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在妥协的人生

2019-12-14 16:45:50

世情

我叫小君,名字是姑婆起的,姑婆曾经是村子里唯一的教师,后来村小学扩建她也当了一段时间的校长,所以姑婆在村子很有威望。

我是家里唯一的女儿,有一段时间父母带着哥哥“跑结扎”,我就寄住在姑婆哪里。后来父母如愿以偿的凑足一对儿子。

自我懂事开始,父母就很忙碌,每日起床背着锄头出门,到了晚上再回来,那个时候一年四季总有下不完的地。

我是家里唯一的女孩就肩负起了家务,从洗衣做饭拖地,到赶鸭放鹅喂猪,农忙的时候还需要跟着父母下地插秧割稻谷。

当时也没有想过为何非要我干活,而哥哥弟弟不用,因为村里的女孩都这样,所以就觉得理所当然的认为我也要这样。

只是羡慕男孩子可以没完没了的疯玩。每天在上学课间跟同学跳皮筋,是我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候。

五年级时,家里又种了一些柑树,父母两人忙不过来,就要我辍学。那是我第一次委屈到想哭,我不想连跳皮筋都没得跳。

但我又不敢拒绝,因为村里像我这么大没有读书的女孩有不少,按照我妈的说法,她读了一年级就没有读,我读了五年已经很不错了。

后来没有辍学,是因为姑婆不同意,她说:“忙不过来就别种那么多,孩子这个年纪正是学知识的时候,辍学了以后还能有什么出息?”

我对出息懵懵懂懂,不想辍学也不是我有多喜欢读书,只是想着每天能跳皮筋就很开心。

我想我的父母应该知道什么叫做出息的,但他们只要儿子出息就好,我一个丫头片子出不出息又有什么关系?反正最后也是别人家的。

所以最终我还是无法摆脱辍学的命运。

初三的时候,辍学打工已经成为了年轻人的第一选择,因为他们逢年过节总能带回不少钱,然后就带动更多的年轻人出去。

老师在课堂上说:“为中华之崛起离你们太远,知识改变命运才是切身需求,作为农家子弟,这是唯一的出路,所以努力读书吧。”

我不想一辈子都面对“鸡鸭鹅”所以我很努力,面对姑婆的时候我很自信的说出自己的成绩。没有辜负她当年为我说过的话。

但是在面对母亲的时候我提不起勇气说:我想继续读书。

我妈说:“小君啊,要不你也去打工吧,给自己赚点嫁妆。”

姑婆没有再为我说关于出息的话。慈祥的老太太已经永远的离开了我。

“我想读到毕业。”这是我唯一的诉求,但也是一种奢望。

“读什么读?早点出去早点赚钱。”

最后还是因为村里打工回来的大姐姐说有初中毕业证比较好找工作,才得以拿到毕业证,同时还有一张市四中的录取通知书。

十六岁我成为了打工大军中的一员,第一次离开家乡和亲人,跟着有打工经验的大姐姐前往一个陌生的城市。公交车上短暂的见识都市的繁华,就进了厂区一呆就是三年。

每一天就像我以前驱赶的鸭子一样,开工的时候一群人涌入车间,下工时一群人又涌向食堂,吃完饭又涌向宿舍,周而复始。

过年的时候对我妈说:“我想回家。”

我妈说:“隔壁的晓华过年工资三倍......”

一年365天,全年无休把自己活成了机械零件。

虽然身处繁华都市,为这座城市创造着财富价值,但这跟我真的有关系吗?就算发下来的工资也与我没有关系,妈妈说帮我存着,以后给我当嫁妆,最终也没有成为我的嫁妆。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在派发传单,把传单塞我手里时说了一句:“学一门技术吧,摆脱麻木的生活。”

我看着宣传单,想起了老师说过的关于改变命运的话,如果当时我去四中就读,这个时候应该参加高考了吧?我能考上大学吗?有了大学学历我的人生又会怎么样呢?那应该是另外一个不同的世界吧。

看到我对培训有兴趣,他热情的对我说:“要报名吗?我们现在有打折。”

我很想报名,但是我没有时间,我的时间从来不属于我,从来都不。

我对他笑了笑,然后走了。我这个笑容一定很难看,后来他对我说,那个笑容看得他心都酸了。

第二次见面来的很快,他说他叫小泽,想请我看电影,能感觉到他很紧张,好像怕我拒绝。我会拒绝吗?拒绝是我这辈子最欠缺的,就是因为从来都不懂得拒绝我的人生才会活得如此灰暗。

而且我也不想拒绝,这是第一次有男孩子邀请我看电影,为了对得起我汹涌澎湃的心脏我也不会选择拒绝。

也许是从来没有看过电影的缘故,只知道这是一个关于艾滋病的故事,其他的我就看不懂了。后来他有向我讲解,这是一个爱情故事。那我就更糊涂了,因为爱情我更陌生。

爱情这个词第一次出现在我的生命中,然后在我内心深处开花结果。

当他说爱我的时候,我忍不住嚎啕大哭,这是我的世界首次出现色彩,我知道我应该开心,但就是控制不住眼泪。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喜欢我,我好奇,但是不敢去问,要是我问了,他答不上来怎么办?会不会觉得我在为难他?我只想答应,然后紧紧的拥抱他给我的那缕阳光。他点亮了我的人生。

后来小泽让我自考中专,而他是做培训工作的,自然而然的也就成为了我的老师。为了能够让我有时间学习,他帮我找了一份新工作,在一家大超市当收银员,每天工作八小时,每周还有两天休息。

也不知道是他教得好,还是我本来就不笨,一年后我就被同城的一所中专录取。当时我无比庆幸坚持读完了初中,正是有了初中毕业证书,才有考中专的资格。

初中毕业给了我最后一条退路。

两年后我拿到了非脱产证书,正式有了中专文凭。凭借这张毕业证书,以及小泽的关系,成为了写字楼中的一员,这就是我一直渴望着的另外一个世界。

“小君啊,好多年没有回家了,今年回家过年吧。”

转眼间我来到这个城市已经七年了,与他交往了四年。这四年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四年,我如同一个妻子一样经受他全方面的呵护。如果不是每个月一张张汇款单提醒着我,可能已经忘记在南方某个小村子里有一个我名义上的家。

四年前我想回去,他们不让我回去,现在我不想回去了,他们又让我回去。

最终我还是回去了,不懂得拒绝向来就是我性格中的缺失。

回到老家面对的却是残酷的热情。

大哥今年二十七想结婚,礼金的钱有父母的积蓄以及我这些年寄回来的工资也足够。但是成家除了礼金还需要一个家,买宅基地和盖房子还需要好大一笔钱。家里拿不出来就把注意出在我头上。

村里有一个叫大邱的男子,自小父母双亡,打小就靠捡破烂为生,我还记得小时候觉得他可怜给过他不要的书本卖钱。村里流行外出打工时他是第一批出去的人,后来返乡承包了村里的鱼塘。

我还在读初中的时候,就听说他养殖生意做得很好,赚了不少钱。媒婆知道他有钱没老婆,我家缺钱有女儿,两面一说就合拍。

而我就毫无选择的成为那一头准备出圈的猪仔。

“小君啊,他没有爸妈,你去了就是当家做主的。”

“妹妹,大邱那么有钱,你不就是富太太的命吗?”

“小君你不知道,之前我帮小邱保过几趟媒他都没有答应,这次一说是你,他就答应了,可见他对你情深着呢。”

每一句话都像在榨干我身周的空气,让我感受到窒息和绝望。我唯一的一个念头就是跑,跑的远远的,跑到小泽的身边他会保护我。

村口有一棵大榕树,下面开有一家小店,村里的懒汉会在这里打牌赌钱。小店的老板也会做一些转接乘客的工作,村里有人要乘车,老板会打电话向镇里报备,第二天会有面包车过来接,每个乘客老板收十块钱佣金。

“你刚回来就要走?”小店老板问。

“嗯。”

“这都要过年了。”

“单位打电话过来说有急事要处理。”

“行,明早七点半。”

我没有等到第二天的七点半,当天晚上就被堵在家里。

“你是几个意思,几个意思?大过年的还想着往外跑?赚那几个钱很重要吗?”

“好不容易家里能团圆,还走什么走啊?”

“妹妹不会想着逃婚吧?”

这些人是我的骨肉血亲,也是一个个恶毒的魔鬼。我恨自己怎么那么傻,为何不走远一点去乘车呢?

他们怕我再逃跑,让小弟看着我。

我说:“你去帮我把大邱找来。”

小弟:“你找他做什么?”

我想着只要他不想娶我了,他们还需要钱就会放我出去打工,这样我就能跑了。

这是一个陌生的男人,跟他小时候不一样,其实他小时候是什么模样我也忘了,只记得他一直脏兮兮的。

“你能不能不娶我?”

“礼金已经给了。”

“我在外头有男人。”

“......”

“我心里只有他,你还娶吗?”

“娶。”

“我的身子已经被他睡了。”

他惊愕的看着我,过了许久才说:“都过去了。”

“我还会去找他的。”我用自己的下贱威胁着那个男人。

“我打断你的腿。”他毕竟还是男人。

“你现在就打断啊。”只要能够回到小泽身边,断腿也没有关系。

“你没有机会,我会把你锁起来。”

“那我心里想着他,稀罕他。”

“别激我,得不到你的心,得到你的人也好。”

“我不会陪你睡的。”

“由不得你。”

过完年父母开始操办我的婚礼,没有酒席没有仪式,由大哥把我捆着送到他家里。我哭我闹就是没有自杀的勇气。

他想睡我,我不给,他粗暴的占有我,就像一个强奸犯,毫无一丝吝惜,我拼命的抵抗,想要为小泽守住身子。但面对一个常年劳作的男人来说,是如此的无力。

当他在我身上耸动,我的世界再次失去色彩。这个男人不在乎我跟别的男人睡过,而小泽也能如此吗?就算他能够体谅我,我也不能玷污小泽。

我不知道那段时间是怎么过来的,整天浑浑噩噩,整天都是枯坐,我想着回去找小泽,又怕他嫌弃我,我想一死了之又舍不得小泽。

后来我肚子渐渐大了起来。

我怀孕了他没有一点的欢喜,冷漠的说:“你怎么知道孩子一定是我的?”

我不知道孩子是谁的,回家过年前我跟小泽睡过,也许是小泽的。

一想到我有可能怀的是小泽的骨血,我又充满了希望,开始安心养胎。

他对我冷漠,但有时候会给我买一些营养补品。我不明白,他正在照顾的可能是别人的孩子吗?

更加想不通的是,在女儿出生的时候,他突然变了一个人,一改冷漠的态度,像抱一个金疙瘩一样把女儿的抱在怀里,整个人高兴得又蹦又跳,我惊愕他为何有这样的表现。

他说:“我不那样说,你会把孩子生下来吗?”

我确实有过报复的心理,但他就没有想过孩子可能不是他的吗?

我问:“也许不是你的孩子呢?”

他说:“总归是你的孩子吧?”

相关阅读

言情后花园©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