吠犬(上)(3)

2020-01-06 11:11:02

悬疑

“我已经吃掉了,葛雷!而且我把餐具也收拾了。你怎么可能还找得到?”狄莉大叫起来,“真该死,早知道我就应该留下一、两片熏肉,这样你就不会认为我是在说梦话了!”

“好了,好了,亲爱的,我相信你说的一切。不过既然你吃了那些东西也没出什么事,那就别再多想了吧。”葛雷安慰道,“让我们忘了这些事,好吗?”

狄莉再次把目光移到未婚夫身上,她问道:“葛雷,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听到这句话,葛雷的身子微微抖动了一下,他眨眨眼睛,吞咽下他的不自在。

“别说傻话了,亲爱的,我有什么可瞒你的?”他语气有些生硬地说。

狄莉继续盯着葛雷:“可你的眼睛告诉我,你不是这么想的。”

经过短暂的沉默,葛雷犹豫着说:“有一件事,嗯……其实,我本来就要跟你讲的,只是……”

他在语无伦次中停了下来,紧皱着眉,似乎很不愿意提起这件事。

“是怎么回事?葛雷,告诉我。”狄莉催促他。

葛雷望着狄莉,一脸严肃地说:“在二楼最右侧,有一个上着锁的储藏室,那个房间,你千万不要进去。”

“什么意思?葛雷。”狄莉用疑惑的眼神望着他。

葛雷突然转过身,一把抓住狄莉的肩膀,说:“别问那么多,反正你答应我,绝对不能进那个房间!”

“你不是说上着锁吗?我怎么进得去?我又没有钥匙。”

听到这句话,葛雷似乎稍微安了点儿心,他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确实,你本来也进不去……”

“等等,葛雷,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那个房间里藏着什么秘密吗?和今天早饭这件事有什么关系?”

“我不知道有没有关系,我只知道,那个房间是绝对不能进去的。”

“那个房间里有什么,葛雷?”

葛雷的身体再次颤抖了一下,神色惊恐地说:“别问了!我不知道,我也没进去过!”

“那你总该告诉我——为什么这个房间绝对不能进去吧?”狄莉不死心地问。

“这个我也不知道!”葛雷越发显得害怕起来,“这是我从小住这所房子时,我父亲就反复交代的——他也没告诉我原因!”

狄莉望着未婚夫,感觉他此时就像是一个受到了惊吓的小男孩,她本来还想再问什么,但张了张口,什么也没说出来。

“好了,狄莉,做午饭吧。我下午还要上班呢。”葛雷从沙发上站起来,显然是不想再谈论这个问题了。

狄莉在沙发上发了几分钟呆,然后满脸无奈地走进厨房,开始做饭。

今天的午餐,他们在沉默中渡过。

吃晚饭时,气氛仍然沉闷而尴尬。葛雷终于忍不住了,他问坐在对面的狄莉:“亲爱的,你在怪我吗?”

狄莉缓缓抬起头,说:“我为什么要怪你?”

“也许,你觉得我应该一开始就跟你讲关于那个神秘的储藏室的事。可是,你知道,我没有机会。第一天晚上你喝醉了……”

狄莉摆了摆手,示意葛雷停止。

“葛雷,你误会了。我不是在怪你没有跟我说这件事。我只是在想,这所房子,会不会……”

她停了下来,眉头紧蹙。

“你想说什么,狄莉。”

她摇着头说:“我并不是想自己吓自己,可是,我觉得在这所房子里,也许有一些我们不了解的、无法解释的事情。”

葛雷的脸色变得难堪起来:“狄莉,这些话是不能随便说出口的,这样会让我们的生活蒙上阴影!”

“我想我的生活已经蒙上阴影了。”狄莉望着葛雷说。

沉默了一刻,葛雷说:“这样吧,明天早上我迟点儿去上班,我们看看这种怪事会不会再次发生。”

狄莉想了想,无奈地说:“好吧。”

“那今天晚上,我们就别想这些了,开心点好吗?亲爱的。”

狄莉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点了点头。

吃完晚饭,葛雷来到二楼卫生间——卡兹的狗屋前。他从橱柜中取出一包狗食,倒了一小半到卡兹的盘子中,又在旁边卡兹喝水的碗中倒上半碗牛奶。卡兹立刻迫不及待地吃起来。

狄莉这时也走上楼来,她看到卡兹津津有味地进着餐,再看了看葛雷手中拿着的狗食包装袋,问道:“它一直吃这种高价的狗食吗?”

葛雷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没办法,卡兹太挑食了。我也曾试着喂它猪肝泡饭之类的东西,可这家伙根本不吃——它只认着吃这种进口的狗食。”

狄莉咂了咂嘴:“这可够费钱的。”

“谁叫卡兹是条名种狗呢。”葛雷带着几分骄傲地说,“反正我从一开始就把惯坏了它,现在也改不过来了。”

狄莉笑了笑,她看着卡兹吃东西的乖巧模样,说:“葛雷,以后我能来喂卡兹吃饭吗?”

“当然可以,”葛雷说,“它会非常乐意的。”

喂完狗,他们坐到客厅的电视机前,葛雷有意选择一些轻松、愉快的综艺节目来看,卡兹就懒懒地趴在他们脚边打瞌睡。

看电视的过程中,葛雷时不时发出爽朗的大笑,狄莉似乎也受到了感染,她感觉心情放松了很多,先前恐惧不安的气氛渐渐被融化了。

十点钟,葛雷打了个哈欠,对狄莉说:“亲爱的,睡了吧。”

“嗯。”狄莉点点头,“我也有些疲倦了。”

葛雷拍了拍卡兹,说:“嘿,老伙计。该睡觉了,回你的狗屋去吧。”

相关阅读

言情后花园©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