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恋不忘

2019-12-18 18:46:06

世情

此刻,他像一个无助的孩子,缩在座位上,靠着窗,看起来有些可伶。

"周叔叔,你这是干什么啊?你快起来!”张先生把周可心的父亲拉了起来。

“你有病吧?我们摄影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有很强的职业道德,怎么会和顾客发生关系,你这简直是莫名其妙,无理取闹!”我发怒了,实在觉得他的推断滑稽可笑。

“你老婆失踪了,你报警啊!你砸我的店干嘛啊?”我感觉我身体里的血液全部冲到了脑部,我发疯似地抓起了他的衣领,忘记了所有的恐惧。

我怎么也没想到,周可心昨天和小山分开后,她会跳河自尽,我们在医院看到她时,她还在昏睡着,她面容清秀,虽脸色苍白,但能看出五官很美。

“哪个湖?新区新开发的那个湖吗?”高个子警察抢过手机,问清了地址,他若有所思地在纸上记录着。

警察问明了情况,开始问话:“你说你老婆失踪,为什么不报警?”

张先生惊呆了,坐在旁边的我也惊呆了。

“我不知道,没看清楚,你们去新区医院看看吧!”他说完就继续扫地了。

他说,他老婆,应该是未婚妻周可心昨天跟着店里的摄像师去看婚纱照场地,去了就一直没回来,昨晚他来我们店找过我,但是关门了,他等到今天,可心还是联系不上,手机关机,他怀疑可心和我们摄影私奔了。

我歇斯底里地喊着:“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毁我的店?”

不久后,我谈恋爱了,和我大学的学长,我不再沉浸于失败婚姻的阴影中,我对过去学会了放手,我不想看更不想经历苦情电影,每个人都是变化的,没有谁亏欠谁,我们都应该好好为自己而活。

“婷婷姐,别去,那个人疯了,别去!”小西一把拉着我,死死地拽着不放手,早上店员们都外出拍片了,只留下我们两个弱女子,就遇到这种事情。

有几个男人冲了进来,把我们拖开了,其实我和张先生眼睛对视时,我觉得他对我没有恶意。

我被他的举动惊呆了,愣住原地,他说话了:“我老婆昨天跟你们去看婚纱照的场地后,就失踪了!”

我白了他一眼,我从来不相信男人的誓言,过不了几年都会改变。

我还是挣脱开小西的手冲了进去,他看见我时,停了下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银色的斧头从手中滑落下来,掉在地上,花瓶碎片洒落在沙发上。他坐在上面,开始轻声抽泣。

张先生愣在原地,我僵坐着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眼前这一幕像一部苦情电影,我生怕因为我的存在,而惊吓了剧中人。

“嗯嗯,恭喜你啊,我让小山去给你们拍照,小山是我们这里最好最帅的摄影师,你不会再来砸店了吧?”

张先生闻声跑了过来,拿出手机,把周可心的照片举在大爷面前:“是这个人吗?”

随后,我们开车去往湖边,路上,张先生和我紧挨着坐在警车后排,他突然温和起来,一个劲地给我道歉:“老板娘,对不起!”

很多,我们以为一辈子都不会遗忘的事情,将会被我们慢慢遗忘的,当那些痛苦的“恋恋不忘”消失在时光中,我们才会迎接下一个美好。

没有什么是恋恋不忘的,走过的路会刻在我的生命里,成全我们成为更好的自己。

警察让我通知小山过来,因为他是最后一个和周可心接触的人,需要找他进一步了解情况,我坐在病房外的长椅上等小山,见到了周可心的父亲。

我恨死男人了,前夫出轨后,我觉得世界上的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人,今天这个男人毁了我一生的心血,我恨不得拿起斧头把他砸了。

此刻,那个高大的男人挥着斧头在店里乱砸,婚纱洒落一地,“恋恋不忘婚纱摄影”的招牌也被砸坏了,店员小西躲在一旁尖叫着,街上围了一大群人看热闹,没有一个人敢冲进来。

我颤抖着拿出手机拨打120,看着眼前的小店,我辛苦经营的五年的小店就在他的斧头下砸毁了,橱窗玻璃被砸碎了,橱窗里的婚纱模特倒在地上,沙发旁茶几上的花瓶也倒了,店里一片狼藉,破碎得像我曾经的婚姻,我心痛极了。

我拉起小西落荒而逃地冲向门口,逃命一般,我觉得我如果迟几秒,他的斧头会砸在我头上。

“小张,我们家欠你太多了,可心如果没有你,我们家的情况根本读不起大学。我们知道,你为了她付出太多了,起早贪黑的挣钱就是为了供她读书,从大学供到研究生毕业。”

“我们马上就是一家人了,你说这些干什么啊?”

“别吵,先找找你的摄影师,现在先把人找到!”年轻警察吼道。

一个穿着环卫工作衣服的大爷走了过来,对着高个子说道:“你们是在找人吗?”

“谁是周可心的家属,病人醒了!”病房里,传来护士的声音,他俩飞速冲进病房,我起身离开了。

“我报了,警察说是普通人口走失,也许是我们吵架闹别扭,24小时内不能立案。”张先生说。

“别叫我老板娘,我就是老板!”

我们很快到了新区湖边,警察下车询问情况,湖边有些人在钓鱼,张先生翻出周可心的照片,询问钓鱼的人是否见过。

“她是我们汽修厂的员工,不错吧,她一直喜欢我,我还不知道呢。”

“可心读博士了,遇到个博士男朋友,很般配,其实我早知道我和她不合适,是我自己不甘心不愿意面对,还得了心理疾病,现在好了,生活是多么美好啊,就是应该和合适的人结婚。”他嘴角上扬着,和当年的那个暴力男判若两人。

“你等着坐牢吧!”我恶狠狠地说道。

警笛声传来,一个四十多岁的高个子警察带着一个年轻警察走了进来,我们都冷静了下来,小西随后冲进来,躲在我身后哭泣,我根本哭不出来,离婚后遇见很多事情,我都哭不出来,我的泪应该已经为那个背板我的前夫流干了。

我听见小西在外面大喊着:“求求你们,救救我老板!”她估计觉得如果打起来,我肯定会被砍死的。

我们都笑了起来,窗外的阳光透过橱窗玻璃照进来,刚好照在墙上“恋恋不忘”四个字上,反射出光芒。

1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打120,我们这个小县城出警很慢,我想等警察来时,我们店应该已经被砸毁了。

我忍不住打算冲进去,这家店是我一生的心血,我离婚后唯一的精神支柱,我和他无冤无仇,我要去问他为什么毁我的店。

“我也希望我们是一家人啊,可心其实一直把你当哥哥,她想给你说清楚的,可受不了良心的谴责。你的付出我们一定会加倍偿还的!这个孩子太傻了,太傻了!”周大爷说着用衣袖拭擦着泪水。

“不错,很有旺夫相,可心呢?”

第一次看到她时,我就觉得很漂亮,她不怎么打扮,但很有书卷气,和张先生站在一起并不般配,张先生更像是她的哥哥。

“对,对,找个姑娘!”

“我太爱她了,所以太激动了,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那么冲动!我们是青梅竹马,我初中毕业就辍学了,我去学汽修,存钱供她读书,她大学毕业了,我也开了汽修厂了,我很爱她,不能没有她,我知道,我配不上她,可是我会用我的全部去爱她。”他独自自言自语道,试图想和我对话。

“哦哦,老板,对不起,我最近实在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我为我今天的行为道歉,你的全部损失我都会承担。”

周大爷应该50多岁了,看起来身体还很硬朗,从衣着上看,应该是在附近工地打工,衣服上到处都是混泥土的污迹。他到病房里看了看女儿,走出来紧紧握住了张先生的手,说不出话。

3

“不敢,不敢,上次赔得我差点倾家荡产!”

三个月后,我的婚纱店重新开业了,张先生赔偿了我一大笔钱,我把店重新装修了一番,做了一个很有质感的招牌,将“恋恋不忘”挂在了正中间。

他穿着一件黑色的夹克,上面有一些油迹,他双眼内陷,不到30岁就有了些许白发,那天他说他开了一家汽修厂,经常自己亲自修车,他看来很质朴温和,和刚发起疯来判若两人。

周大爷突然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说道:“小张,我们谢谢你!"

一周前,我接待过这位张先生,他和老婆一起来照婚纱照,那天他很温和,喜悦溢于言表,而今天这情景,他像是来寻仇的。

我们开车前往新区医院,一路上,张先生都在抽泣,伴随着身体轻微的发抖,我怀疑他是得了心理疾病,躁狂抑郁,情绪很不稳定,所以才有早上的举动。

2

开婚纱店这么多年来,我真的好希望每段感情都会被铭记,在我们的生命中念念不忘。

我挨个给每个摄影师打电话,最后摄影师小山说他昨天带着周可心去郊区的湖边看拍摄场地,她很满意,说想自己在附近走走,小山就独自离开了,从此再无联系。

几分钟前,他提着一个银色的斧头冲进来,见东西就砸,我还没反应过来,店里的很多东西都被砸坏了。

“昨天有个姑娘来这湖边,突然跳湖自尽,有个人救了她,送去医院了。”大爷边说着边捡起了身边的落叶。

一年后,张先生挽着一个微胖的女人走进来,笑咪了眼说要照婚纱照,我挑选出新进的婚纱让准新娘去试穿,我和张先生坐在沙发上聊天。

离婚后,我变成了一个女汉子,也许面对凶恶的暴徒,我也会拼命守护这个小店吧。

“等找到了,我再找你算账,赔偿我损失,我要送你去坐牢!”

“周叔叔,你说可心这是怎么回事啊?我们马上都要结婚了,她怎么会走这一步呢?”张先生说。

了了写故事
了了写故事  VIP会员 写世间故事,疗愈彼此

恋恋不忘

相关阅读

言情后花园©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