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槃重生(上)

2019-12-15 16:51:12

世情

琴琴是新月从小玩到大的闺蜜,两个人无话不谈,新月谈恋爱那会儿,琴琴就羡慕新月这个体贴的男朋友,如今的这个所谓的好老公。或许杜飞之前的光环太过耀眼,在一众亲朋的眼里,杜飞是个不可多得好男人。新月不敢告诉琴琴自己现在的窘境,怕她会冲过来歇斯底里的揍杜飞一顿,琴琴的火爆脾气她是了解的,更不敢告诉父母,害怕父母担心,不管如何,谁让自己曾经义无反顾呢,有苦果也只能自己吞。

杜飞大手掀开被子,看到床单的那一刻,微微有些失神,怔了几秒,铺上床单。

“也是,你家杜飞那么好,对你又千依百顺的,不像我们孤家寡人啊,有好的青年才俊帮我盯着点哈,我挂啦,拜拜”

叹了口气,开始收拾一地的狼藉,新月不敢想象,曾经对他千依百顺的男人如今像躲瘟疫一样躲着她,下了班一句废话也不多说倒头就呼呼大睡。

当一个女人爱上一个男人的时候,这个男人的优点被无线放大,那么,缺点呢??

婚后的日子像蜜糖一样甜,生活上他们很合拍,闲暇的时候两人一起去看电影,让新月既开心又担心的是,在房事方面,杜飞要的很频繁,让她有些吃不消,而且杜飞对待她的时候越来越用力,有时候甚至有些粗暴,可是完事之后又很温柔,让她说不上来的一种感觉。但总之,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新月很满足。

新月将卡塞进包包,推开门,走入茫茫夜色中……

“你这个泼妇,简直不可理喻!”杜飞恶狠狠的说完“砰”的一声摔门而去,留下泪流满面的新月。

紧接着,后面的信息一条接着一条:“宝宝,宝贝爱你呦❤️”

孩子放在父母家她很放心。拉开床边的床头柜,一张卡静静的躺着,里面有二十万,是父母之前给的,让她以防万一。她没拿,她对他们之间的感情很有信心。所以一直放在父母家,现在该是派上用场了,想到这,新月紧紧握住拳头。

新月想过离婚,可又心疼孩子,还有就是她很疑惑为什么杜飞会变成这样。直到有一天她终于发现了。

从此之后的每一天,新月生不如死,直到孩子出生。任凭她怎么歇斯底里,这个男人就像雕塑一样无动于衷,对她冷漠到底。

……

新月缓慢的移动自己的身子,想去房间找个创可贴贴上,就算现在流血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新月记得有一次下晚班,锁门的时候一不小心食指被夹了一下,并不重,只是有些疼,没太在意,回去跟杜飞煲电话粥的时候顺带提了一下,没想到杜飞却认了真,走了心,挂掉电话以后去药店买了碘酒和纱布,杜飞提着大包小包站在她家门口的时候,那一刻,她承认她爱上了这个男人。

“谢谢宝宝送的包包,我好喜欢呀”

发现杜飞的变化是在怀孕之后。当新月兴冲冲地拿着验孕棒跑到杜飞跟前,他只淡淡地看了一眼便继续眼前的工作,新月很疑惑的问到:“我们有宝宝了,你不开心吗?”杜飞合上电脑头也不抬:“你开心就好。”

之后的一切都顺理成章,热恋,结婚。一切都很美好,新月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洞房花烛夜,这一生最幸福,甜蜜的时刻。送走亲友,夫妻俩迫不及待躺在柔软的大床上,一切顺其自然,水乳交融,彼此都能感受到对方粗重的喘息与呢喃。随着“啊”的一声满足的叹息,两个人直冲云霄。完事后,杜飞拿来毛巾细心的给新月擦身,重头到脚,恨不得每个毛孔都细细擦拭一遍,仿佛此刻躺在他面前的不是一个人,而去一个易碎的瓷娃娃。擦身完毕,轻声在新月耳边说:“宝贝,起身我换一下床单。”新月娇羞地“嗯”了一声起身去了卫生间。

从那以后,两个人的关系突飞猛进,不得不承认,杜飞在哄老人方面确实有一套,连一向持反对意见的新月爸爸缴械投降,举双手赞成两个年轻人的恋爱,并且话里话外暗示着结婚生孩子的事宜。只有母亲坚决反对,母亲的理由是觉得这个人第一眼看起来不靠谱,怕以后靠不住。新月想不通为什么,但是很开心,因为她有父亲的支持。

“宝宝,你家那个黄脸婆睡了吗,我们再聊一会儿”

听到这样的回答新月有点不开心,但是很快就被覆盖,淹没。新月忙着给孩子准备礼物,各种用品,产检,却没发现杜飞的眼神一点点变冷。他不再准时回家,甚至夜不归宿,也很少碰她。渐渐地两人几乎不在有了。新月不以为意,孕初期医生说过同房要在胎儿稳定之后,怀孕的劳累加上工作的辛苦让新月几乎承受不住,也就是在这是她才发现两人几乎没什么交流了,尽管躺在同一张床上,也是背对背,没有一丝丝温情。

还没结婚之前的新月虽说不是什么白富美,但是要身材有身材,要模样有模样,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作为家里的独生女,是父母的掌上明珠,从小到大没受过半点委屈,身边也从不乏优秀的追求者。想到过去的新月心中不免一阵酸楚,当初不顾一切的跟杜飞在一起,可真正在一起以后却不像想象的那般。看着镜子中狼狈的自己,面容憔悴,眼窝深陷,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由于忙着照顾刚出生的孩子,身材也没来得及管理,一层层的游泳圈,简直是一言难尽。

“跟你在一起,时间过得好快啊”

一个男人狠心起来,对女人来说即是毁灭性的打击。新月辞掉工作,一心在家带孩子,孩子小,要吃母乳才对身体好,为了孩子的营养,新月每天吃很多,身材也像气球一样鼓起来了。每两个小时喂奶一次,换尿不湿,都得她亲自来。婆婆只管做月子餐,其他一概不管,还因为孩子的哭闹指责新月没把孩子带好。就这样日复一日的煎熬着。

手机不停地震动,新月忙着去接听,一不小心被旁边的扫把绊倒磕倒在地,擦破了皮,血流不止,来不及止血,新月接通了电话,还来不及开口,就只听得闺蜜琴琴在电话那边兴奋的喊到:“亲爱的,最近过得怎么样,宝宝听话吗,我去泰国旅游,要不要给你带什么?”“不,不用啦,我现在很好,什么都不缺,你玩的开心哈。”新月极力忍着痛回答。

新月大概一辈子不会想到这样的情节,她握紧拳头,指甲深深的嵌进肉里,可是她感觉不到痛。

“你出轨了,不想说点什么吗”新月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对于你这种被人玩烂了的女人,有人要你你就烧高香吧!”杜飞眼里的厌恶与嫌弃毫不掩饰。新月委屈,愤恨,像一头愤怒的母狮冲着他撕咬了过去,杜飞厌恶地摔门而去。

新月以为是自己沉浸在怀孕的喜悦中疏忽了杜飞,因此在某天杜飞下班的晚上,精心梳洗打扮了一番,穿上在商场里精挑细选的睡裙,尽管小腹微微隆起,仍挡不住她的性感,待杜飞梳洗完毕,她迫不及待的附上了他结实的胸膛,她动情地亲吻,撩拨,抚摸,但是对方无动于衷,只是冷冷地推开他,说了声“睡吧”。那一刻,新月泪流满面,她不明白,为什么突然就变了,变得没有激情,像一潭死水。

杜飞梳洗完了出来,第一时间找手机,在床上翻来翻去,整洁的床单被拉扯得乱七八糟,不等他开口,新月抬手给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手机狠狠砸在他身上。

有一天新月哄睡了宝宝,杜飞进了浴室,手机就放在床头柜上面,突然“叮”的一声,桌面上信息显示的是:“宝宝,你好棒啊,明天你还过来好吗”

女子本弱,为母则刚。新月处理好伤口,抱着孩子去了父母家,简单说明原因之后孩子暂由父母带着,父母早已退休,很乐意为子女分忧解难。

相关阅读

言情后花园©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