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嫁妆我为聘礼

2020-01-17 16:45:43

纯爱

受到惊吓的少年眼里冒着湿气,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带着控诉的眼神瞪着安行歌,似乎再说都怪你吓唬我!

小狐狸:“……”

安行歌没想到,出来踏青一趟,竟真让他遇到了与他注定一生的丽人。

小狐狸一下子瞪大眼睛,委委屈屈道:“行歌,行歌,我的嫁妆都丢了!我买的嫁妆都丢了!”

小火再次听到丫鬟们的讨论声,跑去问安行歌:“行歌,行歌!你是要娶我吗?”

安行歌有些纳闷,发现自家的小狐狸一天都踪影,后来天晚了,还是没有见到小狐狸,安行歌一下子心急了,生怕小狐狸出了什么事。

安行歌有些失笑,看着小狐狸委委屈屈眼里冒着湿气,忍不住暗笑一声傻狐狸,可心底却又蓦地柔软,想要把这傻狐狸抱在怀里好好揉戳安慰一番。

“人,人,你不怕吗?”狐狸少年头上的耳朵抖了两抖,眼里带着懵懂疑惑:“我是妖哟!”

小狐狸立刻两眼冒着湿气,可怜巴巴地瞅着安行歌:“我饿,饿得刚刚忍不住偷吃了~”

安行歌愣了愣:“嫁妆?什么嫁妆?”

小狐狸一身皮毛光滑油亮,红艳如火,有些笨拙地举着小爪子想要去抓眼前的花蝴蝶。

嗯?!

“当然不会!”小狐狸把头摇得如浪鼓,然后小狐狸两眼紧紧瞅着安行歌:“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把我救上岸,还给我吃的。”

小狐狸:“……”

小狐狸一脸生无可恋地把头埋起来,安行歌看着焉巴巴的小狐狸,有些失笑,想起刚才小狐狸掉入河里心里的惊慌,就像心里突然缺失了一块,现在把小狐狸紧紧抱在怀里揉了揉,似乎,心里的那一块缺失,再次填充了起来。

安行歌看到少年掉入河里,心急地也跟着跳入河里,却如何也没在河里看到少年身影,寻了一会,才看到那毛茸茸的一团。

“骗子!”小狐狸哼哼唧唧道:“我说嫁给你,你都说不急,其实你根本就是不想娶我!就是因为我是狐狸精!”

“就你这狐狸精还想嫁入陈家?做你的春秋大梦吧!”

安行歌嘴角翘了翘,两眼笑弯,把手里的一盘烧鸡举到小狐狸面前诱了诱:“看来小狐狸不饿吖,那这烧鸡就不用吃啦~”

安行歌有些不明所以,却还是安慰小狐狸:“我没有嫌弃小火是狐狸精,无论小火是什么,我喜欢的都是小火。”

小狐狸正在考虑着把自己包装成礼物的可能性,这时,街边传来一阵喧闹声。

安行歌忍不住笑了笑,手里拿着鸡腿继续哄诱它:“那你变成人我就把这鸡腿给你~”

小狐狸的脸刷的一下白了,手里的糖葫芦桂花糕掉在地上也无所谓了,眼里的泪珠啪啪的往外掉。

安行歌心虚地撇了撇脚下刚踩到的树枝,小狐狸幻化而成的少年立刻受惊地转过身来,那一双魅中透着纯真稚气的潋滟桃花眼就这么撞进了安行歌的眼里,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却也不及这一眼的惊艳。

“不小了!我都一百多岁了!”小狐狸气鼓鼓道,接着又闷闷的:“我懂的,行歌,我都懂的,我看过一话本,说的是一书生救了小狐狸,后来小狐狸为了报恩化成人去当那书生的媳妇,你也救过我,可我想嫁给你不是因为想报恩,那是因为,因为,行歌,我喜欢你啊!因为喜欢你才想嫁给你的呀!”

都说嫁人要有嫁妆,小狐狸寻思了会,发现自己竟是什么也没有!

5

安行歌:“……”

小狐狸声音有些呐呐:“狐狸精就不能嫁给喜欢的人么?”

安行歌看着一脸纯真的少年,眼里越发柔和起来,温柔地伸手擦拭少年嘴角的油渍,结果少年一惊,蹭地一下,头上冒出两只毛茸茸耳朵,屁股上的尾巴也长了出来。

“那你会害我么?吸我精气,谋我性命?”安行歌不答反问。

2

3

喷了人家一脸的水!

安行歌:“……”

小狐狸气急了,幻术没保持好,头上蹭的一下冒出两只毛茸茸耳朵,后面的狐狸尾巴也冒了出来,本来该是气汹汹的模样,可配上这毛茸茸的小耳朵小尾巴,一下子可爱得不要不要的。

见不到小狐狸的身影,内心的焦躁、暴动、不安,纷纷涌上心头,安行歌抚了抚胸口,原来,自己比自己所想的还要更在乎那只小狐狸……

安行歌推开房门,入眼的就是一只小狐狸小心翼翼地爬上桌子,小爪子碰了碰盘子上的桂花糕,结果刚一个眼疾手快就把一块桂花糕塞进嘴里就撞见了安行歌。

“不怕。”安行歌笑着摸了摸那两只可爱的小耳朵,笑了笑:“还有就是,我不叫人,以后叫我行歌。”

大娘不屑道:“这狐狸精啊,都是坏的!”

——咔擦……

月下,少年的眼睛亮极了,说着,最动人的情话。

变成人,才能吃人类的食物!

那日三月初三,安行歌骑着枣栗色马驹到城外游玩,途过一桃花林,隐有叮咚流水声,便牵着马儿歇个息解个渴。

小狐狸似懂非懂地撑着下巴,眨巴了下眼睛:“不急么,我觉得还挺急的呢~”

“我叫小火!”小狐狸兴冲冲道,接着又歪了歪头疑惑道:“为什么不怕?”

傻狐狸!

却傻得那么可爱,安行歌再也忍不住一把按住小狐狸脑袋,深深吻了下去:“好,你为嫁妆,我为聘礼,天地为证,安行歌只爱小火。”

胸腔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溢得满满的,想要宣泄,安行歌一下子吻住小狐狸,想要把他揉进骨头里,再也不分开。

安行歌有些失笑,把小狐狸按在怀里揉了又揉,真傻,不过这只傻狐狸是自己的,真好。

接着小狐狸一个转身转溜到蝴蝶面前,花蝴蝶悠悠停在小狐狸鼻尖上,小狐狸屏住呼吸一动不敢动,只有那两只黑溜溜的小眼珠子转呀转呀。

狐狸少年没想到会有人类出现在这里,害怕地往后退了退,扑通一声,就掉入了河里。

安行歌有些失笑,摸了摸自家小狐狸的脑袋,看着他的一脸纯真与稚气,沉思了会道:“小火还小,不急。”

再抬眼望向小狐狸,却见那小狐狸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微风吹桃花,桃瓣随风落,只见小狐狸身上发出一层淡淡虹光,接着前爪在虹光包围中缓缓变成两条人类手臂,后腿缓缓变成两条修长笔直的人类腿脚,一头幻化而成的长发遮住曼妙的身躯,半遮半掩中露出那面赛桃花的精致小脸。

小狐狸琢磨了一下,决定要出街买个礼物作嫁妆送给行歌,这样,这样,行歌就会娶自己了吧!

小狐狸脸上红红的,小耳朵一抖一抖,眼里冒着光一眨不眨地望着安行歌。

这条逻辑在小狐狸脑袋里一浮现,小狐狸立刻毫无心理负担变成了之前在桃花林里的那个少年模样,然后两眼笑弯拿起鸡腿津津有味吃起来。

安行歌蓦地就心疼了,心脏像被人狠狠拽住,再狠狠蹂躏!

三月初三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

小狐狸立刻举起小爪子遮住鼓鼓的嘴巴,两眼瞪得溜圆,对着安行歌眨巴了两下:“我不饿!我才没偷吃!”

那小模样、小眼神立刻萌得安行歌心肝一颤一颤的,再也忍不住把小狐狸按怀里揉了再揉。

小狐狸寻声望去,刚好看到一女子被众人围住,一华贵妇人对着那女子破口大骂,周围的人也跟着对那女子指指点点,眼露不屑。

“我买的糖葫芦!桂花糕!给我当嫁妆送给你的!”接着小狐狸想了想,不知道想到什么,眼睛一下子亮了,脸上微红:“行歌,要不把我当做嫁妆送给你吧~”

大娘一脸八卦道:“那女人啊,就一狐狸精!老是勾引有妇之夫!还妄想嫁给人家!呵,这不,正房来教训她了?!”

——噗!

街上琳琅满目,小狐狸左挑了个糖葫芦,右选了个桂花糕,呀,呀,这么多东西都给行歌总该可以了吧!要是能把自己打包成礼物送给行歌那就更好了!

不知过了多久,小狐狸被吻得稀里糊涂的,砸吧了下嘴巴,觉得行歌的亲吻好舒服啊,甜甜的,像糖葫芦桂花糕一样那么有滋味!

小狐狸幻化成人似乎很兴奋,缓缓爬起来学成人类两脚站立,赤裸着小脚掂了掂,再试探性地走了两步,然后缓缓走到小溪旁,探出身想要看清河面上自己的倒影。

小狐狸眼睛眨巴了一下,接着眼里闪烁着光,嘴角裂开,一把抱住安行歌,在他身上蹭了蹭:“小火也喜欢行歌!”

不问还好,一问小狐狸哭得更凶了!一边可怜巴巴地往安行歌怀里蹭,一边抽抽噎噎地问安行歌:“我是狐狸精,就不能嫁给你了么?”

6

安行歌一把提起恢复原形的小狐狸走回岸上,一身水的小狐狸焉巴巴的,发现自己被人类救了后,湿漉漉的小眼瞅着安行歌,想要道谢,结果小嘴张了张……

小狐狸那个心急哪,想要解释,身体扭动着挣了两挣,结果一身皮毛上的水啪啪就全部溅在安行歌身上!

花蝴蝶展翅飞翔,几个穿梭飞到小狐狸尾巴尖,小狐狸摇曳尾巴追逐着蝴蝶,一摇一晃的。

花开满林,落英缤纷,安行歌漫步于桃花林间,一只火狐嬉戏扑蝶的画面就这么撞进了安行歌的眼里。

1

4

发动全府上下的人去寻后,自己也不得闲的去找自己那只心心念念的小狐狸。

小狐狸小心翼翼举着小爪子靠近花蝴蝶,一拍!蝴蝶飞走,小爪子就这么拍在了自己的鼻子上~

小狐狸好奇,问旁边大娘发生什么事了。

安行歌轻轻把小狐狸抱在怀里,问他:“小火怎么了?”

安府上下都知少爷带回来了个少年,宠得很,说不定吖,这少年就会是安府的另一个主人!

安行歌本想责问他为何要自己偷偷躲在这儿,刚好这时小狐狸听到有声响扭过头来,月光之下,小狐狸脸上的泪珠一连串的落下,晶晶闪闪。

安行歌回望小狐狸,眼里温柔无限:“因为我喜欢小火吖~”

月色清幽,隐约中,安行歌在竹园间瞧见一团影子,心里一个悸动,安行歌走前一瞧,竟真是自家那只小狐狸!

安行歌看到心都软化了,摸了摸那两只小耳朵,有些心疼又有些自责,垂了垂眼眸轻声道:“我总觉得小火还小,不懂这世间情爱,若是跟了我日后会后悔。”

相关阅读

言情后花园©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