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胸口多个洞

2018-11-21 21:00:09 作者:青壶先生

离职的时候,老刘一再挽留,还提了加薪。说真的,老刘的加薪确实让我心动了一下。我顶着诱惑,坚定了自己的态度。离开老刘的办公室之前,老刘讳莫如深的说道:“人到中年,可跟年轻时候不一样了,你休息休息,愿意回来的时候再联系我,公司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

老刘的客气话一向说的很漂亮,当真就完了。

出了写字楼,顿时觉得神清气爽,就连天空都觉得蓝了不少。离职的原因很简单,就是想休息休息。在老刘这里经历了四个春节,有两个春节都是在公司过的,老婆都给忙成了前妻,有时候想想,真是得不偿失。

我给周子发微信,说了离职的事情,周子过了半个多小时才回我,说晚上一定要好好浪一下,不然都觉得对不起这个花花世界。回到家洗个澡换了一套休闲装,到了和周子约定的夜店。音乐响起来的时候,我觉得世界都颤了一颤——不加班的感觉真好。一个套餐干掉,觉得浑身血液都沸腾了起来。

酒至三巡,我和周子身边围了一堆小姑娘,又叫了两个套餐,狠狠的划了几拳,几杯酒精下肚之后,我觉得周围一切彻底迷糊了。最后究竟怎么回去的都不知道,只知道回去的不是我一个人。

从懵懂中醒来,已经日上三竿,缩在床上的我,只觉得口干舌燥。从床上坐起来,晃了晃沉重的脑袋,倒了一杯水喝掉,才觉得身上舒服了一些。但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可是看了一周,并没有发现不妥的地方,墙壁和地板依然好好的,手机手表都老实的呆在床头。我拿起钱包看了看,钱也没少。

可是,究竟有些不对劲。

上厕所的时候,我发现了端倪——我的胸口有了一个洞。不是坑,是洞,前后通透——透过这个洞,从镜子里,我能看到身后的风景。我下意识的摸了摸洞口的边缘,皮肤细嫩,洞口清晰。

当时的大脑的第一反应就是,我酒还没醒。我用力搓了搓有些发木的脸,然后晃了晃晕乎乎的脑袋,我觉得我有必要再睡一觉。其实当时的这个想法含有了很大欺骗自己的成分,我以为我一觉睡醒,所有的情况依旧是正常的。

可真等我晕晕乎乎的睡了一觉,再次醒来,才觉得事情真的有些大发。我胸口的那个洞依旧存在,精神矍铄的我当时就乐了——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我竟然真的又睡了一觉。

我看着镜子中得到自己,忽然想起来这是不是周子跟我开个一个玩笑。这里需要说明一下,周子是个魔术师。

我拿起手机,开通了和周子视频。过了好一会儿视频才接通,周子有些浮肿的脸出现在手机里。周子对我邪魅一笑说道:“没想到,你这个家伙够骚的。”

我没好气说说道:“什么骚不骚的,我问你,昨晚上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周子听了我的话哈哈一笑:“我对你做了什么?那还用说吗?我扒下你的裤子,爆了你的菊花呗。”周子一边说着话,一边摸出一根烟点上。就在周子点上烟,刚洗了一口的时候,手机屏幕里面的他忽然愣住了,伸出一个手指指着我问道:“哎,你胸口怎么回事?纹的身吗?”

周子,你这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吗?我拿着手机站了起来,随意的走了一圈,然后故意站在窗前,问周子:“周子,我胸口这个洞是不是你捣的鬼?”

周子嘴上叼着烟,皱着眉头一直看着我这边,我知道他在看我胸口那个洞。他听到我的问话之后,狐疑的看了我一眼:“欧哥,你胸口真多个洞?”

我勃然大怒骂道:“那还有假?你是故意装作不知道是不是?昨天我还好好的,怎么跟你浪了一晚上,什么都变了?你说你是不是给我施了魔法?”

周子听了我的话哈哈大笑,嘴里的烟都喷了出来:“滚你丫的吧,还魔法呢,我是魔术师,不是魔法师。现在什么社会了?哎,欧广平,你他妈的一个堂堂九八五出来的,怎么能问出这种傻逼问题。还魔法?”

我被周子嘲笑了一番,脸上有些挂不住,质问道:“那你说,不是你干的,还能是谁?”

连番被我质问,周子明显有些不高兴,冷着脸说:“我他妈的哪知道?就你这狗逼操性,谁知道你得罪谁了?”

被周子这么一说,我也怒了,张嘴骂了周子几句。周子丝毫不惯着我,两个昨天勾肩搭背的好兄弟,今天却兵戎相向,想想真是可笑。但是周子口才明显不如我,在那边摁掉了视频。

和周子吵了一架之后,我冷静了下来。其实我心里明白这不会是周子干的,不说周子没那个能力,他也没那个动机。周子在追姚婷的时候输给了我,可是那也是多少年前的事儿了。况且,现在姚婷也跟我离婚了呀。我捂着脑袋蹲在墙角,对这件事情百思不得其解。

可猛然之间,我想起了周子刚才说的话,我得罪谁了?我得罪老刘了,昨天我从老刘那离职,今天我胸口就多个洞。肯定是老刘干的。

事情有了头绪,我简单洗漱一番,决定找老刘一趟。

洗漱的时候,我再次照着镜子看了看胸口的洞。这个洞可不小,我的手都能传过去给后背抓痒痒。而且洞内壁平滑的很,和我身体其他地方的皮肤没有什么不同。我实在是没办法想象这种完美的洞是怎么制作出来的,简直就是艺术品。可是要找到答案,还得去找始作俑者——老刘。

我到公司的时候,老刘正坐在办公桌后面玩电脑,不用看我也知道,丫在玩斗地主呢。不过话说回来,这小子也就这点出息。我手指轻轻扣了扣办公桌,老刘才抬了抬眼睛。老刘一看是我,手里鼠标一扔,高兴的站了起来,大呼小叫道:“哎哟,欧哥,我就知道你舍不得公司。办公室我还给你留着呢,一动都没动。我就知道你会回来……”

我打断老刘的话:“行了,少跟我来这套,你跟我解释解释,我胸口这洞是怎么回事?”

老刘的说的正嗨,忽然被我打断,脸上丝毫没有露出不快之色,而是指着后面的椅子,让我快坐。我哼了一声,重重坐下。

我坐下之后,老刘两手握在一起放在桌上,笑眯眯的问我:“你回来的正好,我这边刚好有个事要你去办。”

我不耐烦的看了老刘一眼:“我办什么呀,我着胸口这洞,到底怎么回事?今天,你必须给我一个交待,不然我跟你没完。”说着话,我解开衬衫,露出了那个完美的圆形洞口。

老刘一见洞口,惊叹了一声:“这个洞真是不错,不大不小,不偏不倚,长得真好。”

这几年,老刘这幅嘴脸我是瞧够了,现在再看,怎么看怎么恶心。我指着老刘说:“老刘,你他妈的少给我来这套,什么叫长得真好。我这洞你怎么给我弄出来的,今儿你就得怎么给我弄回去,不然我跟你没完。”

老刘听了我的这句话,这才明白我的来意。吸了一口气,老刘拿起办公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放下杯子,老刘倚在老板椅上,看了我一眼才说:“欧哥,咱们虽然是上下级,但是也相处了不少年。你胸口这洞,跟我真是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我看着老刘脸上轻描淡写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老刘,你可别说跟你没关系,昨天我刚离职,今天早上我胸口就多出来一个大洞。离职这事儿我可就只跟你一个人说了,别人说都不知道。哎,结果你说我胸口这洞跟你一点儿关系都没有,谁信呐?”

老刘呵呵两声干笑:“你要是这么说可就没意思了啊,不过我得问问你,你觉得我有什么法子能让你胸口多出来这么一个大窟窿?”

我一听老刘这话,明显就是耍赖啊,老刘你还跟我耍起赖来了。我狠狠的拍了拍桌子:“老刘,只要你想跟我胸口闹个窟窿,你有的是法子。这些年你干了多少事儿,别人不知道我可是一清二楚。就设计院那个活,中间那钱,跑谁手里去了……”话说到这儿,我就后悔了,干我们这行的,有些事情大家都明白,但是说出来可就不一样了。

果然,老刘听了我这句话,脸色一下就变了,指着我喝道:“那你说,跑谁手里去了?你今天必须得给我说出来,你要是说不出来,就别想出这个门。”最后的结果自然不言而喻,我和老刘闹得不欢而散,最后还大打出手,不小心还让老刘拿烟灰缸把我脑袋砸破了。可是老刘也不好过,我干掉了他两颗门牙。

本来我想报警,可是到了医院,冷静下来一想,大家同事一场,还是算了吧。真扯出老刘来,我也难干系,毕竟大家都不干净。

医生帮我缝了针,包扎好之后,我亮出胸口的大洞,问医生这个病能不能治。那个医生微微一笑,说道:“我这是外科,你这属于内科了。不过正巧,今天正好有专家会诊。你去挂一个专家号,让专家给你看看。”

我花三百块钱挂了一个专家号,不到五分钟,我坐到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面前。

老头见到我似乎很高兴,指着我的胸口的大洞问道:“疼吗?”

我摇摇头。

老头嗯了一声,在纸上记录着什么。记录完了,又问:“痒吗?”

我摇摇头。

老头嗯了一声,又记录着什么。记录完了,老头站起身,来到我身边,伸手在我胸口洞的内壁按了按。按完之后,说道:“皮肤还挺嫩的。”

皮肤还挺嫩的?这叫什么话?这话是你一个号称专家的医生说的?看到我怒火重重的眼神,老头明显有点不好意思,回到座位上,老头给我开了一个条子:“去拍个X光。”

放射科在医院的二楼,我还得爬一层。拍完X光,我提溜着片子回到专家那里。进屋的时候,看到医生捧着手机正咯咯乐。医生看我进来,放下手机,接过我的X光片,看了一会儿说道:“嗯,长得真好,一点都不影响功能。”说着,他放下光片,又对我说:“要不要我给你开点药?”

开点药?你是专家吗?我有点不明所以:“我胸口多了一个洞,你就给我开点药?不得做个手术什么的吗?”

专家摇了摇头:“做手术?没必要,又不影响什么功能。你要是担心美观的话,可以定做模具。现在的3D打印很方便,材料也有很多选择,聚乙烯和钛合金的都可以。不过,再好的模具,长时间佩戴,都有可能对皮肤造成损伤。所以,你需要配点消炎药膏,没事抹抹。”

模具?3D打印?

“你的意思我把这个洞堵上?”

医生点了点头:“你要这么说也对,虽然这个方法简单,但是确实有效。”

我看着他那张老脸:“我胸口缠块布行不行?”

老头微微一愣:“这个方法也不错。”

听了老头的话,我差点暴走。但是我不能跟个老头一般见识吧。临出门之前,老头问我:“你真的不开点药?”

我没好气的问他:“开什么药?”

老头要给我开的药是安定,他怕我淫威洞的事情夜里睡不着觉。我去你姥姥的吧。

出了医院,时间已经是下午一点多,肚子饿的一阵咕噜噜乱叫。我正吃板面的时候,周子用微信给我发了一段语音,语气暴躁。周子说,你胸口那个洞,是不是跟昨晚上和我一起回家那个女孩有关系。周子这句话提醒我了,是啊,昨晚上在夜店的时候,我依稀记得一个女孩跟我回了家。不过关于女孩的长相全都忘记了,就记得身材曼妙。

可是,记得女孩的身材有什么用,没有人家的联系方式啊。

周子听了我发来的语音,估计也是烦躁的不行,张嘴就骂我傻逼,说当时追姚婷的时候智商情商挺高的,怎么现在跟老年痴呆似的,昨晚上你不是加人微信了吗?

听了周子的语音,我有些不好意思,心想早上视频的时候是不是骂周子太狠了。可是现在我没有时间顾忌那些,我得治我胸口的洞。

我翻了翻微信,果然有一个昨晚上加的微信,是一个头像唯美的女人,真别说,长得挺漂亮的。不过现在这个时代,照片不可信。我点了那个叫小猪不太胖的头像,发了一个语音过去。

小猪不太胖秒回,说这么快就想她了。

我心说这女孩心理素质不赖,干了坏事一点都不怕。我就问她,还记得昨晚上发生什么事情了么?

女孩发来一个神之表情,两手一摊的样子,然后说,发生什么你不知道么。难道你喜欢我叙述叙述,你再回味一下?

我擦了擦嘴,被女孩这话给说的脸上有些发热。付了钱之后,我才给女孩回了一条信息:昨晚上我喝多了,发生过什么事情我真的记不住了,但我身上多了一些东西,我想知道怎么来的。

女孩秒回了一条信息,你还多了一些东西?难道你怀上了?

看到女孩这话,我气笑了。在饭馆附近我找了个公共厕所,给自己胸口拍了一张照片,给那个女孩发了过去,并且问她。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女孩回我信息很快,说大哥你我考智商呐,这不是胸吗?

看到女孩这句话,我料定胸口的洞跟她有关系。就说道,少给我装蒜,我胸口这洞到底怎么回事,你必须给我解释清楚。

女孩发来一段语音说,大哥,你别什么事都往我身上赖好不好,你要说你家里少了几百块钱,我倒还可以理解。可是你胸口少了一块肉,你是觉得我有特殊嗜好是吗?我要您那肉干嘛,清蒸?红烧?大哥,十五块钱我就能吃一顿红烧带鱼或冬瓜小排,我犯得着偷你肉?您省省吧啊。

女孩一段话说的我一点儿脾气都没有。我细细思考了一下,觉得也是,萍水相逢,大家出来是找刺激的,人家也犯不着把我怎么着。想到这里,我陷入到了苦恼当中,如果不是这个女孩子搞的鬼,那我胸口这个洞是哪里来的呢?

在街上游荡了一会儿,心里还是烦躁不安,买了一盒烟几罐啤酒,索性回了家。

回到家里,我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又仔仔细细把胸口的那个洞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还反复把手伸进去拿出来,怎么都不敢相信这个莫名其妙多出来的洞是真实的。

查看一番之后,我又在网上搜了搜,可是网上除了一些残忍血腥的照片,还有一些衣着暴露的女郎,一无所获。就在我快要绝望的时候,敲门声响起。这个时候有谁会来呢?我起身开了门,没想到站在门外的是姚婷,她穿着职业装,显然刚下班。

她笑着说,不请我进去吗?

我让开门的位置,说你进来吧。

她熟门熟路得到进了屋,坐在沙发上问我:“听说你跟周子闹别扭了?”

虽然我跟姚婷离婚了,但偶尔还是有些联系,虽然联系不多。反倒是周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我和姚婷分开,他三天两头约姚婷,吃饭逛街看电影,真是不亦乐乎。我当时觉得周子逮着了机会想要翻盘,因此我差点跟周子翻脸。可是周子告诉我,他才不会做出那种不要脸的事情,他只是觉得姚婷离婚了挺可怜的。

离婚是姚婷提出来的,很突然,也很莫名其妙,问起来原因,姚婷翻来覆去就是一句话,觉得婚姻没意思。任是我如何挽留,姚婷都一再坚持。最后实在是没有办法,我不得不在协议上签了字。为此我娘还以为我做了什么对不起姚婷的事儿,差点儿跟我断绝母子关系。所以,我对周子的行为很不解,离婚是她先提出来的,她还可怜个屁?我还可怜呢。

“周子这嘴够快的,怎么什么都跟你说?”我心情不佳,语气自然也不客气。

姚婷一点都不介意,她说:“有什么事情想不开的?怎么跟周子发这么大火?”

我点上一根烟,抽了一口道:“什么原因他没和你说吗?”

姚婷看我点上烟,就说:“你不是戒烟了吗,怎么这又抽上了?”

我说:“我心情不好,抽两口解解闷。”

姚婷说:“你少抽点,对身体不好。”

我摇摇头:“不多抽,就是解闷。你过来干啥?别说是顺路,你家在城西呢。”

姚婷噗呲笑了,把肩上的包放到沙发上,眼神温柔的看着我:“给我看看你的洞。”

我看了姚婷一眼:“我就知道周子那嘴把不住门儿。”说着话,我解开衬衫的口子,露出了胸口的洞。

姚婷看了一眼说:“身材保持的不错嘛。”

我扣上扣子:“你是来看洞的,还是来看身材的?”

姚婷不搭我这茬,问道:“广平,你知道我为什么跟你离婚吗?”

我听她听到这个问题,顿时有些意兴阑珊:“我哪知道。”

姚婷从沙发上轻轻站起身子,对我说道:“广平,其实我身体也有个洞,但是位置和你的位置不太一样,我的在下半身。”姚婷一边说话,一边开始宽衣。我看她这样,心里正想是不是要阻止的时候,眼前的一幕让我惊呆了。

姚婷手脚麻利的把身上的裙子和内裤褪到了腿弯,她下体两腿之间的那个部位整个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个圆形的大窟窿。透过那个大窟窿,我能清楚的看到她身后的沙发。她那个大洞和我胸前这个洞大小差不多,比较上去,可能我胸口的这个更圆一些。

姚婷看到我目瞪口呆的样子,莞尔一笑,又手脚麻利的把内裤和裙子提了上去。整理好衣服之后,姚婷说道:“当时有这个大洞的时候,我简直绝望极了,不瞒你说,我差点从楼上跳下去。而且这种事情,也没办法跟人说。当时觉得又尴尬又害怕。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呢,本来还想跟你有个孩子,可是现在这个样子,撒尿都成问题,更不要说生孩子了。所以在当时那个情形下,火速跟你离了婚。”

“我也明白,你肯定很受伤,以为我在外面出轨还是怎么了。可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这种事情我是第一次遇到,当时实在是想不出来别的解决办法,只能离婚。跟你离婚之后,我也去了医院,还找了其他的方法,可是都治不了。后来还吃了一年多的中药,一点儿效果都没有。再后来就想开了,不就是个洞吗,除了生孩子和撒尿,又不影响什么,凑合活着吧。”

青壶先生
青壶先生  作家 有陋室与黑狗,其他没有。不好意思,连黑狗都跑了。

五十二赫兹(一)

薛梅父子情(上)

薛梅父子情(下)

江南桃花,大漠风沙

老李

相关阅读
有一种爱,是为了分离

文/临溪为砚 有时候,我想“时间”真是个恼人的东西,你希望它快的时候,它偏偏度日如年;你希望它慢的时候,它偏偏光阴似箭。 它好像是一个叛逆的少年,以让我们不痛快为乐。 儿子刚出生的时候,我一个人又要上班,又要带他,还有收拾家务。 那段日子真的可以用忙到鸡飞狗跳,累到怀疑人生来形容。我真想时间啊,你快一点再快一点,让我尽早解脱出来。 可现在,我看着婆婆给他穿上校服,带上校徽,不厌其烦的叮嘱入学...

颤抖的歌声

1 李简搬了几次家。距离工厂两公里以内的城中村,月租五六百的大单间比比皆是,随便收拾一下行李就可以轻松搞定。所以他毫不在意邻居的投诉,照样天天唱歌。跟他做邻居,一天24小时中随时能听到他的歌声。有些邻居一开始还能忍受,可是时间久了,终归不能忍,特别是家里有娃的,半夜里李简突然号一嗓子,好不容易哄睡的娃,又起来闹了。邻居到房东那里投诉李简,他也不多说什么,跟房东算好房租,说好过两天搬,绝不会到...

“你不要混淆爱与占有”

(一) 还没和岑于在一起的时候,有天晚上他问我:“你以后想找个什么样的男朋友?”彼时我刚洗完澡,正坐在沙发上修剪指甲,“蒽,不想找男朋友,想包养一个小白脸,” “那你包养我,” “没钱。” “不要钱,” “白送的更不要,” 屏幕那头许久没再发来消息,我想了想,这个年代说句实话果然会惹人生气,正打算哄哄他时,消息提示音又响了, “不是白送,是需要你自己来偿” “不要,一手交钱,一手交人,” “...

徘徊在人间的鬼魂

暮色渐至,傍晚的薄雾在田野里散开来,花草树木都沾上了它的露珠,这一刻,又像是早晨。 一缕青烟在空中忽飘忽停,在一颗树下,化成人形,这是人们常说的鬼魂。 这个魂魄的主人林沐,一裳青衣从头到脚,长长的头发束了一半,即便脸上没有一丝血色,也能看出她清晰的轮廓,和精致的五官,在生前,想必是一个大美人。 林沐在树下东张西望,确认周围没人后,就大胆的在田野里走动。 她想触摸一花一草,想要一颗露珠,可惜,...

烟花易冷,愿此盛世下,你我都幸福

我有个故事,希望你能听听。 “2017年8月18日,所有收到通知商铺全部停业,限五日内将店内所有东西清空。”这是爸爸收到街道办事处发下来的文件中其中一段。 在这之前,整条街人心惶惶了好几天。每当看到居委会的人经过这条街,大家都要伸出脑袋看老半天,只要不敲开任何一家的门,双方脸上都会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后来,渐渐听说其他街道店铺已经收到了通知,邻居们开始凑到一起猜测着这次“整治”到底会不会波及...

捉狐记

惊蛰过后,南风吹起,春雷震,桃花盛,农家便也开始田间农忙起来了。 张家坡村东有一片红石崖,而这石崖因为崖深幽僻,据说有着无数修炼成精的狐类。 一直以来村人与狐族也是平安相处,互不打扰。 只是,随着近年来张家坡的人丁兴旺,土地就越发的感觉珍贵起来。所以,靠近红石崖边的荒地也便被开肯起来,种上了庄稼。 只是,大约这狐族也感觉到一种被侵扰的不快,也便有些不安分起来。 这天,大队的社员正在田里干活。...

我的女朋友死在了漫画里

我是一个镖师,在出任务时遇见了个衣着怪异的女孩,她说自己来自未来,而我是她老公。

春花有了孩子

对于很多人来说,怀一个孩子很容易。但是春花却经历了四次试管婴儿才传来了好事。 当春花知道自己怀孕后,笑着湿了眼眶,眼泪落到嘴角是甜的:那甜味发酵到空气里,居然可以填满整个屋子。 春花的丈夫刘山也高兴坏了,把衣服一脱甩的老高了:春花,我们终于有自己的孩子啦! 可是挫折远远比喜悦多。 春花在怀孕了第7个月的时候,医生告诉她:你得了妊娠期糖尿病。 妊娠糖尿病?对于春花来说是个极其陌生的词汇:医生,...

言情后花园©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