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3失窃案

2019-12-18 13:36:58

悬疑

“至于304,我也不喜欢这个人……”女房东接着说,“问题是,他爹上年纪了,在我这里又住了挺长时间的……他搬过来和他爹住,才有三个月,听老人家说他失业了。但我看他这两个月也没找个正经的工作做,啧啧啧啧,你说怎么办?现在的年轻人啊,一有事儿了就找父母。”

一共来了两位警察,背着专业的检查工具。他们查得很仔细。从门口开始,一直到里面所有被翻动过的地方。这是一个老式住宅小区的公寓楼,门用的自然也不是什么现代的电子锁之类的。锁芯坏了,小溪今晚回来一推门就发现了。

原来自己的邻居里有这么一个品行不良的!不行不行,一定要搬家!可是,自己被盗会不会也与304有关呢?

新锁是一把看着比较高级的电子锁,价格有点高,小溪想跟师傅讲讲价。师傅不乐意了,“姑娘,我没跟你叫高价,一看你这架势就知道你遭了贼……你去市场上问一下,就知道我这个价钱公不公道?前些天我也给你的隔壁换了一把,你问他好不好使?”

鸡蛋黄瓜,萝卜白菜,他们的生活一向秉持着朴素的作风。只是那天,出了超市,菜心拉着她去了楼下的周大生。出来的时候,两个人都很高兴。特别是小溪,一条项链代表了愿不愿意付出,她从精神和物质上都很满意。

沈小溪就住在303。她蹲在地上,胃里一阵一阵地绞痛。今天傍晚,她为了省钱加减肥,没有吃晚饭,现在身体开始报复了。其实她是害怕,人在恐惧的时候,往往会由心理引起生理的反应。

4

“呃,这个……你别多想哈!这个跟你的情况不同,说起来都是这个当儿子的不好。因为他爹没有给他钱,他跟他爹吵,他爹烦不得了就把他赶出来,结果他就自己撬开了自家的房门……”

“小沈啊,我很理解你的想法和做法。如果你要搬,我也同意的,押金也退给你!”女房东是个明事理的人,同时她也怕这种事情一旦传扬出去会影响其他租客,所以就很爽快地答应了。

“是啊,你对我可真好!你是准备从我这里拿了以后,去送给别人吧?”

“不,绝对不是!我要怎么解释你才能相信呢?是我自己活该,自做自受。我活该……”

有人敲门,吓了小溪一跳。开门一看,原来是开锁公司的人来了。开锁师傅一看那个被破坏的锁芯,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儿,三下五除二,干净利索地换上了新锁。

“贵吗?”女房东问。

303失窃案

今晚真不凑巧,菜心也联系不上。尽管以前也有过这样的情况,小溪还是觉得很失落。

5

蔡新沉默了一会儿,“因为……因为我想给你留个好印象……我对你开不了口……”

303的房门大开着。警察交代过,不许任何人进去怕破坏作案现场。小溪只得在门口守着。房里开着灯,灯光斜射出来,把房门投射成一大片阴影在过道上。

两人决定先订婚,等到凑够了彩礼钱再结婚。而这条项链,就是菜心给小溪准备的订婚礼物。想到这里小溪在床上更加睡不着了。

“本来我想,隔段时间再慢慢跟你说。其实我也很矛盾,我本意也不想这样……但是那天晚上我们买了项链回来以后,我妈打电话给我……”

小溪一下子愣住了。她在屏幕上打了一个“?”。

“不,不,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觉得,东西留在你这儿你会难受。”

一觉醒来,天色已是大亮。小溪赶忙摸了手边的电话,找到开锁公司。换锁,这是今天的第1件事。然后她又打电话向公司请了假。

警察临走的时候,取了小溪的唾液样本。“这……这是干啥?”她很是不解,语气里还带着一丝愤怒。

“叮~”的一声,菜心秒回:“别去!”

小溪目瞪口呆,怎么回事儿?拿着手机的手也跟着颤抖起来。“你怎么在这儿?你不是在出差了吗?”她稍微顿了一下,那边没有说话。想到菜心刚才说的后半句话,她急了,“为什么?你是不想跟我订婚了吗?你还是觉得我妈太过分了,是吧?”

两个人在电话里纠缠不清……他们还能纠缠得清吗?303失窃案,人心已失窃。

周围十分安静,现在是夜晚11点,大多数人都已经上床就寝。女房东已经昏昏欲睡。她本来已经上了床,这件突如其来的事,把她从床上一下子拉了起来。她就住在楼上。小溪蹲着,女房东站着。莫名地小溪就有了一种高山仰止的胁迫感。

一个上午就这样过去了,她的思想浑浑噩噩,东想西想,最后也没个结果。中午,因为只请了半天的假,她出门准备去上班。经过隔壁门口,她特意停下来看了一下隔壁304的锁。

其实自己又何尝没想到这点呢?屋里其他一切东西都还在,唯独少了这两样值钱的。那些原封不动的纯银首饰和那条铂金项链,乍一看差别并不大。整个屋子也并没有过被彻底翻动的痕迹,显然来偷的人早已知道东西放在哪里。

小溪拨通了语音通话,菜心没有接,他回复“在开会中”。小溪就又一五一十的把陈警官的问话过程跟他讲了一遍。那边沉默了很久,大概开会真的不方便分心,也罢!

“嗯,直接找上门去问不太好,万一打起来我可打不过他……要不我去找他爹吧?”

“金额不算大,警方……”女房东咽住下面的话没有说,那意思……东西不一定追得回来。但小溪没有明白,她眼光扑闪,还在等房东下面会说什么,可惜房东转了话题。“你男朋友呢?”

后来终于在下午4点多的时候收到一条回复,说是那边事情太多,一时回不来。小溪急了,问那什么时候能回来?菜心说大约半个月以后。小溪心里拔凉拔凉的。

第2天她去了,心里并没有存多少希望。警察的问话让她有点费解,为什么警察还盯着她的男朋友问呢?未婚同居,也犯法?都什么年代了!但秉承着要做一个遵纪守法好公民的良好愿望,小溪一五一十地回答着,包括案发前一周他俩之间的争吵。末了,她顺带提了一嘴304的情况。她真的很怀疑!

1米75,小溪回到家的时候又跟304的那个男人碰了个面。真是奇怪,以前住在这里,根本没有留意到隔壁住了什么人。而自从偷窃案发生后,小溪居然两天之中碰到了三次。这一次,她注意到304的男人,好像也是1米75左右的身高,跟菜心差不多。

去厨房冰箱里拿了面包,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清水,小溪在窗边坐了下来,试图理出个头绪。她挨个地将自己身边的熟人想了一遍,觉得都不太可能。她和菜心是这个城市的陌生人,所认识的朋友并不多。而303房是他们刚搬过来的第2个月,几乎没有带过同事来玩。那么这个熟人会是谁呢?

“哦,那他们都问了些什么?”菜心还是很关心的。

“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小溪!离开你以后我才知道,你对我是多么重要!”

小溪不想听房东的絮叨,她垂下眼问了句,“听说304也换过锁?”

一时她又想到,一星期前自己和菜心之间发生的口角……

警察很谨慎地拍照。他们在房间落了灰的窗玻璃上取到了指纹。关了灯,利用一个大手电筒的强光,在屋子里发现了一串脚印。对其中最明显的一个,他们仔细地拍了照。小溪注意到那个脚印很大,很明显是一个男人的脚印。

这时一个男人正好出来,与小溪打了个正面。男人警惕地看了她一眼,面有不悦之色,鼻孔里轻哼了一声。他头发很长,脸颊上胡子拉碴,面色蜡黄,给人一种许久未见阳光的感觉。

她站不起身来,背靠着墙蹲在那里。刚才女房东来时,她只勉强地从嘴角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女房东问要不要先送她去医院,她连忙摆了摆手。“警察半个小时内到,我……要等!”她说得很艰难。

陈警官打了个电话过来,让她第2天早晨去警察局做口录。这种案件,小溪心里并没有存什么侥幸心理觉得警察可以帮助破案。今天下午她已经在同事的讨论里大概了解到:金额太小,警察不会花多少警力侦查,顶多只是立个案。

出乎意料,这次菜心立即就回了她信息:“警察有没有查到什么?”

事情发生一周后,小溪突然发现,自己的同事孟丽娜脖子上带了一条项链,跟自己丢的那条一模一样。

小溪眉头一皱,电话里就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小溪,你会原谅我吗?小溪,求你原谅我了!是我不好,我拿了项链和电脑。”那赫然就是菜心的声音!

小溪为之气结,转念一想,或许菜心是担心自己“寡不敌众”吃亏吧!心下一甜,“好嘛,那就等你回来再去!”

“没有吧!我同事他们都说这种小案子,不值得警察去侦查。今天做口录也只是例行公事。”

一提到男友菜心,小溪心一沉。刚才接连打了十几个电话,一直不通。“我联系不上他,他昨天出差了。”她语音微颤,说完吸了一下鼻子。

最后小溪给他留言:“其实我怀疑,来偷的人是一个身高1米75左右的男人。那天晚上我看到陈警官取样脚印时量的尺寸。我在网上查了一下身高和脚长的比例……”

窗外微弱的月光洒了进来。她摸出手机,百度到警方之所以取报案人的唾液样本,是为了排查熟人作案的可能性。

“那你现在又开得了口?”小溪还是很愤怒。

“就想撇下我,另外找个不要彩礼的姑娘是吧?”小溪接住了菜心的话头,语气里充满了愤怒。

“刚才我在门口又看到304那个男人了,我觉得他心虚……你说我要想个什么招让他坦白?”电话没打通,小溪忿忿不平地发语音给菜心。

她狠狠的瞪了那个男人一眼,重重地关上了自家房门。这男人没工作的,那么闲!

又隔了几分钟,菜心打了一行字给她:“这样做太鲁莽了!”

女房东正想找两句话安慰她,这时警察来了。

话音刚落,就传来了陈警官温和的声音:“小沈,你别急!我想这里有一个人可以告诉你所发生的事情。”

两个人大吵一场,也冷战了几天。直到星期六,两个人同时休息,这场纷争才偃旗息鼓。情绪是安抚下来了,但事情还是没有解决。两个人没有再提这件事,只是借着周末的例行采购去了超市。

接下来几天,小溪的心情渐渐平复了下来。但她还是一见到304的男人就瞪眼。她絮絮叨叨,每天跟菜心汇报着自己的心情实录。那边实在是太忙,只偶尔回她一两句。

出了警察局,她立即将今天警察的问话告诉了菜心。“你安心把你那边的事情做好。现在换了锁,我心里踏实很多了。你不用担心我!”其实内心里她还是希望菜心能早点回来的。

“我想好了,我呆会儿就去……亲爱的菜心,你给我一点勇气吧!”

她拿起刚才没吃完的面包啃了一下,一种不安之感袭上心来。不行,等到菜心回来,还是商量一下准备搬家吧!

小溪想对他笑一下,嘴角咧到一半,却发现对方正瞪着自己。她赶忙收回目光,低下头快速地走了。

她心情很不好。

小溪又怎么能不多想呢?特别是那条项链,她很想拿回来。可惜这幢公寓是旧式小区,并没有安装什么摄像头之类的进行监控,否则情况就简单得多。

回到家,小溪立即就给女房东打了电话,表明了自己想搬家的意愿,同时又打听了304的情况。

好一会儿,小溪想到一件事,“你为什么要把家门锁芯搞坏?”

“不不不,小溪,你是个好姑娘。是我一时想岔了,又对自己没信心。”菜心忙不跌地解释。“我妈一直想我今年之内结婚,而你妈的要求我又达不到,我就想,就想……”他说不下去了。

菜心还是联系不上,小溪只好在微信里给他留了言,“我知道找回来的希望不大,但是我真的希望能找回来!毕竟这条项链对我意义重大。菜心,我现在很后悔那天跟你吵了架,现在大概是报复来了吧!所以以后我们还是不要吵了。爱你!”

没有回话。

1

他们已经交往了三年,这是他们吵得最严重的一次。原因说起来很俗:两个人准备结婚了,小溪的妈妈提出来要10万块钱的彩礼,而菜心拿不出来。如果要菜心问家里要,他做不出来。

屋内其他地方都还是老样子。桌面上还放着一个外置的键盘,那台崭新的才买了几天的笔记本电脑已经不见了。桌面上留着一个位置,空落落的。

她在床上翻来覆去,左思右想。熟人?警察临走的时候,虽然什么话也没说,但是女房东也对她欲言又止地说了一句,“你这个……十之八九是熟人做的。”

“例行公事。”那位姓陈的高个子警察声音平静。

她那时正要把一摞报表送到秘书处去,那根项链就晃到了她的眼前。她微张着嘴,那摞报表纷纷从手里滑落下去,散落在了地上。等到孟丽娜与她擦肩而过,她还愣在原地,好几秒都没有回过神来。

303失窃了!

菜心只回了一个“好”字。

“你丢了什么?”女房东面色凝重,强忍住一个要打哈欠的冲动。

“所以先拿了东西,再来说分手,是吧?好你个蔡新,你倒是一点都不吃亏!”

下班时她去挤公交车,上车门时被人群挤了一把。她悚然一惊,以前听说过这种事儿:偷儿们常常制造这种混乱的局面,以从中趁势顺手牵羊。她连忙护住自己的挎包,同时别转头去看,却见一个身影看着像是……像是隔壁304早上见到的那个男人。

她决定,打个电话给陈警官问问情况。电话很快接通了。“陈警官,我知道,我打了这个电话也没什么用,不过我真的很想你们帮我找回那条项链!”她急切地说道。

“上周刚买的,我还有发票,一共8000多块钱。”小溪特别强调发票两个字,仿佛一有了发票,这笔损失就可以报销似的。

因为门没有上锁,她最开始不敢睡。后来撑不住了,在凌晨2点钟,她终于渐渐合上眼睛,睡着了。

“你妈这是嫁女儿还是卖女儿?”就是这句话伤了小溪的自尊心。

例行公事?警察走后,小溪关上门。因为太晚已经找不到人来换锁,她把桌子推过来抵住了门,又在桌子上放了沉重的行李箱,然后把自己放空在那张柔软的大床上。

话说到这里,小溪就不好再讲价了。师傅走后,小溪又坐回窗前。隔壁也换了一把?她开始思量起这句话来,莫非隔壁也遭了贼?什么时候的事儿?

2

隔了几分钟,菜心还是没有回她。

“一部手提电脑,一根铂金项链。”小溪轻轻地回答,她的胃部不适已经稍稍舒缓了一些。

屋内一角的地面上放着几个礼品袋,这是小溪和菜心周末去采购还没来得及整理的东西。小溪以前用过的几对银耳环、银项链都还在,唯独少了上周才买的那根铂金项链,这也是她目前为止最贵的一条项链。

还有那台电脑,菜心是程序员,那台电脑是他想了好久才决定买的。这对菜心很重要,小溪明白,这就是他的吃饭家伙!尽管公司有他专属的电脑,可是要想接点私活,肯定要用自己的工具和装备。

3

小溪把自己的疑问与担心,发给了菜心。他那边忙,又没有接自己的电话。隔了大概半个小时,那边终于回了一句,“你别多想!”

来到公司,主管塞给她一大堆报表处理,假是请了,但是该做的事儿一样没少。小溪心不在焉地翻看着这堆报表,手机每响一下,她都要拿起来看看。她在等,等菜心的回复。她已经发了很多个信息给菜心,她又跟他说了隔壁的事儿。

“你不觉得说这话很可笑吗?蔡新,我跟你三年……”小溪此刻已经泪流满面,蔡新在那头也嘤嘤嘤地哭了起来。“菜心”原是两人之间的谐音戏语。

专三千
专三千  作家 一个粗糙的人 公众号:专三千奇思妙想主编约稿、转载请私信 微信:zeng6964288我已委托“维权骑士”(rightknights.com)为我的文章进行维权行动

303失窃案

这个杀手冷不冷?

假装不是一个爱情故事

怎样逃离人贩子魔爪

假装是一个爱情故事

相关阅读

言情后花园©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