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路

2020-06-11 16:03:17

世情

“那你叫啥?王犟王倔?”浩歌针锋相对,把以前老王对他的坏都想起来了,狠狠的说。

而且刚因为交接班的事情与小壮打过架,被小壮打的鼻梁骨断折,满脸是血,好不狼狈。

“不光是这件事,还有我弟弟和弟媳妇儿都走了,不在咱们厂待了,他已经回回家了,他走的时候生气的说再也不理我了!”浩哥带着哭腔的道。

本来胡正军是一个人住的,因为前面的两个舍友都已经结婚走了,他自己住一个宿舍是想静一静。浩哥一加入这个宿舍可热闹了,整个影响了小胡的人生和道路!

这一天大家喝的很畅快,一直到晚上月上柳梢头大家都还没有停止手中的酒杯,感觉是非常快乐的一天。

胡正军忙帮着浩哥找宿舍,但是这现在宿舍都紧缺,哪有空闲的地方呀?正在他找的时候,浩哥已经搬到了胡正军的宿舍。肯定是他得知胡正军一个人住,然后给管单身楼的老娘们打好招呼了,完后搬进了小胡的宿舍。

他刚上班的时候,因为家里穷,天天走路上下班。

小胡死死不放,这样浩哥占了大便宜,连连捣了老王好几处,脸上身上都挨了浩哥的拳头。

他这天请了班上的贾副班长还有一块儿喝酒的哥们儿,还有小壮,大家都来到了胡正军的宿舍。小胡刚开始有点尴尬,还是浩哥主动打破了僵局:“小胡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小壮。你们应该认识吧?”

记得有一次在同事阿修家,几个人看电视。里面男影星衣装光鲜靓丽,女影星光彩照人。浩哥看了不禁来了一句:“tmd这辈子投错胎了!”

之后小胡的宿舍成了喝酒的基地,今天班里人来了喝一顿走了,明天社会上的人又来了,又折腾的乱七八糟,总之一天到晚人员不断,不像以前小胡一个人在的时候安静寂寞。

我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果然浩哥把我拽到墙角,头顶着我的头,在我小肚子上轻轻的怼了两拳,然后给我说:“兄弟啊哥哥这回可以说是,嗯,众叛亲离了兄弟,你看能不能帮哥个忙,嗯,给给哥哥找个住的地方…”

“我知道你是收留你宿舍的哥们造成的,但是兄弟也找不到地方啊,你能不能给兄弟两天的时间,兄弟给你想个办法好不好?”胡正军道。

要是搁以前小胡说不定就开始动手反击小壮了,但是现在在浩哥的带领与开导下,小胡慢慢走出了以前的阴影,再说还有贾付班长,还有浩哥的哥们,也算是给足了小胡面子。

浩哥在宿舍买了台电话,那时候买电话的很少,电话刚流行,连结婚的人都很少买电话,在单身狗里面,浩哥是第1个买电话的,光装机费就得1000多,连电话算上,将近3000块钱。整个单身楼也没有这么奢侈破费的。

“不用谢,没有我你也应该不会吃亏。”小胡狡黠地道。

浩哥跟胡正军说话是到他们操作室的时候,刚开始对小胡也是不理不睬,小胡因为刚受挫于小壮,所以对浩哥也不是太感兴趣。

就因为老王的能说会道而经常忘记工作,导致了灰量大造成了胡正军好几次刚穿的干净的衣服,快下班的时候都给弄的乌七八糟,脏了吧唧,使得胡正军对老王是又气又恨。浩哥刚到操作室的时候,老王就开玩笑对他说:“你那个时候不听我的话,这会儿好了吧,在外面又混不下去又回来了。”

“不听我的话,到现在停薪留职还来骂我,说话有良心吗?”老王用手指头指着浩哥的头。

也可能是上天的眷顾,胡正军在浩哥搬来的第3年找到了自己的对象,是经班里的同事阿修介绍的。小胡经过几年的磨砺之后,随着岁数的增加,社会经验逐渐增多,工资也渐渐的长了,也到了找对象谈婚论嫁的时候了。

“唉,哪那么好干的,刚开始还行,人挺多,现在基本上没事,一天也招不到一个顾客,最后气的我弟弟回去了,说再也不来了!”

这次浩哥停薪留职到期了,这王三儿的刑期也到了,这会儿回来到厂里上班了。他虽然上班了,但是没人愿意跟他一块住,后来他没办法,只有找到了浩哥,在死磨硬拽之下,到了浩哥的宿舍住了下来。

过了一段时间,终于让浩哥把小壮给叫到了宿舍,原来浩哥是专为让小壮和胡正军和好的。

胡正军忙问:“浩哥你是有感而发吗?”

又因为胡正军家条件不好,父亲去世的早,母亲没有工作,靠姐姐的接济勉强读完了技校上了班,因此小胡就是一个舅舅不疼姥姥不爱的人。

小胡这段时间因为打架受挫,所以一直在练习书法和打坐练习气功,感觉生活了无希望人生了无趣味!

“我对你说的,都是对你好的话,又不是叫你去偷去抢,你就是因为太犟,帮你介绍的对象你没谈成,而且还停薪留职了,在外头混了两年,不好混吧?”老王挖苦浩哥。

耗子看的一般都是世界名著,比如《安娜卡列尼娜》,《飘》,还有就是《复活》,《巴黎修道院》等。而且浩哥还喜欢看一类书,武侠小说,他也喜欢看金庸的作品,什么《笑傲江湖》,《天龙八部》《雪山飞狐》,《鹿鼎记》都是他经常看的书。

“你啥都好,就是坏在这张嘴上,我也是为了你好才说你。给你介绍好的对象你不找,又不听人劝哎,我这是全是对你说的好话,我又没有叫你浩犟浩倔…”老王斜眼瞅着浩哥一副训人的架势。

因为耗子在社会上闯荡过了,所以宿舍里经常有一些狐朋狗友来找他喝酒,包括班上的同事。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小胡跟浩哥走得比较近,话也慢慢多起来了,浩哥对胡正军道:“你和小壮的事我都知道了,听我一句话跟小壮合好算了,俗话说得好:冤家宜解不宜结!就当给我个面子。”

“你个老家伙要不是因为你,我能成现在这个样子吗?”浩哥怼了老王一句。

小胡喝酒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自己的母亲熬不住寂寞,又找了一个对象。使得小胡,从此无家可归,只有借借酒来浇愁了。

自从浩哥停薪留职后,老王就没再联系过浩哥。老王快退休了,是个能说会道的家伙,一张口就停不下来,有时候还手舞足蹈连说带比划唾沫星子横飞。

胡正军点点头,也没当回事。没想到过不了多久浩哥就搬进了胡正军的宿舍,这件事缘于浩哥买的那一部电话。

胡正军跟小壮打架的事,浩哥也知道了。

如果没有浩哥,胡正军不知道他的未来在哪里,他的路在哪里。

小胡那会虽然也爱看书,但一般看一些书法方面的,或者是气功方面的,因为小胡刚跟小壮打完架,心里面还正憋着大还没有发出去,所以想练好功夫,以后把小壮给暴捶一顿!而恰在这时,耗子搬进了小胡的宿舍。

相比浩哥来说,胡正军就是一张白纸,因为浩哥下过海,练过摊,谈过恋爱砍过人,而小胡就是刚上班的一个学生仔,没有一点儿社会经验。

“不能再拖了兄弟啊,再拖哥真要无家可归得睡大马路了!”浩哥伤心的说完就一步三摇走回操作室了。

“我也不是混不下去了,因为时间到了没办法,不得不回来上班了。”浩哥解释道。

他常常把自己灌得烂醉,然后一觉睡到第2天什么都不知道了。有时候清醒的时候上夜班,他就带着醉意来到班里,很少不迟到的。后来因为收留王三儿,他等于引狼入室。

好在浩哥也是家也很远,也是单身一个人在宿舍,这样两个人呢正好成为一个搭档。

浩哥之前停薪留职了两年,听说是下海去了。

“这事我再考虑考虑。”小胡答复浩哥道。

小胡一看浩哥要吃亏,赶忙过去把老王给抱住,这样让浩哥在老王头顶上捣了两锤。老王有点不大高兴,对胡正军说:“小胡放开我,看我怎么收拾耗子。”

他弟虽然比他小10岁但是却有了自己的媳妇儿。

“不小胡,今天没你,我肯定吃亏,而且吃大亏了。”浩哥实事求是的道。

小壮身高体壮,身体结实的跟牛一样,因此胡正军吃了亏。

这使胡正军想起了一句话,流氓不可怕,可怕的是流氓有文化。

“哈哈哈哈…”众人齐声大笑。

他的个子较矮,脑袋瘦长,嘴上胡茬遍布,眼睛小而聚光,难怪大家都管他叫耗子。

通过这一次合作,浩哥和胡正军在回宿舍的路上说:“谢谢你,小胡!”

“那有什么,我混不下去就回来呗!”浩哥解释道。

“你说啥?你小子现在长能耐啦!”老王边说边指着浩哥,上去要动手的样子。浩哥没有吭声,头低着坐在座位上假装没听着。

“哦,你他妈的还敢骂我!”老王说着就捣了浩哥一拳,打在浩哥头上发出砰的声音。

人与路

他当下挠挠头皮不好意思的啊,这时候小壮也大方地伸出手来道:“小胡,咱们以后不要再计较以前的事了,唉,不打不相识嘛!”“好好,以前的事一笔勾销!”小胡也爽快的伸出了手,大家握完手以后开怀畅饮。

不久后浩哥把他的弟弟接来了,让他弟弟洗油烟机。这下子全厂福利区的油烟机都归浩哥和他弟弟承包了,一天到晚忙不停。

“那浩哥你也得给我时间呀,不能这么着急,就想着搬地方了。”胡正军也是发愁的说道。

“哎,浩哥,浩哥,等一下…”胡正军说着紧撵浩哥,但浩哥已经进屋了。

“你要听我的话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那会儿我不让你停薪留职,你不听,给你介绍对象,你也不见面,现在知道后悔了吧?”老王还是不依不饶步步紧逼道。

浩哥也慢慢的酒量减少了,也喜欢收拾打扮了,也在考虑寻觅着自己的另一半的事情了。

有一天上夜班,我正在操作室里坐着,浩哥酒气熏天的冲进来对我说:“小胡,你出来说句话”,然后他把我拉到了操作室外面。

浩哥姓李,叫李荣浩。

在浩哥的熏陶下,胡正军也喝上了酒,而且酒量也在一天天见长。

王三儿以前跟浩哥也是一个班的,因为偷盗被弄进去,判了几年,判了三年,那会儿他把浩哥给牵连上了,然后说是浩哥是同谋,害的浩哥,挨了好几顿暴揍。

他刚开始是站在小壮那边,对小胡也是冷言相对,小胡对浩哥也了解不多,所以对他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印象,只知道这家伙爱喝酒,时不时就把自己灌醉。

“兄弟啊,我说这么清楚你还不明白,哥在宿舍待不下去了,你给哥找个地方吧,哥哥现在已经没地方去了,你要不给哥找个地方哥哥真是那什么的,无家可归了!”浩哥一脸哭腔的道。

浩哥的到来让小胡的生活充满了阳光,充满了色彩,一改往日的颓废和郁闷,现在宿舍里老是有人,而且人满为患,大家都在喝酒品茶聊天儿,生活中充满了各种各样的笑话,快乐开心的东西。

从这天开始,胡正军和小壮确实再没有发生过口角,两人关系反而比以前更和谐,更融洽了。而且也更加尊敬对方了。

但因为是哥们,浩哥也就没在意,后来又因为王三儿被逮进去了,浩哥也就不再想这事儿了。

王三是因劳教回来以后被厂里照顾安置进了生产一线,否则没人管,没人要他,更没有人愿意和他在一块儿住!最后只有浩哥这人是比较念旧的人,所以收留了王三儿。

“好吧”,浩哥看看胡正军,然后认真说道:“兄弟啊,该跟人交往得跟人交往,不要光一个人一直闷在宿舍里,这样下去对自己对大家都没好处,有时间了我去你宿舍坐一坐聊一聊,然后我再给你讲讲那个人生的道理。”

“这辈子后悔投胎做工人了,下辈子一定要投胎做别的,一定要做演员!”

“浩哥你说的什么意思?我没听明白,你能不能再给我说一遍?”胡正军瞅着李荣浩问道。

“你弟弟不是干的挺好的吗?清洗油烟机怎么又不干了?”小胡纳闷的问道。

最后被班里人给拉开了。

他弟比他成家早,岁数跟胡正军一样大,但是媳妇没有工作,这时候只有出来工作挣钱,因为他没有什么具体的工作,所以只能是靠洗油烟机生活。

“那有什么后悔的?”浩哥知道老王在捅自己的伤疤,有点不高兴。

没成想,王三儿到了浩哥的宿舍以后,又开始继续折腾,经常领女人回来住,而且还狂用浩哥的电话。不掏钱不说,还老是把浩哥给撵出去,使浩哥没有地方去,最后忍无可忍只能搬离王三。

这次到了时间这种形象回來上班,一看就是没有挣到钱,回来继续受苦来了!

家里住的是平房,一张床,一个老式大衣柜,天一下雨屋里就漏水,连凳子都找不到两个完全一样的,用班里同事小张的话说简直就是一个悲惨世界!

小壮其实只比小胡大两岁,但是却显得比小胡成熟多了。

而小壮以前跟浩哥就非常熟悉,他们在一个班工作过。

浩哥来胡正军宿舍的时候带了一个大木箱子,里面全是书,这箱子可能是他老爸给他做的,一直带在身边,直到他结婚以后才搬离了宿舍。

浩哥刚来胡正军他们班的时候,身着海军衫,剃个光头,下身牛仔裤,脚上一双球鞋。

他们俩好起来,是在对付老王上面。

因为老王最早是浩哥的师傅,现在又成了胡正军的师傅。

说来浩哥还是小壮的师傅,小壮刚来的时候浩哥喝醉了,小壮把浩哥给扛回去了。浩哥一直对小壮念念不忘,逢人就说:他是我徒弟。

相关阅读
雇人住院,我们都这么干

我决定再努力奋斗两年,攒足买房的首付,可美梦并没有持续多久。私立医院的老板要想支取套取医保资金,就像在自己的菜园地里摘菜一样。 大凡私立医院都这么做,据说有的区县医保资金都要被掏空了。 大清早,一处城郊的广场上恰逢集市,一群大爷大妈将一个摊位围得水泄不通。 摊位上方拉着「XX医院回馈社会,开展义诊」的条幅,条幅下摆着一长排铺着医用白布的条桌,上面整齐地放着心脑血管、消化、内分泌等科室的座牌。 位

血染的三金

这世上再找不出第二个儿媳能享受婆婆披麻戴孝的待遇,这样看来,喜凤也算死得值了。 “五婶,听说了没?迁坟队昨天在后山迁的那个坟都空了,骨头就剩几根了,也不知道被挖过多少次,你说这墓主陪葬了多少金银财宝?” “哪有啥金银财宝,不过都是些欲望。那是村西老杨家的大儿媳妇,死了有十年了吧。唉,都是冤孽啊!” 村西老杨家有两个儿子,大勇和小勇。 早些年他们的爸出车祸死了,留下孤儿寡母,没少受人欺负。大勇初中就

女物理研究员被国外帅气男间谍诱惑,泄露了国家机密

我给国家造成了巨大的损失,我是罪有应得。我不恨他,只恨自己看错了人。犯罪档案: 犯罪女子:郝修平 判决罪名:泄漏国家机密罪 判决结果:有期徒刑 年 判决时间: 年 月 整理完郝修平的故事,我的心情无疑是复杂的。在我近十年的采访中,所接触的利用情感问题进行诈骗或者达到不法目的的案件还有很多,不过我觉得郝修平的案件还是比较具有典型性的。 由于种种原因,类似的案件还在发生着——一些人还在不断地成为

那晚我和班主任啪啪,征服市长夫人刘秀琴3—相思染·盛

一路向东急行,万里路遥,纵使御剑飞行也花费许多时日,若非紫萱两人尽量减少在路上休息耽搁的时间,只怕所需时间更多。无边无际的海上,入目尽是蔚蓝颜色,广漠寂静,除了偶尔

世界再忙不要忘记微笑

现在想起来,我想说毕业真的很快乐。我也希望她那时是快乐的。 她的身高大概一米六左右,带着眼镜。她有一件很漂亮的白色裙子和一件很美的粉红色大衣。那时的她有一头长发和一张即使不化妆也很漂亮的脸。她的笑容更加动人,美丽。我和她的交谈并不少,但比起那些问她问题的学生,我的言语不过沙粒般的微小。我和她不算陌生,但仿佛我们间总有段距离。那种感受就像望着她的背影而无法说出她的名字。 我和她之间并没有什么特别铭心

孽障

冷眼旁观不是无辜,是罪孽。 文/七茴 西安的城墙很宽阔,他从上面向下望,满目迷障。时不时有骑着自行车的男男女女嬉笑欢乐地从他背后驶过,却只仿若另一个平行世界在他身边交错。 他在西安已经上了两年学,浑浑噩噩,朋友很少。母亲昨日打来电话,说表姐嫁人了,邻村一户人家,给了六十万的彩礼,超过了过去所有本村姑娘出嫁能够拿到的数字。 真是光宗耀祖,蓬荜生辉。 他放下电话,胸口闷得无法呼吸。只觉得自己千辛万苦要

吃了我泡面的少女

少女吃了我的泡面,等我到半夜,只为还一样东西。“老板,火腿肠多少钱?”阿莫手里端着盒方便面,指着货架上。 “五块。”老板不咸不淡回答。 阿莫皱了皱眉,换了一根:“这根呢?” 老板翻着白眼瞥了一下:“两块!” 阿莫拿了一根结账,把钱包塞进裤袋。他不敢对老板的态度有任何不满,毕竟还有求于人。 “老板,有没有热水?”他陪着笑脸。 老板上下大量他一眼,叹口气,指着角落里:“在那边,自己倒吧。” …… 坐在

祭年

大年初一,柱子来看阿三大伯,可是,阿三大伯的双眼再没有睁开。阿三大伯是今年已经 岁了,过了年,他就 了,人老了,也变得磨叽了,每天碎碎念的,硬是把自己的孩子磨叽的不愿意回到这个贫瘠的小山村了。可是,阿三大伯不觉得自己错了,反倒是和乡里乡亲们说:“咳咳,我家狗蛋就是有出息,终于走出这个破地方了。还别不服气,我家狗蛋好歹也是个大学生了。大学生是什么你知道吗?那个是个顶个的大人物啊。” 好吧,大家都

厨房性爱故事,老公舔我下面的全过程—相思染·盛世情殇

穿过小路,到了一个比较空旷的小山谷,周围草木比别处都要茂盛,小山谷到这里就是尽头,再也没有任何岔口,景天找了找,看到粗大的不知生长多少年的树桩,后面有一条隐晦的小道

如果有来世,我会等你来娶我……

回头想想,有你在我身边的日子,是我这一生最幸福的时光,真的,并不是因为……下班的路总是过客匆匆,冷漠着且没有多余的滞留。抬头望见的是那万家的灯火,星星点点,总能让人感到自己的孤单。 “嘶……怎么回事,你怎么走的路。” 只见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太太披散着一头白发,低着头撞在了一位男青年的身上。他揉搓着被撞到的位置,显然有点不满。 而老太太因为后坐力的原因,摔倒在了地上。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言情后花园©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