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出东海落西山(上)

2020-01-09 17:20:33

爱情

1

后来宋夕雾接连的邀请我出去玩,我没有拒接。接着就是我们迅速地陷入热恋当中。那段时间内,我回家的次数很少,父母他们知道了我的事,更是直接拒绝了我回家。

为了我的婚事,我的父母他们忙了整整半年,我的房间也终于慢慢地变成了夕雾的房间。夕雾渐渐地把她的化妆品衣服开始往我们家里堆,还有那张她在网上挑了很久的梳妆台。我曾经夸过夕雾,她很美,不化妆也很美。她似乎不太信我的话,从她知道我和野堇的事之后,她总喜欢说我爱讲一些骗人的鬼话,但她每次还是笑着讲的。半年来,野堇再没给我打过任何电话,夕雾也大概知道我不是花心的人。

她的眼睛会说话,看着我,随后,她抱住了我,越抱越紧,久久都不松开,我不知道我怎样才能抽出身来。

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带她在街上逛逛,她看起来不错,总是和我有说有笑。

3

我又回到了工作岗位上,这次回来后,我主动接受了父母安排的相亲,我想,我应该会有所改变的。和往常一样,下班后,我在公交站台等车。站台对面的老式邮电局,第一次让我有想去注意到它。二十多年前,我的父母兜兜转转在此开始。当年,我父亲还在邮电大楼工作时,母亲来邮件室,询问寄一封信到里游村需要多少钱,而这个地名甚至都不在邮件服务的区域范围之内。她让我父亲接待了她,装作完全不认识对方。临走时,她假装把一本诗集落在柜台上,里面夹着一个亚麻信封。父亲被幸福弄得神魂颠倒,一边咽口水一边读信,度过了整个下午。他逐字逐句、反反复复地读着,读的越多,咽下的口水也越多……

我买了两点多的车票,天气很热。和往常一样,我还是给我的狐朋狗友群发了一条,我要去找她的信息,原因是她失恋了。他们都很为我难受,对我说:不行换个人喜欢吧!我走的时候,他们帮我点了杯奶茶。我有点匆忙,因为我该赶不上我的车了。就在前几天,我的兄弟们也陆续地分了手。

千野堇所在的城市,离我这有一千两百多公里,我要坐两点多的高铁,七点多就能到。这样,我还能赶得上安慰她一天,后天回来。我向老板请了三天假,编了个荒唐的理由,家里的亲人过世了,他不能在这样的一个理由面前拒绝我。但是,他看起来不太高兴。

今天,他们分手了。也可能是昨天,我不知道。看到他们分手消息,在一号线上流了两滴眼泪,那些美好像每一个夏天一样,不会重复,也不会再回来了,但总归存在过。

野堇说她今天加班,离她下班还有一个多小时。我想马上见到她,但她跟我说她得下班才能来见我。我在她上班的写字楼下等了她一个小时左右。这期间,发她的信息,她也没回我,我一个人玩着手机。然后,我见到了她,她穿着公司制服,让我差点忘了她夏天都是喜欢穿吊带和短裙。

野堇喜欢购物,我陪着她去商场给她买了件当季上新的新款连衣裙,她很喜欢,直接就把新衣服穿身上。衣服很贵,花了我半个多月的工资,但她喜欢,我愿意满足她。毕竟,她又失恋了。我希望她能好受些,至少在我还没回去的这几天里。其实,我也知道她只是暂时的难过。

2

相亲的事没有成,虽然父母有点失落,但总归还是沉浸在窃喜中,他们现在在共同的谋划着下一场的相亲。我还是愿意看到他们和解的,毕竟我真的不愿看到他们为了一些小事而冷战太久。楼下树里的知了响个没停,夏天还是太热了。家里冰柜的冰棍没了,我没在家中提起这件事来,只是默默地出了门自己带点回来,怕到时父亲会责怪母亲不关注生活细节。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也会偷偷摸摸地去看办公室格子间里的年轻姑娘,她们有紧致的皮肤、年轻的乳房和丰满的臀。每次和她们接触时,我总不免有点心跳加快,为了不出现尴尬,我尽力地克制自己的眼睛不要乱瞟。和宋夕雾接触时,但每次时间都不会超过三十秒,那位讨厌的家伙就会掺和进来。可以确定的是他真的居心不良,宋夕雾有点厌恶他的掺和,总是给他一个白眼就离开。

她看了我带的包,对我说:“日及,我独自一人在这五年了。”我觉得她在责备我什么,于是我赶紧和她解释。但是她打断了我:“我能理解你。”我竟说不出,那么多年来第一次,我竟有一种想哭的愚蠢冲动。她又说起了我们以前。她说得很对。以前,我和她一块时,我总是默默地看着她,话不多。她刚来这的前几天,她总是哭,但那只是刚来的前几天,我以为她会习惯的。都只是习惯问题。几年过去,要真让她再离开,她也会哭的。几年来,我们见面的机会也越来越少,野堇她也换了好几任男朋友,终归都不曾是过我。也正是如此,近一年来,我就没怎么探望过她。在小城的我,领着微薄的工资,来看她需要占用我有限的休息日,她可能更希望是其他的异性陪伴在她的身边,我不想自讨苦吃。

我们家开始着手改造我的房间,父母狠狠地臭骂了我一顿,全都是些朝三暮四的词汇。我这才发现,我的命运被人发落。我本想跟他们解释说我渴望得到他们的同情,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说这种渴望出于本性,而不是为了得到更好的辩护。

为了赶上车,下了站后,我是跑着去的。我很心急,顶着头顶的大太阳,脚底冒汗,实在太热。车里的空调慢慢地让我平静下来,我看了看窗外的蓝天,天空亮的晃眼,我拉上帘子,这一切都让我昏昏欲睡。我几乎睡了一路。醒来的时候,我正倚在一个男人身上,他对我笑笑,问我是不是从远方来的。为了结束尴尬,我说:“是的。”

4

那家伙没过几天又迅速地勾搭上了办公室的另外一位年轻的实习生。他们表现的意外的甜蜜,那家伙喜欢的不是宋夕雾,而是一切年轻貌美涉世未深的小姑娘们。也是那天,宋夕雾突然邀请了我一起去看电影,我没有拒绝,我们看了一部喜剧电影。今天的宋夕雾也穿的很清凉,电影院内昏暗的环境下,我偷偷地看了她年轻的乳房。出电影院后,她主动的挽起了我的手。因为那天出电影院时,我们碰见了那家伙带着他年轻的女朋友一起。我感觉我像是被圈进了什么圈内,回到家后,我发现父母们又给我找到了新的相亲对象,我同意再见一面。我很困,倒床上就睡着了,我睡了很久,父亲进我房间时,见我睡了,也没叫我,开了空调又关上了门。

我离开时,她送我去了火车站。我进站后,回头看了她一眼。那一刻,我体会到她其实没那么开心。这几日里,她努力在我面前,假扮夕日的野堇,但我早已不是当年的柳日及。和来时一样,坐车使我昏昏欲睡。回去时,下起了夏日的一场大雨,天气总算凉快了些。

结婚后的第一天,我的父亲突然病倒了。我们都很着急,父亲病倒变成了两家人的事,新年快到了,可我们都在忙着医院和家里两边跑。那时候,我感受到了我的人生可能快活不下去,我无法面对以泪洗面的母亲和正在怀孕的夕雾。只要医院没有我事的时候,我就渴望着偷偷溜出来,但我不能。我又想起了野堇,我知道我不该在这时想她的。

回到家后,父母很开心。毕竟,我人生第一次同意了他们给我安排的相亲。这一个月以来,他们一直都拒绝理对方,因为一个晚饭后母亲没有及时洗碗就出门跳舞去了。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母亲每次听到父亲回来的声音,就立刻跑到厨房去,假装在忙些什么,直到听到父亲关门出门的声音。每次他们试图解决分歧,结果都是把怒火越烧越旺。只要母亲不承认没洗碗就出门跳舞的错误,他就不打算回来和她谈话。而母亲呢,只要他不承认自己为了折磨她而故意限制她的自由,她就不准备接受他回来。这可能是他们俩这个月来,第一次冰释前嫌,站在了统一战线上,并放弃了以前的斗争。在我看,只是我的同意一时间解决了他们心中的烦恼。只是时间问题。事实上,我知道,这只是暂时的和平。

夏天的尾巴就快到了,今天又突然下了场雷阵雨。我没能在雨停时赶回家,全身湿漉漉的,我回了趟自己家。翻衣柜时,一件秋衣衬衫滑落地上,我还记得那是野堇为我挑的。我的房间内存有很多关于野堇的回忆,但就在今天早上醒来时,夕雾问我愿不愿意和她结婚。我说,我都可以。只要她想结婚,我可以和她结婚。我开始为我屋子里的东西发愁,我总不能让夕雾住在野堇的回忆里。夕雾又说她想要一个家,她可以和我在小城一起过年,我才想起来,我还没见过我未来的丈母娘。我想我们两家也可以见上一见。我找了个合适的日子,将夕雾带回了家。我的父母对夕雾很满意,今天的夕雾穿的很得体,她的嘴巴很甜,很讨他们的喜欢。我没来得及整理的房间还是惹了祸,夕雾吃野堇的醋。我不想欺骗夕雾,我把我和野堇的事简单的解释给她听,但她好像不太喜欢我叫另外一个女人只叫她的名,像我叫她夕雾,也叫她野堇。最后夕雾真的生气了,她命令我在她嫁到我们家前,整间卧室全都只有夕雾再没有野堇。我只好答应她。

这是爱情之火燃烧的一年。在他们的生活中,除了思念对方,梦见对方,焦急的等待信并回信,便在没有其他事情。在那如痴如醉的春天,以及接下来的第二年,于是再一次证实了相思病具有和其他病一样的症状。好在,最后他们还是走到了一起。他俩一起快过完半辈子之久,两人都十分惊愕,因为他们痛苦的证实了。在那么多年的夫妻斗争中,他们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培养了仇恨。大多数人也是如此。至于我为什么放不下野堇,也可能是我在继续着我父母的那一套,但我要真的得到了,我会不会和父亲一样。在余下的日子里和她积蓄仇恨,那我宁愿一辈子都不要得到。

我们办公室半年前来的实习生宋夕雾,第一次见到她,只觉得看起来很舒服。办公室里另外一个三十多岁结了婚又离婚的家伙盯上了她,他们俩很快就成为了我们办公室里近来日常谈资,排解了不少无聊的上班生活。刚在店里,我碰到了她。她穿的很凉快,吊带背心加短裙。我在货架前来回偷看了她几眼,确定是她后,我又想起了那位三十多岁讨厌的家伙,我觉得他居心不良。但毕竟是他们的事,我匆匆地出了店门,我讨厌上前去打个招呼,为了表示我的热情。我终归不是个热情的人,至少在周围人眼里看来。

相关阅读

言情后花园©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