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战争

2019-12-19 12:49:57

世情

母亲的战争

母亲的战争

1

当杨琴被小她十多岁的主管骂得狗血喷头时,接到儿子陈辰打来的电话。

闹人的铃声打断了小主管骂人的兴致。杨琴尴尬的挂掉电话。小主管还算通情达理,“今天的谈话就到这里吧。我说话比较直,杨姐你别在意。”

杨琴谄媚的微笑着:“这件事本身是我错了,领导批评的是。”

小主管心满意足‘圆润’的离开了。杨琴在楼道里给儿子打电话。儿子告诉她,自己惹上麻烦了。

2

陈辰在一所中学上初三,学习不错,尖子生。班里有个问题学生许航,打架斗殴寻性滋事。陈辰是个好学生,不敢招惹许航,见到躲着走。两年来相安无事,却在今天惹怒了许航。

上午有一节生物课,临下课还有半小时老师接个电话走了。临走前让学生看幻灯片,都是一些搞笑视频。陈辰是生物课代表,老师吩咐他下课后把投影仪搬到办公室,别的老师下节课还要用。

学生们被视频逗得哈哈大笑,时间匆匆而过,很快下课了。陈辰关掉投影仪,准备搬回办公室。突然后脑一阵剧痛,回头看去,问题学生许航瞪着自己:“老子看得好好地,为什么关?”

陈辰忍着疼:“下节课别的班要用,老师临走前让我搬过去。”

“我现在还要看,不许搬。”说完又打了陈辰几个耳光。“你这狗当得挺嘚瑟啊,连我的话都不听了。”

争执间,要用投影的老师找上门。许航虽然称王称霸但在老师面前不敢造次。只是在老师搬着投影仪后,对着陈辰说:“好小子,放学后等着。”

3

听完儿子的痛诉,杨琴觉着大题小做。同学们之间打打闹闹有什么大不了的,就把儿子劝吓破了胆?虽然儿子一再声称许航的斑斑劣迹,杨琴还是劝儿子勇敢些,独立面对生活,不能总依靠父母。

三个小时后,杨琴为自己的草率后悔。

当杨琴再次接到儿子的电话,却不是儿子的声音:“阿姨你好,我是陈辰的同学。陈辰他……”

“我儿子怎么了?”

“陈辰他……撞电线杆了,很厉害,我们在学校旁边的小诊所包扎。”

杨琴赶到诊所,看到儿子脑袋上缠着厚厚的纱布。“这么大人了,怎么会撞到电线杆子上。”

旁边小护士说道:“那伤口一看就是打的,下手还真黑。从伤口来看应该是初三六班许航干的。打电话那个学生惧怕许航的淫威,不敢说实话。”

杨琴问儿子是不是他干的,陈辰低下头。小护士接着说,那帮小痞子无法无天,学校也管不了,隔三差五就有被打学生来我们这包扎。

小护士指着抽屉里所剩无几的碘酒纱布,“瞧见没有,都是这些挨打的学生用完了。”

杨琴拉着儿子就要找校长理论,没想到陈辰跪倒在地:“妈我求你了,千万不要找老师,否则我还要挨打。”

小护士说道:“大姐你儿子说得没错。校长老师都是泥瓦匠和稀泥,不疼不痒的处理一下,回头小痞子还要找你儿子报复,何苦呢?”

杨琴看着儿子眼泪汪汪的哭相和肿胀的猪头脸,一腔愤怒无处发泄。

过后杨琴咨询了几个家长,一致反应学校袒护问题学生,轻描淡写的处罚一通,回过头还是自己孩子受委屈。所以只能忍气吞声,让自家孩子离许航远一点,不要招惹上。

杨琴不是委曲求全的性格,既然学校这条路走不通,就想别的办法,反正儿子的血不能白流。

4

今天是周日,客流量大,部门经理特意嘱咐马银梅提前备货。如果断了货顾客投诉,就要扣绩效奖金。

马银梅在货架前挥汗如雨,听到超市广播里喊她的名字:“请生鲜部门马银梅来服务台,有人找。重复,请生鲜部门马银梅来服务台,有人找。”

马银梅以为儿子许航又忘记带钥匙,却是一个衣着光鲜的女人站在自己面前。简单却精致的妆容模糊了年纪,凭女人的直觉,马银梅觉着和自己年龄差不多。自己疏于打扮,又穿着蓝工装,相形见绌。

很明显,这是两个阶层的女人。

“你好,我是许航同学陈辰的母亲,我叫杨琴。今天来是为了我儿子拜托你……”

一听对方是儿子同学的家长,马银梅就猜测出大概。自从丈夫车祸去世后,自己忙于挣钱养家,儿子就疏于管教,结识几个不三不四的社会青年,成了问题学生。隔三差五就有学生家长来找她,或严厉训斥,或苦苦乞求。

起初马银梅对许航还管教,渐渐力不从心。一米八的大个头,站在儿子面前像个小矮人。打过,骂过,哭过,求过,各种办法使尽,许航终究恶习不改。后来马银梅死心了,正经高中是考不上的,随便上个3+2大专,毕业后像自己一样仰人鼻息,给人打工算了。

马银梅这些体己话自然无法告诉杨琴。她只能敷衍,说回家教训许航云云。其实这还不是马银梅最担心的,她最害怕的是对方让她承担医药费。好在杨琴从始至终都没提钱的事。

杨琴不在乎钱。丈夫在深圳某公司当高管,年薪七位数。她在乎的是儿子的安全和未来。

5

马银梅回到家,许航正在玩手机。买手机的钱从何而来,不得而知。

马银梅问儿子,你们班有个叫陈辰的同学?

嗯。

你把人家打了?

嗯。

今天人家母亲找我来了。

嗯嗯。妈你别和我说话了,看不见我正忙着!

马银梅夺过儿子手机,从窗户扔了出去,形成一道抛物线。

马银梅家住六楼。那部手机不是诺基亚。

许航怒目而视:“你干什么?”

“杂种,长大以后也是住监狱的下场。”

6

2019年7月2日,终生难忘的日子。

杨琴赶到医院的时候,手术已经结束。大夫说幸亏送来及时,生命没有大碍。杨琴看着病床上的儿子,心如刀绞。

旁边一个中年男人哆哆嗦嗦的说:“大姐,这事真不怪我。一大群孩子突然蹿出来,我猛踩刹车还是晚了。警察同志,快说句话。”

杨琴这才发现还有一名交警在场,证实了司机所言不虚。根据事故认定,当时杨琴的儿子陈辰被一群社会青年追打,慌不择路跑上了机动车道,造成了这次车祸。

交警请监控中心上传了现场视频。在交警的手机里,杨琴清楚的看到,视频里儿子被一群人殴打,领头的就是许航。儿子挣脱重围,慌不择路横穿马路,被一辆外地牌照的货车撞飞在地。

当儿子从高空重重摔下的那一刻,杨琴的心在滴血。

三小时后,陈辰苏醒。看着母亲:“妈,许航说你找过他妈,这次他要打死我。”

“儿子别说了,既然他没打死你,我就让许航这个坏种子不得好死。”

这句话,正好被推门而入来道歉的马银梅听得清清楚楚。

7

校长室。班主任、杨琴、马银梅。班主任和马银梅建议私了,杨琴不同意。她咨询过律师,铁证如山,许航一定会在少管所关上几年。

虽然杨琴不同意私了,但女人心肠软,犹豫不决。经过马银梅声泪俱下的哭诉,杨琴终于铁了心要上诉了。

马银梅说许航虽然品行不端,毕竟还是个孩子。要是进了少管所,这一生就毁了。

马银梅说丈夫早逝,她又没正经工作,拉扯大许航不容易,希望杨琴体谅单身母亲的不易。

马银梅说好人有好报,坏人有恶报。毁掉别人前程,对自己有什么好处?

马银梅声泪俱下,校长和班主任敲边鼓拉偏架,也希望杨琴撤诉。见她不为所动,校长使个眼色,班主任借故拉走了马银梅,屋里只剩下校长和杨琴。

校长关上门,故意离杨琴近了些。

“杨女士,看得出你也是有头有脸上层社会的人,何必与弱势群体为难呢?得过人处且饶人嘛。”

“校长,许航打架斗殴不是一天两天了,现在出了这种事你又拼命袒护他们母子。大家都是成年人,难不成你心里有鬼?”

校长窘个大红脸。“我堂堂正正做人,能有什么鬼?”

杨琴莞尔一笑:“听说校长也是单身多年?”

“你……你胡说!你……八格牙路!”校长日语专业出身,平时总爱拽几句日文。

“校长您别生气,学校如此袒护许航让我起疑心。”

“那你把手机关机,我向你解释。”

杨琴当着校长面掏出手机,点击关机键。

校长对杨琴坦诚布公:“杨女士,说句实在话,对于许航,我比你还讨厌他,巴不得他进监狱,就是枪毙他也不解气。可是没办法,我们这是学校,社会舆论要求我们平等对待每一个学生,不管是你家陈辰那样的尖子生,还是许航那样的问题学生,都要求平等对待,不允许一个学生退学。

老师是什么?以前老师是园丁,是灵魂的工程师。可是现在老师是什么,是家长的出气筒,是学生的保姆。以前老师处理学生,罚站抄课文都可以,家长也理解。可是现在呢?慢说体罚了,就是说错一句话都有可能被家长投诉。去年有个案例,学生上课玩手机,任课老师训斥几句,声音是大了点,就被家长投诉到教育局,上升到侮辱学生人格,影响健康成长的高度。回过头老师还要向学生道歉。

再回到许航问题上。这学生什么德行学校一清二楚。可是我们不敢管,也管不了。他霸凌同学,说到底只是同学之间的矛盾,一般的学生忍气吞声就算了。如果学校插手性质就不一样了,各种上纲上线的大帽子随便一个就能压死人。所以你别怪我们袒护许航,舆论所迫身不由己。何况这次许航真的进了少管所,对学校名誉也是很大打击。

说了这么多,杨女士你看,是不是放弃上诉,多赔点钱算了。”

杨琴冷笑着:“学校为了声誉对许航劣迹不闻不问,作壁上观。受害的却是我家陈辰这样的老实孩子。长期生活在许航的淫威下,我们的心理阴影和健康成长受到伤害由谁负责?”

“没办法,那就请你们家长多体谅了。”校长词穷,气势上逐渐示弱。

杨琴为难了。马银梅的面子可以驳斥,可儿子痊愈后还要在这里上学参加中考,校长的人情必须顾及。

杨琴答应校长回去考虑几天。

8

杨琴走后,校长又单独面见了马银梅,转达杨琴的态度。依校长“拙见”,杨琴虽说考虑几天,十之八九一定会上诉的。

马银梅向校长哭诉,他们娘俩是弱势群体,一定请校长帮忙通融。校长本来无计可施,“弱势群体”像一道灵光,突然在他光秃秃的脑壳里闪念。

几天后,半个城市都在转发一条朋友圈。一个单身母亲的儿子许某某与同学陈某某发生肢体冲突,造成一定伤害。陈某某娇生惯养且家庭背景深厚,于是小题大做,扬言要将许某某送进监狱。

虽然颠倒黑白,虽然隐去真实姓名,但明眼人一看便知。网上舆论一边倒的倾向于许某某,各种责难辱骂像一盆盆脏水,将陈某某的母亲杨某某推上风口浪尖。

陈辰躺在病床上问杨琴:“妈,咱还上诉吗?”

“你说呢?”

“妈,明明是我挨了打,怎么我倒成了坏人?”

杨琴一句话说不出来。昨天律师给她打了电话,在舆论压力下,即使赢了官司,以后的生活也会发生变化,得不偿失。建议她撤诉。

杨琴对儿子说:“妈决定了,上诉。”

9

依照法律规定,要先进行司法调解。由法院调解员召集双方共同协商。

马银梅提出,由记者参与调解过程。杨琴没有反对。

在正式调解现场,马银梅一见杨琴进场便“噗通”跪倒在地,请求杨琴原谅许航。

马银梅向记者历数一个单身母亲抚养儿子的艰辛。假如儿子进了少管所,他的人生和她的人生,都完了。这个家就毁了。

校长也参加了调解,代表学校希望杨琴女士给许航同学一次脱胎换骨的机会。学校希望每一个同学,不管是富裕家庭的学生,还是贫困生,一视同仁,有一个美好未来。

相关阅读

言情后花园©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