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五):扑朔迷离的案情

2019-12-28 17:42:50

悬疑

2019年9月14日,沄城第一医院,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楚潇潇也同样因登山受伤住院,因为那天是侄女的生日,所以潘京豪印象特别深刻。

“怪不得你之前盯着那架梯子看了半天,原来你早就看出来了,你真是看破不说破啊。”

李瑞杰沉默,低着头不敢直视潘京豪的双眼。

潘京豪起身,拍了拍张悬的肩膀,“先合计一下,找找有没有新的线索。”

张悬语塞,从胡平家里搜到的伸缩梯重约10公斤,胡平是可以凭着伸缩梯翻墙躲避巷口的摄像头,但他翻墙之后根本无法收走立在下面的梯子。张悬永远忘不了自己询问胡平是如何收走梯子时,胡平的脸上是多么地惊愕。

“为什么隐瞒这件事?”潘京豪攥着拳头轻敲了一下桌面,“伤到人了?”

会议结束,梁妍的案子扑朔迷离,在这关键之际小小的沄城竟又突发了一起命案,虽然案情并不复杂,但两件案子并行跟进在人手上多少有些紧张,整个支队全员忙碌,恨不得一个人劈成两个用,似乎连空气中都弥漫着紧张、焦躁的气味。

一番考量后,潘京豪将李瑞杰提到审讯室,短短两天的时间李瑞杰仿佛变了个人似的,面容憔悴,双目无神,就连他自己都不确信自己究竟是不是杀害梁妍的凶手,在精神压力的摧残下,李瑞杰每时每刻都活在痛苦与煎熬当中。

负责此事的安雨回应,“没什么进展,那小子滑得很,问不出有用的东西。”

“不是,郜迪当时在镇子里采购,我和潇潇就开车在镇子外转了下。”

潘京豪怒斥,“让一个驾照还没考下来的人开车,出了市区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是吗?”

简单地询问了几句,李瑞杰坦言自己在生活和工作中没有得罪过人,也没有和别人产生过较大的矛盾,如果说关系不好的,怕是只有胡平一人了。但他并不知晓胡平现在的情况,显然就算真的有人陷害他,那个人也绝对不会是胡平。

出席的一名老刑警提出想法,“既然胡平替凶手顶罪,也就说明他知道凶手的身份,加大审问力度不停地审,审到他肯说为止。”

沄城刑警支队,会议室。

“你之前不是说自己是被人嫁祸的吗?那就把实情说出来,你也不想替真正的凶手背锅,让他逍遥法外吧。”

一番问询之后,潘京豪步入正题,“三年前你手臂骨折的那次,一起登山的还有谁?”

此时,潘京豪在办公室翻阅着李瑞杰的资料,如果凶手是在针对李瑞杰,那么李瑞杰身上一定存在着线索。果不其然,在文件的第三页一行简短的文字引起了潘京豪的注意:2019年9月14日李瑞杰登山期间手臂骨折,在沄城第一医院住院治疗。

林秋彤分析道:“顶罪的可能无非两种:利益诱使和受人胁迫,但无论哪种可能都避不开死亡的结局,很难想象一个孑身一人,名利俱全的人是出于怎样的原因才可以克服死亡的恐惧。”

很明显李瑞杰和楚潇潇两人是一同前往的。沄城周边只有一座北彬山,去那的话又只能自驾,楚潇潇不会开车,李瑞杰在那个时间段被吊销了驾照,而司机郜迪又是胡平为李瑞杰雇佣的。

“当时在乡下,路上一辆车都没有,我就想让潇潇练练手,我也没想到……”

潘京豪发言,“根据目击者提供的情报,案发时现场除了李瑞杰和死者还存在第三个人,就是这个未知的第三人杀害了梁妍,嫁祸给李瑞杰。我们顺着线索将这个第三人暂时锁定为胡平,而胡平也供认不讳,承认了自己的罪行。但经过进一步的审讯和调查,我们发现胡平并不具备作案条件,他完全是进来搅局的,想要替真正的凶手顶罪。这就是目前案情的进展,大家有什么想法,都说说看。”

“三个人爬山两个受伤,你们运气也真够差的。”潘京豪向前探着身子,直视着李瑞杰的双眼,对他施加着压力,“我需要知道真相,这件事的真相关乎到案子的侦破,也关乎到你能否洗清蓄意谋杀的罪名。”

张悬摇头,“也没进展,到处都找不到人。”

李瑞杰的脸色稍显不自然,“还有潇潇和郜迪。”

叹了口气,张悬无奈地一笑,“先是有人做伪证,现在更是有人顶罪,这案子我是越来越搞不懂了。”

李瑞杰吞吐着,“不小心撞到了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儿。”

“是你开的车,还是她开的车?”

和潘京豪最为默契的刘威率先反应过来,“懂了,交给我吧师父,我去查一下胡平的就医记录。”

“你们两个是怎么受伤的。”潘京豪的语气中透露着不容置疑的威严,令李瑞杰的眼神中闪过一抹慌乱,“潇潇不小心摔倒了,头磕在了石头上,出了很多血。我看到潇潇受伤一时心急,脚下没站稳,从台阶上摔了下来,伤到了胳膊。”

潘京豪沉思,“牧延亮这个人不简单,我们必须抢在凶手之前找到他,否则这件案子就更麻烦了。”

张悬发表不同的想法,“蓄意谋杀可不是蹲几年号子就能出来的,一旦罪名落实,是要吃花生米的,胡平连死都不怕,想要撬开他的嘴没那么容易。”

“因为郜迪撞伤了人,所以你在事后辞退了他?”

一次登山事件将涉及案子的四个人都囊括在内,真的只是巧合吗?更何况在此次事件之后郜迪就被辞退,开了间酒吧,他只是一名司机,以他的资金状况又怎能开的起酒吧。

李瑞杰埋下头一言不发,见此潘京豪也不再多问,同一起问话的林秋彤转身离去。

“还用我一句句问你吗?人怎么样,伤到什么程度!”潘京豪爆发,怒吼起来。

潘京豪反驳,“怎么说,当着全队的人揭你的短?”

深吸了一口气,强忍着内心的愤怒,潘京豪追问,“怎么处理的?”

“双腿截肢。”

“如果他不怕死呢?”林秋彤的话给了潘京豪启迪,“如果他不替别人顶罪也注定命不久矣呢?”

刑警支队大门外,张悬坐在台阶上狠嘬着烟,似是在发泄着心中的愤懑。潘京豪走到他身旁坐下,同样点了根烟嘬了起来。

“130万私了的。”

李瑞杰浑身颤抖,内心中挣扎了好一阵,终于吐出了实情,“不是登山,是车祸。车子从路上翻了下去,我伤到了手臂,潇潇伤到了头,医生说她的大脑受到了刺激,自主封存了那段记忆。”

潘京豪颔首授意,继续说道:“郜迪那边审得怎么样了?”

“牧延亮那边呢?”

相关阅读

言情后花园©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