吠犬(上)

2020-01-06 11:11:02

悬疑

狄莉仰着头站在这座二层楼高的豪华别墅面前时,瞠目结舌——她的神情就像是还没有从迷幻的美梦中苏醒过来。

葛雷带着一丝得意的笑容站在狄莉的身边,欣赏着她吃惊的面容——他得承认,狄莉的这种表情让他深感满足。

“这是真的吗?葛雷。”狄莉转过头疑惑地望着未婚夫。

“我想是真的。”葛雷轻轻地笑了一声,他觉得狄莉真的很可爱。

“可是,我还是觉得难以置信……”

“好了,”葛雷微笑着将钥匙递到狄莉手中,“打开门,你的梦幻就变成现实了。”

“里面有什么?”狄莉睁着期待的眼睛。

“有你想要的一切。”葛雷轻轻吻了她的额头一下,“开门吧。”

狄莉凝视着葛雷,展露出甜蜜的微笑,然后将钥匙插入锁孔一拧。

锁“喀嚓”一响,顺利地打开了。

葛雷进了房门,打开灯。

“啊!”狄莉惊呼。

“怎么了?”葛雷问。

“多么豪华啊!”狄莉在客厅中心转着圈说,“装修很有品位,舒适,而且雅致。天啊!葛雷,这套房子有多大?”

“楼上楼下加起来大概三百个平方。除开客厅、餐厅和厨房,还有五个房间,两个卫生间——怎么样,狄莉。你满意吗?”

“葛雷!”狄莉欢快地扑到未婚夫的怀里,“我满意极了!这一切真是太美好了!”

葛雷极尽满足地搂住狄莉。这次,他亲吻了她的面颊。

“可是。”狄莉似乎又有些疑惑起来,“这些,真是属于我们的吗?为什么我认识你直到今天才知道你有这样一幢大房子?”

葛雷正准备开口说什么的时候,从二楼的最左侧传来一阵狗叫声。

“噢,看我,差点儿把它给忘了!”葛雷兴奋地牵住狄莉的手,将她带上楼,走到二楼左侧的大卫生间前。他说:“来认识一下我的老朋友卡兹,我想你会喜欢它的。”

说着,葛雷将卫生间的门打开。立刻,从里面跑出来一条两尺多长,有着黄白相间长毛的苏格兰名种犬——它一出来,就直接冲狄莉跑过去。

“啊!”狄莉吓了一跳,她下意识地抓住葛雷的衬衫,并将身子移到葛雷身后。

“别害怕,亲爱的!”葛雷笑着说,“卡兹是一条聪明、懂事的乖狗,它绝不会伤害你的!”

果然,卡兹走到狄莉的脚边,友好地摇晃着尾巴,黑溜溜的眼睛温顺地望着她。

“试着拍拍它的头,向它问声好,你们就是朋友了。”葛雷对狄莉说。

狄莉蹲下身字,按照葛雷说的,轻轻拍了拍卡兹的脑袋,说:“嘿,我叫狄莉,认识你很高兴。你呢?”

卡兹果然是条聪明的狗,它似乎听懂了狄莉的话,伸出舌头舔了舔狄莉的手掌,表示对她的接受。

“噢,葛雷,它真是太可爱了!”狄莉被卡兹舔得痒酥酥的,开心地笑起来。

“卡兹是我的老伙伴,它今年十岁了。”葛雷俯下身摸了摸卡兹的长毛,“它比一般的狗更有灵性。”

“确实如此。”狄莉点头道。

“好了,关了你这么久,出去玩吧。”葛雷拍了拍卡兹的身体。这条大狗得到了主人的许可,欢欣地嚎叫了几声,然后飞快地跑下楼,到门外的花园里玩去了。

看着卡兹跑出门外,狄莉回过头,对葛雷说:“亲爱的,也许现在你该告诉我……”

没等狄莉说完,葛雷将手指轻轻放在她的嘴唇上,露出一副调皮的表情:“在那之前,先解决我们目前的问题好吗?”

狄莉歪着头望他:“我们目前的问题是什么?”

“我饿了,亲爱的。”葛雷说,“也许你该考虑一下我们的晚饭吃什么。而且,我想你也会有兴趣尝试一下我们的新厨房。”

“噢,当然。”狄莉笑起来,“我这就去买菜,今天晚上我得为你准备好吃的。”

今年三十岁,身体略微有些发福的葛雷坐在餐厅宽大的大理石餐桌后面,他双手交叉,颔首不语,等待着年轻美丽的未婚妻从厨房端出一道道可口的菜肴——这种感觉真是美妙极了。

当狄莉将最后一道菜端上餐桌的时候,她解掉系在身上的围裙,坐到葛雷的对面。

此时,葛雷用手托着脑袋,一动不动地望着未婚妻:狄莉虽然只比他小四岁,但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更年轻。她皮肤白皙,身材匀称,有着一双黑色的大眼睛和一头褐色的长发。

狄莉注意到葛雷一直盯着她,她问:“亲爱的,你在看什么?”

“我在欣赏上天的杰作。”葛雷说,“亲爱的,你真是太迷人了。”

“噢,葛雷,谢谢你的夸奖。”狄莉摇着头笑了一下,“但请不要选在我刚从厨房出来的时候。我相信我现在身上能迷人的只有油烟和洋葱味。”

“就算是这样,我也喜欢。”

“行了,别油嘴滑舌了。葛雷,尝尝我做的菜。”

葛雷夹了一块炸牛排放到嘴里,说:“一流水平。”

“谢谢。”狄莉举起酒杯,“干一杯,葛雷,为了我们的新居。”

“为了我们的新居。”葛雷微笑着举起玻璃酒杯,和狄莉碰了碰,然后一饮而尽。

进餐十分钟后,狄莉望着葛雷,说:“亲爱的,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为什么我们认识了大半年,今天你才告诉我,原来你有这样一幢豪华的大房子?”

“因为我想给你一个惊喜。”葛雷扬了扬眉说。

“可是,你以前住的那个小公寓呢?你总不会为了给我个惊喜,而专门花钱租另一间单身公寓,而把这么好的一套房子空着吧?这个代价也太大了。”

“狄莉,你瞧,这套房子虽然好,但它却是一幢建在郊区的别墅。离我工作的地点太远了。我住在这里会很不方便。”葛雷说,“而且,我一个人的时候也用不着住这么大一幢房子。”

狄莉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儿,她又微微皱了皱眉说:“葛雷,我能看得出来,这幢房子一定值不少钱。嗯,我有些不明白……你怎么会有一套这么大的房子?”

葛雷耸了耸肩:“很明显,以我这样一个普通公务员的收入,根本不可能买得起这样一幢大房子——这套房子是我们家祖传下来的。在我二十七岁那一年,父亲病亡后,我便成了这幢房子的主人。但我几乎没怎么在这里住过。”

“哦……”狄莉显出很有兴趣的样子,“那这套房子应该很有些历史了,对吗?”

葛雷喝了一口葡萄酒,点头道:“应该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据我父亲说,是民国时期,一位著名的法国建筑师设计建造的。”

“难怪,”狄莉抬头望着天花板华美的浮雕说,“我是觉得这幢房子的建筑风格有些与众不同,像是出自大师手笔。”

“你对建筑这么有研究?”

“亲爱的,你好像忘了我是学什么的了。”狄莉望着葛雷说。

“哦,对了。”葛雷拍了拍脑门,“你是搞园林设计的,对建筑应该也有些研究。”

狄莉摇了摇头:“谈不上研究,只是略知一二。”

吃了几口菜,狄莉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你刚才说,你几乎没怎么住这幢房子,那卡兹由谁来喂养呢?”

“我一直把卡兹放在隔壁邻居家里。那家女主人非常喜欢狗,再加上她丈夫死后,她一个人在家非常寂寞,也希望能有条懂事的狗跟自己作伴——昨天我把卡兹从她家接回来的时候,她还显得有些依依不舍呢。”

“换成是我也会的。”狄莉说,“卡兹是条可爱、通人性的狗。”

葛雷点了点头,他在两个酒杯里又倒满了酒。

喝完第五杯酒时,狄莉的声音变得不那么流畅了,两眼也开始迷朦起来,她带着醉意说:“葛雷,你知道吗?我一个人从外地来到这个城市,人生地不熟,甚至连工作也还没找到……但是,我遇到了你。你为我做了很多事,还为我提供了这么好的住所……我,真的很感激你……”

“噢,亲爱的,你喝醉了。”葛雷离开自己的座位,走到狄莉跟前,双手扶住她,“你跟我还说什么感谢的话?”

“不,葛雷。我真是这么想的,我能遇到你,是上天安排的奇迹……”

“好了,好了。”葛雷把她扶了起来,“我带你到楼上的卧室休息吧。”

“好的。”狄莉说,“但是不用扶着我,我想我还没醉到那种程度,你牵着我的手就好了,葛雷。”

他顺从地点了点头,然后牵着未婚妻的手走上二楼的一间主卧室。

推开门,狄莉径直走向那温暖、柔软的大床。躺在床上,不出五分钟就进入了梦乡。

葛雷为她盖上被子,轻轻说了句:“做个好梦。”然后离开这个房间。

这一夜,狄莉睡得很香。

第一天晚上,就这样安静地渡过了。

早晨起床的时候,狄莉发现葛雷已经没在身边了。

她抬起头,看了看正对着床的大挂钟,八点五十分。狄莉耸了耸肩——很明显,自己起来得太晚,葛雷已经去上班了。

她穿好衣服,洗漱完毕,从二楼卧室走了下来。今天是个好天气,秋阳的光辉通过窗户投影到客厅的地板上。

狄莉走向饭厅,盘算着为自己做点什么吃的。

推开饭厅的玻璃滑门,狄莉愣了一下——在餐桌上,摆着一杯热牛奶、一盘煎熏肉和一碗鸡蛋羹。

狄莉笑了笑。葛雷真是太体贴了——上班之前居然还为自己做了如此丰盛的早餐。

她坐了下来,开始品尝葛雷的手艺。

当第一片煎熏肉放到嘴里时,狄莉惊讶地扬了扬眉——味道真是太鲜美了!

她不禁感到有些奇怪,葛雷以前并不是没做过菜,但狄莉总是嘲笑他“做出来的食物能杀死一匹马。”——为什么今天他做的早餐竟然如此可口?

狄莉又尝了一勺鸡蛋羹,她再次惊叹——这碗鸡蛋羹的味道甚至比煎熏肉还要好!

难道,葛雷为了能让自己吃到美味可口的早餐,竟然偷偷练习了厨艺?想到这里,一阵暖流通过狄莉的身体。

她又往嘴里放了一片熏肉。嚼着嚼着,狄莉开始注意一个问题——这是什么动物的肉做成的熏肉,竟如此美味?

她开始歪着头细细品味。猪肉?不像,猪肉的口感没有这么细腻;牛肉?似乎也不是,自己对牛肉的味道再熟悉不过了。那么是……

想着想着,狄莉突然发现——为什么起床这么久,都没有见到那条苏格兰犬卡兹呢?

她有些疑惑地站起来,打开餐厅的窗户向门口的花园看去,并没有发现卡兹的身影。

狄莉皱起眉头,她离开餐厅,向二楼卫生间走去,脚步不自觉地加快。

打开卫生间的门,狄莉松了一口气——卡兹正躺在自己温暖的狗窝里,一动不动地趴着睡觉。狄莉开门的声音将卡兹从睡梦中惊醒,它抬起头,望向狄莉。

狄莉赶紧将门关上。

转过身,狄莉敲了自己脑袋一下——大清早的,胡思乱想些什么!

她回到饭厅,将剩下的早餐吃完,并收拾了餐具,然后走到一楼的客厅,坐在沙发上。

思索了五分钟,狄莉准备先把找工作的事放到一边。今天上午应该先去超市买一些新鲜的食品和家庭用品回来。

于是,她迅速地换上外出鞋,离开家。出门之前,她检查了自己的皮包——房门钥匙在里面。

走在这片别墅区开阔的道路上,狄莉观察着周围优美的环境。这个片区绿化得相当好,公共设施应有尽有,而且远离城市的喧哗,十分清净——实在是最理想的居住地点。

但不知为什么,狄莉的心情却始终有些阴沉——这个地方看起来完美无缺,但她却总觉得似乎少了点什么。她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

走了大约十分钟,狄莉慢慢停下脚步,她有些明白问题出来什么地方了。

从她走出门直到现在,这条路上就只有她一个人,再没见到其他任何一个过路人!而且,这一排别墅区的房子全是紧闭着大门,似乎根本没有人居住。狄莉终于弄懂了这个地方缺少的是什么——生气。

相关阅读

言情后花园©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