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呦鹿鸣

2020-01-01 11:13:49

纯爱

(一)

梓铭遇到女孩的时候,是在异国他乡的一大片草原上。闷热的热带草原气候配着大片飞奔而过的鹿群,鹿群的深处站立着一个女孩子,一着棕色圆帽,粉色的长发披在肩上,棕色的露肩连衣裙,这一身的装扮在鹿群种格外的扎眼。她蹲在地上,正抚摸着一只半大的小鹿。梓铭蹑手蹑脚的走过去,站在身后观察她许久,九到身边的人似乎来来回回了很多次,终于她似乎感觉到投射过来的目光,猛地抬起头,对视上他的眼睛,笑了。梓铭站在观赏的人群中,盯着她的眼睛,听见心碰的一声……

“易阿姨,那个女孩子到底是谁?”

梓铭拿着一大包鹿食,手里不忘喂给一只半大的小鹿。

“哪个女孩子?是那个白裙子还是那个花T恤?”

“都不是……那个粉色头发像精灵的女孩子。”

“粉色头发?我们团队没有粉色头发的女孩子。”

梓铭略略沉思了一下。

“那是不是团队成员的朋友或是亲属?”

“或许是独自一人来游玩的吧。”

指导易阿姨说着用手拨开一直鹿似乎这样就可以拨开鹿群。

当梓铭正打算去女孩身边一探究竟的时候,女孩早已消失了,女孩子站过的地方,被一群小鹿拥挤着。梓铭走过去,那只瘦巴巴的小鹿的腿上,系着一条红丝带,红丝带上未干得墨迹“Bless”,。

梓铭嘴角微微勾起,露出笑意,念念出声:“保佑…”

(二)

连续几日,梓铭都不知不觉来到这篇鹿群上,鹿群还是许多人围在这里喂食,却没碰到那个粉发女孩,梓铭并没有刻意的寻找,只是拿着相机拍拍鹿群,拍拍景色,或者是形形色色的人。

鹿群长时间的栖息在这里,所以镇上的居民为他们准备了食物和水,然而小鹿也不怕人,从不介意人们的抚摸,这座本该是贫民区的小镇,竟依靠此名气大涨,再加上景色宜人,吸引了旅行的人的目光,也因此成为世界上唯一的鹿镇。许多摄影爱好者慕名而来,只因可以接触到纯真自然的动物,梓铭加入的团队就是这些爱好者成立的。

缘分总是给人带来莫名的惊喜,一个黄昏日落的傍晚,梓铭抱着两罐当地的土啤酒,和朋友说说笑笑的走向旅馆,种满花花草草的露台上,不经意间督见了一个熟悉的颜色。

是她!

世界似乎一下子安静下来,静到梓铭都听见了心脏跳动的声音。

他抬起头,看见女孩子专注的拿着画笔在画纸上凃染。

他慢慢走进,一步一步。

日暮深沉,柔和的红色的光笼罩在女孩的脸上,她穿着松松垮垮的休闲白裙,面对着画架上的画作,认真的神情竟多了一丝的柔软,并无那日的张扬,

他小心翼翼的登上露台,坐在她旁边的长木凳上,深呼一口气,这一切十分顺畅,竟没有一丝的违和,

她沾一沾颜料,停一停,画几笔,他也不打扰,安静的看着她。

不知这样过了多久,梓铭感觉像是等待了一个世纪,女孩终于停下了手里的笔,望着远处。

远处大片大片的鹿群跑过,半个红色的太阳衔接在深蓝色的天空和嫩绿的草地之间,鹿群们踏着自己的影子,成群结队,鹿一声声的叫着,像是再低鸣。

她回过头,直直的盯着她的眼睛,竟也不羞涩。

粉色的头发和着晚风飞扬。

她一字一顿的开口:“梓……铭”

与此同时,梓铭听见自己内心如同山一样轰落的声音。

(三)

梓铭邀请女孩一起度过接下来的旅行。

“你还没说过你叫什么名字?”

梓铭随手接过她的行李包,她却自己将包背在了自己的肩上。

她本来笑着,却突然停下,认真的望着他。

“呦呦。”

“呦呦鹿鸣?”

“嗯”

“呦呦?”

“嗯“

梓铭在仅剩一日的旅行里,大多数的时间都与呦呦在一起。呦呦不喜欢说话,梓铭说一句他就应下,或者是笑笑,常常一个人发呆。于是到了晚上,呦呦也不过和梓铭说了不到二十句话。但是呦呦爱笑,无论碰到什么事,只要是是使人愉快的,呦呦就甜甜的一笑,梓铭一天的好心情都是被感染的。

第二天一大早,梓铭就早早的起床,把行李收拾好,就去敲呦呦的门。门轻轻的一碰便开了,床上整齐的铺着被子,还有一些特色的布帕。梓铭并没有发现女孩的身影,他刚想离开便撞上了易阿姨。

“这么大的小伙子了还冒冒失失。”

梓铭摸摸鼻子。

易阿姨递给梓铭一条红色丝带,丝带上整齐的字迹是一排数字,像是电话号码。

“那女孩是意大利美术学院来写生的学生,她和我说她临时被教授叫回去交毕业作品,走的时候很匆忙,让我把这个给你。“

梓铭接过丝带,戴在手腕上,向易阿姨道谢。

回去的路上,伙伴们疲惫的靠在座位上睡着了,梓铭抚摸着红色的丝带,掏出手机发出一条短信“Bless",显示发送成功。

然而这条短信,像是石沉大海,再也没有回复,梓铭有很多次把电话播出去的冲动,但都忍住了。

“再……等等吧。“

(四)

异国他乡,粉法女孩,成群结队的鹿……

在梦中,梓铭牵着女孩的手,穿梭在人群中,无数的小鹿围在他们身边,女孩的清澈的眼睛发出的笑意…

梓铭不知做了多少的这样的梦,不只是这样的梦,梓铭有时再想那到底是不是梦,或者是,只是一个幻想,哪怕,只有手腕上红色得丝带才能提醒着他的真实。

这样的境况持续到一个深夜,桌子上的手机微微震动,他一个踉跄爬起来,眼睛一亮,已经背的滚瓜烂熟得电话号码浮现在梓铭的手机屏幕上,梓铭抓起电话,放在耳边,

正当他正踌躇如何开口。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电话中穿出,“梓铭”

“呦呦”

"我在国内呢”

“在哪里”

“你的学校门口”

梓铭放在电话,来不及换上鞋子,穿上绵薄往外跑。

走到门口,他看见女孩穿着粉色的羽绒服长裙,肥肥的,带着绒线帽子,帽子上挂着两个小球球。因为天气冷女孩将衣领拉的很高,挡住半个脸,只露出两只灵动的大眼睛。

竟然…有点,,,滑稽。

梓铭看着她,噗一声,笑了。

她看着梓铭笑了,忙将衣领拉下来,冲着他喊到

“你笑什么?”

梓铭看着女孩不知是因为恼羞成怒还是因为天气冷冻的通红的脸,笑着说

“好久不见”

"嗯......好久不见“”

(五)

呦呦住进了梓铭的公寓。

“你的房子住两个人刚刚好。“

“是呀”

“所以,我要在这里住一段时间”

“好”

“反正我已经毕业了”

她歪着头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

“反正没有人逼我了”

梓铭和她一起收拾着行李,

“你想住多久都可以。”

她那双清澈的眼睛亮亮的,像可以发出光来

“真的吗?”

“不骗你。”

她想了想,又说

“你不会要让我付你房租吧?”

他笑了,露出白色的牙齿

“姑娘聪慧,正有此意。“

女孩戳了戳梓铭的胳膊,

“我可以用免费劳动力抵消房租嘛?”

梓铭笑笑,看着她干净的脸庞。

“说来听听,或许可以”

“唔…….我给你做美食吧!”

他也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好。”

呦呦没想到他答应的那么快,高兴的咧开嘴露出白牙齿。

接下来的几天,呦呦果然承担了做饭的工作,每顿饭都做的十分精致,有时还会做些甜点来满足他的食欲。呦呦做的大多是法国菜,有的时候会换换口味做一两道江南小菜,她喜欢吃甜,尤其是甜品,梓铭看她吃的开心有时也难得心情好的跟着吃一些。

白天里,梓铭有课的时候她们就一起去上课,但是呦呦坐在旁边她并不听那古板的白胡子老头讲课,他手里拿着梓铭的经济学课本,在他的书上涂涂画画,过了没两天,梓铭的书竟然满是涂鸦,成了一本看着很像画册得经济学。

对比,女孩还十分得意,

“你看,经过我的神笔后这么无聊的书变得十分有意思。”

梓铭无奈的看着她,脑海里已经脑补出教授看到后气的吹胡子瞪眼的神情。

相关阅读

言情后花园©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