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心中永不落的樱花雨(上)

2020-01-11 17:45:59

纯爱

(一)

现在的我正坐在驶往洛阳的火车上,经过一夜的煎熬,还有一个多小时就可以到达终点了。人们纷纷转醒过来,或互相议论着外面快速驶过的风景,或拿出随身携带的吃食填饱空了一夜的肚子,或掏出手机给友人电话。而我则只是这样静静的坐着,闭着眼睛,想象着自己将会已何种心情再次踏上那片土地。

原以为自己再也不会回来了,毕竟这个地方留下的终是悲伤多过于快乐的,可我竟还是来了,仿佛冥冥之中有一种东西在向我呼唤。我回忆着以前经历的种种,快乐的,悲伤的。突然一个身影闪进了脑海之中,尽管已有些模糊,但心果然还是抽搐起来。我不得不用手不断揉着额头,使自己不至情绪失控。我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努力让心平静下来。等心情平稳下来,火车已到了此行的终点——洛阳。

四五月的洛阳正是一年中最美丽的季节,盛开的牡丹花吸引了大量的游客,整个车站外都被挤得满满当当的。当我挤出出站口,阳光照在我的身上时,我竟发现尽管已离开这个城市多年,但一种深入骨髓的熟悉感便涌了出来,这是在身在大都市时完全感觉不到的。矗立的高耸的钟塔,宽阔的车站广场,甚至车站旁边的一家家小饭店,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一瞬间,我竟恍惚以为时光倒流,又回到了以前。我呆了片刻,便直向常坐的公交车站牌走去。果然,一切都没有变。上了车,望着车窗外不断闪过的景色,那些埋藏在内心深处的曾刻骨铭心的记忆也渐渐苏醒。

等路过牡丹桥时,便再也忍耐不住了,我急切地下了公交车,走上了这座横跨整条洛河并以牡丹为名的大桥。我扶着未曾留下多少痕迹的栏杆,吹着从河边微带泥腥味的河水的风,看着河两岸染绿了整条洛河的杨柳。原以为,我再一次来到这个地方时一定会是歇斯底里的,大哭又大笑,可我现在只是这样静静地望着远方,望着。那个脑海中渐渐模糊的身影便又清晰起来了。

“学长,你说这条河会流到哪里去呢?”拉着我的手的女孩突然拽了拽我的手,抬起头问道。

“流向大海呗,没听过百川东到海么,这都不知道,笨蛋。”我以略嘲弄的语气说道。

“我当然知道。你才是笨蛋。”女孩不服气地说。

“那你还问?”

“人家只是好想就这样和你走下去。你愿意么?”女孩用憧憬的眼光望着我。

“当然不行了。那样就把你饿瘦了,就不可爱了啊。”说完,还用手捏了捏女孩红扑扑的脸蛋。

女孩摇着头躲开了,以不满的语气说道:“不许再捏人家的脸,让你越捏肉越多。不许再捏了。”

“好好,不捏了。”

“对了,我和你说正经的呢?你会陪我一直走下去么?”女孩还在纠缠着这个问题。

“当然啊,我肯定会的。我对洛神发誓,只要你不想,没人能把我从你身边赶走。”我宠溺地摸了摸她的似是染了色的头发。

“那如果我想了呢?”女孩调皮地说道。

我的心底一颤,但还是语气坚定地说:“我会放你走,无论如何,我都希望你能幸福。尽管我可能看不到了。”

女孩见我语气有些沉重,便说道:“我再和你开玩笑呢?你这人,就是不经逗。”

“我是说真的,如果真有一天你想走了,告诉我,我肯定不缠着你。”我又重复了一遍。

“好好好,我相信还不行么?不要板着脸了。要不本姑娘给你唱首歌活跃一下气氛吧。”

“我遇见谁,会有怎样的对白,我等的人,他在多远的未来……”手机铃声把我从回忆中拉了回来,看了看来电显示,沉浸在悲伤中的自己有了一点点安慰。

(二)

刚按下接听键,便听到一个开朗的女声从手机的另一头传来。

“小刘,你回洛阳了?”

“咳咳,我说,你明明是还是我的学妹好吧。应该叫学长的好么?”尽管被她叫了好几年,但权利还是要争取的。

“不要打岔,说,你是不是回来了?”电话的那一头似有爆发的苗头。

“恩。回来了。”我答道。

“你不是说你不回来了么?这才几年啊,就这么巴巴回来了,是不是又勾搭小学妹了?”

“咳咳。哪有?我这不是想你了么?”

“呵!呵!呵!”

“咋?你还不信么?”

“说吧,你在哪呢?我去找你。”那头的女生果断无视了我的话。

“我在外面呢?你现在不上班么?中午吧,我在‘老地方’等你。”

“那行吧,乖乖的等我啊,下班了就去找你。”说完便挂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人叫程依依,听名字一定以为是一个温婉可人,贤良淑德的女子,可接触过的人才知道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好好的长发不留,非要留个齐肩短发。行事作风更是干脆利落,毫不忸怩做作。而她也是我唯一一个在洛阳还有联系的女孩。

又呆了片刻,平复了一下心情,便叫了辆出租车去自己的母校——理工学院。我的母校是洛阳三所高校中的一个,但理科却比不过对过的河科大,文科又干不过东边的师院。不过,却继承了所有理工学院共同的优点——女生少。其实,当初自己并不是如何喜欢自己的母校的,可是当真的走出校门之后才发现,她即使有这样或者那样的不足,但毕竟安放了我们四年的青春,更可能是人生最难忘的几年。

而如今我又回来了,我又站在了学校的大明桥上。河两岸的不知道生长了多少年的柳树早已酿出了新芽,软软的垂下来,风一吹便飘荡起来,染绿了整个河面。时节还早,河里的莲花还未长出水面,只有去年遗留下的早已干枯的花茎矗立在水面上,告诉着人们这里曾经是多么的美丽。我循着熟悉的路继续的走着,图书馆、一食堂、操场、河边的小路、常吃的三食堂、自己住过的璞院,看着这些以前不知道路过多少次的建筑,我好像又回到了大学一样。甚至路过寝楼时,都有一种想要进去的冲动,哪怕只是再走一次看看也好。但自己还是忍住了,万一被寝室阿姨当成不法社会人员盘问就尴尬了。顺着每条自己曾经走过的校园的路走了一遍,对照着记忆中的样子,细数着这个校园在我离开的日子的每一点变化。

等逛完一遍,已经将近中午,想想和程依依约的时间,便向“老地方”走去。“老地方”并不是一处风景如何秀美的地方,而是只得学校商业街上一家专门做水煮鱼的小店。这个小店到底开了多久了没多少人知道,只知道这个地方曾陪伴了很多人的大学四年,甚至好多人毕业以后还会经常来吃。店面并不大,只是一个不到二十平的小单间,但这只是表象,等到饭点的时候,就可能在店外面摆上十好几张简易的桌子,好不热闹。所幸自己这一次来的较早,倒不用去外面风餐露宿了。选了靠窗的一间桌子,点了一份中份的水煮鱼,看着来来往往的洋溢着青春的脸,百无聊赖之际,突然想写点什么。

(三)

记得那是大三上半年的一个秋天,经过了大一大二之后,大学生活也逐渐的变得百无聊赖起来,对未来也不曾有过一个真正的规划,是继续深造考研还是去社会上闯荡,一切都很迷茫而又似乎迫在眉睫了。所幸,我从来不是一个杞人忧天的人,只是凭着自己的感觉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有课的时候上上课,闲暇的时候便打打球或者去图书馆看看书之类,生活倒也过得平静。

直到有一天,那个女孩的出现彻底改变了我的大学生活。我和她是在一个老乡群里认识的,自己闲的无聊的时候便经常会在群里扯上几句,一来二去便熟络起来,但也从未想过要在现实中见面。毕竟因为性格原因,自己在网络中的表现比在现实中要活泼的多。但群主发起的一次线下聚会却改变了这一切。

关于聚会,我其实并不是很热衷,因为经过两年的经验,所谓聚会,其实也就是学长勾搭学妹,学弟勾搭学姐的平台而已。自己这种性格腼腆的人在参加了几次便不怎么热衷了。只是这一次有一个十分熟悉的老乡邀请,自己实在推脱不过。

那是十一过后的第一个周末,自己起了个早,收拾一下乱糟糟的头发,换上了一身比较干净的衣服,便出发了。洛阳多风,尤其是在秋天的时候,七八级的大风简直是家常便饭,不过天却蓝的很纯粹,时不时会有一块白云点缀在蓝的画布之上,如果没有这大风简直完美。好不容易到了碰头的地点,已经有人等在那里了,过去打了个招呼,便聊了起来。身在异地,我们这些一个省出来的还是很有共同语言的。时不时会有一两个低年级的小学弟小学妹过来,不一会便聚了有十来个人。等等差不多了,便商量着先去吃个饭,然后唱个歌什么的。

吃饭的时候,众人一一做了个简短的自我介绍。那一天,她外面罩了一件深黄色的外套,下边是牛仔裤,穿了一双卡其色的板鞋。无论在哪里,学妹总会是比较引人注目的,而她的声音又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略沙哑的让人听了又感到特别舒服。

“我叫李若男,是大一新生,是公共管理专业的,虽然名字有点男性化,可是我确实是个妹子。希望以后各位学长学姐多多指教。”底下便有不怀好意的学长开始起哄让爆手机号的什么的。闹闹哄哄的,很快就介绍完了。不过我却略微有点失望,因为在群里聊得很熟的妹子居然没来,说好的要来的啊,女人果然都靠不住啊,尽管还是一群刚上大一大二的小女人。

所幸,点的饭菜还是足够丰盛的,自己便边和相熟的老乡聊天,边消灭桌子上的美食,参加聚会可是交了钱的,不吃回来怎么行。吃完了饭,众人又接着去KTV唱歌,这种地方自己更加不热衷了。饭桌上自己好歹还可以消灭吃食,KTV里恐怕自己只能喝饮料了。不过既然来了,就跟着去吧。到了一家学校附近的KTV,弄了个中包,里面黑咕隆咚,只有头顶上时不时会转得灯光打在四周的墙壁上,光怪陆离。自己趁别人不注意,寻了一个角落便做了下来,省的别人一会想起让自己唱歌,丢人恐怕都丢回老家去了。

接下来便是那些真正爱玩爱闹的人的时间了,我就在角落里边吃爆米花,便喝饮料,顺便听听唱的不错的歌,倒也十分惬意。正舒服着,叫李若男的学妹唱完歌之后突然走了过来,在我旁边坐下。

“学长,你好。”学妹转过头,对我说。

“你好。”

“学长怎么不去唱一首啊?”

“我唱的不好,你们唱就好了。”

“怎么会,学长不要骗人了。在群里你可是很活跃的,怎么可能不会唱歌呢?”学妹拿出我在群里的表现说话,可孰不知,有时候网上和现实中有时候差别会很大的。不过在我印象中,群里似乎没有一个叫李若男的女生经常说话,怎么知道我很活跃?

“咳咳。其实我真的是一个腼腆的人,在群里都说了那么多次,你们不信有什么办法。”

“呸,还装?你这只夹着尾巴的大尾巴狼。”

大尾巴狼?这个称呼只有那个女生在私聊的叫过。“我擦,你是李樱!”

(四)

“是呀,我就是李樱啊。”学妹得意的笑起来。

“不对不对,你不是叫李什么什么男么?”我忽然想起来,眼前这个笑的很可爱的女孩自我介绍的时候说的绝对不是李樱。

“是李若男好吧,学长,你居然没有记住!”

“咳咳。这不是重点好吧,你怎么会又成了李樱呢?”赶紧把话题拐了回来。

“是啊,原先本来想叫李樱来着,后来不知道怎么了,户口本上就写成了李若男了。后来嫌麻烦就没有改,不过熟悉的人一般都叫我小樱的。”学妹解释道。

“好吧。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你今天有事没有来呢?”

“怎么会,就算为了见见学长也要来的呀。”学妹狡猾的笑笑。

接下啦,两人也不知道再说些什么,便陷入了沉默。“若男,该你唱歌了。”一个女生喊道,原来,她点的歌到了。她转过来问我:“学长,不要在这一个人呆着,去唱首歌啊。”

“我是真的不会啊,我可不想把人丢回老家去。”我赶紧推辞,这么多人,如果唱了就丢人丢大发了。

“切,学长最会骗人了。爱唱不唱吧。我先去唱了,等我回来在拷问你。”学妹不甘心的起身,不过最后倒没忘记威胁一句。

学妹过去接过了话筒,旋律响起,唱的是一首孙燕姿的《遇见》,“听见冬天的离开我在某年某月醒过来……”她的声音不似一般女孩子的那样甜,带着一丝丝沙哑的颤音,听起来别有一番味道。虽然有的地方也会有点跑调,但真心比刚才的鬼哭狼嚎要好的多了。一曲唱完,好多人鼓起掌来,起哄着让再来一首。她借口口渴了,说等会再唱,便又走了过来。

等她又过来坐好,我拿起桌子上一瓶还没有打开的饮料递了过去,说:“唱的真心不错啊,看不出来你还有这种天赋呢?”

“那可不,我可是很全能的噢。”学妹骄傲的说道,接过手里的饮料,又问:“没有红茶么?”

“没有了,最后一瓶刚被我喝了。凑活着喝这个吧。”

学妹白了我一眼,拧开瓶盖,喝了一口说道:“学长也喜欢喝红茶么?喝哪个牌子的啊?”

“额,还好吧。只是比较喜欢喝,一般统一的比较多吧。”

“我也是啊,统一的比康师傅的多加了一点薄荷,喝起来更加清爽。”学妹皱了皱眉头,似是喝不惯手中的饮料。

“这我真没注意,只是觉得更符合口味。”我哪有她那么多讲究,喝红茶只是因为可乐雪碧更难喝而已。

学妹点了点头,说:“是啊,感觉最重要了。为什么我感觉学长你唱歌一定会很好听呢?”

“噗……”口中的饮料差点没喷出来,这个人怎么还不忘呢?“女人的感觉一般都是不准的。看你刚才唱的挺好的,大家可都在盼着你呢?”

“其实我也不想唱歌的,可是没有办法啊。有的时候我也想像学长一样,就这样找一个角落,静静地坐着就好。或者只唱给我喜欢的那个人听。”学妹幽幽地说道。

“恩。”我点了点头,没有再说别的。接着两个人又陷入了沉默,只听见不知道什么人唱着的什么的歌。

过了一会,有人又把她叫走了,这一次她没有再坐回来,而我也像往常一样,静静地喝着自己手中的饮料,慢慢的等待时间流逝,等待一切的散场。

(五)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这次聚会并没有在我的生活中掀起多大的波澜,自己还是按着原来的节奏享受着自己的大学时光。唯一可能改变的是自己无聊的时候多了一个可以聊天的对象而已。

在一个周五的下午,自己刚刚打完球回来,洗了洗手上的泥土,打开手机,看到有未读的QQ消息。

“学长,在吗?”“在吗,学长?”“在吗?在吗?”我擦了擦手,回复道:“恩,怎么了?”

对方很快回了。“你知道附近哪有卖花的么?”

“额。花?你要干嘛?”

“养呗。要不真的好无聊啊。/无聊”

“大冬天的养花……”

“怎么了,不可以么?/愤怒。”

“可以可以,怎么不可以呢?冬天可以养水仙啊,好养,开的花也很漂亮的。”我赶紧说道。

“是么?你养过么?”

“那当然。/得意”

“那你知道哪有卖的么?”

“现在的话一般的花店都有的吧。”

“可我不知道哪有花店啊。/大哭/大哭/大哭”

“那我帮你找找。”说着,便打开地图找了起来,别说,在离学校不远的地方真的有一个卖花的批发市场。于是,便告诉了她。

“可我怕找不到啊,我刚来洛阳。”

“额。那明天我带你找找吧,正好我也想养颗水仙呢?”

“真的么?学长你最好了。”

“少来。”

“说好了噢,明天下午两点,在图书馆前面碰面。”

“恩”

相关阅读

言情后花园©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