我靠自己双手挣钱,不偷不抢没什么丢人的,他们嫌卖早餐的丢人,难到他们都不吃早餐的吗?

婆婆无话可说就耍起了无赖:漫漫也大了,你还是抓紧给我们刘家生个孙子吧,工作就算了。

这些年李晴也算看明白了,凡事婆婆发了话,公公和刘明杰不吭声的话就是默认了。

李晴心里冷哼了一声,还真把她当生育机器了,自从生了女儿,他们一家子都没把她放在眼里,现在还指望她生儿子,想的真好。

李晴拍拍腿站起来:生孩子的事以后再说吧,现在我只想找点事做,先让自己经济独立了。

李晴满不在乎的语气激怒了刘明杰:你想干什么李晴,你分不出轻重缓急吗?我告诉你李晴,不生儿子打我这关就过不去。

这时婆婆又开口了,语气神情无不骄傲:我们明杰长得帅,工作好,不知道有多少小姑娘排队等着嫁给他呢。

李晴挠挠头,野猪看自己的孩子都觉得眉清目秀。

随便。李晴扔下俩字回屋收拾行李去了。她一手抱着女儿,一手拉着箱子,在刘家人的注目下昂首阔步地走出了家门。

下了楼,刘明杰还冲到门口大喊:随便你折腾,家里的钱你别想用一分。

她当然没用刘明杰的钱,她妈出院后还剩一万多块钱,又找邻居借了三万,李晴说要是赔了,这钱算我借的,我按银行的利息付您,要是赚了,我算您入股。

半年不到,李晴就盘下了一个更大的店面,里面摆了几张桌子,店里布置的清新雅致,收拾的干净卫生。

现在不光卖早餐,还卖午餐和晚餐。店里的饭菜便宜实惠,味道好吃,所以这街坊四邻也不做饭了,干脆一家人都在李晴这里吃。

就在李晴琢磨着盘下对面那条街上一家店面时,刘明杰来了。

这次和以往不同,刘明杰不再居高临下,反而笑容堆满脸。见着李晴亲热地叫老婆,见着李晴爸妈亲热地叫爸妈。

李晴斜了他一眼就忙活起来,完全没有跟他说话的意思。倒是李晴爸妈,不计前嫌地笑着问他:怎么有空过来?

经纬有度
经纬有度  VIP会员 当故事成了事故 有狼藉 有温暖 有涩的泪 有明朗的笑

她休了渣男老公

救了前婆婆,她却讹上了我

老公意外去世后,婆婆把我告上了法庭

相关阅读

言情后花园©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