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

2020-01-01 17:20:33

悬疑

“我们都……有罪,无人……可……逃脱……裁决。”

“为什么不解释?”得知了事情的始末,我无端地有些难受,不由问道。

哪怕他们一无所知,哪怕他们是心怀好意,可这不代表他们没有罪。

“站住!”我当即冲了过去,问道,“你在这里干什么?”

平白被善良捅了一刀,我愤怒无比,可我是警察,拥护正义的警察。

“你是怎么知道,死者是我的妻子的?”

“我的妻子是不是你杀的?”我终于忍不住,问出了这个让我彻夜难眠的问题。

我还是无法相信,眼前这具死相凄惨的尸体,是我的妻子。

“你的女儿,也会被裁决。”

虽然看不见,但我想此刻的我一定是面无血色。我知道了为什么那些人看我的眼神那么奇怪,又不愿告诉我真相,哪怕什么都没做,可他们不愿与妻子的死扯上关系。

当我醒来时,我发现自己被绑在了椅子上,屋内几乎没有陈设,这里就像是个临时地点。

“怎么样,明明是善意的举动,却成了杀你妻子的帮凶,这样的‘善良’你喜欢吗?”男子的眼神中满是恨意,声音也变得格外阴冷,“明知我是杀人凶手,你却对我无可奈何,满意吗?”

1

妻子的死讯很快在小区传开了。不知道怎么,我总觉得邻居们看我的眼神有些奇怪,他们的眼中除了唏嘘和惋惜之外,似乎还藏了些别的东西。甚至就连小区门口的保安,看向我的眼神也有些特别,就好像……他们知道些什么一样。

“不是。”

几周前,网曝一女孩平白无故地踹了一条宠物狗。由于女孩穿的是高跟鞋,而且这一脚力气很大,狗被踢得血流不止。

当我即将走入小区时,我的余光扫到一个身影,很眼熟,虽然穿着不同的衣服,可我看得出,这就是监控录像上的那个人。

“老王,你妻……死者是被狗咬死的。”同事的声音让我清醒了过来,可他说的话却让我难以接受。

男子的语气有些奇怪,说完就要离去,却被我紧紧抓住了手,他回头疑惑地看着我。

“那条狗,被我抓住吃了。”男子接着说道,“可我不满足,有些人就该受到裁决。我很庆幸我精通计算机,很快找到了你妻子的IP地址,这些拿着键盘审判他人的人或许永远想不到,有一天会被人顺着网络找过来,受到裁决。”

同事被我的样子吓到了,但却没有生气,他迟疑了一会,说道:“是的,虽然我们也不敢相信……那些狗我们找到了,都是些流浪狗,不知道为什么,它们看起来……似乎都很饿。”

我没有在意他的后半截话,当我听到是他故意放出那些饿狗时,脑子就仿佛受到了重击,大喊道:“畜生!你这是杀人!”

在尸体面前坐了不知道多久,我心中有了想法。我会去自首,可在那之前,我想我得我得去拜访一下我的邻居和小区保安,那些杀我妻子的帮凶。

3

我迫切地希望知道真相,于是某一天,我跟着他向屋内走去,而就当我逼近房门之时,我的眼前突然一黑,眼前最后闪现的是男子那张面无表情的脸。

“这就是你妻子曾对我女朋友施加的‘正义’。”

可当我试着询问他们时,他们却说什么都不知道。可我看得出,他们似乎没有说真话,然而妻子的死应该与这些人无关,小区的监控显示,妻子死亡时他们还待在小区内。

大家都劝我节哀,可我却难以接受这个结果。虽然想不通,但我的妻子绝不会平白无故地来到这种地方,一定是有人将她骗了出来,并利用饥饿的野狗将她咬死,这是有一场谋杀!

我气得浑身发抖,我只想要真相。

裁决

一切,不过是我的妄想罢了。同事的眼神告诉了我他们的想法,那家伙很快被释放。临走时还刻意扫了我几眼,仿佛在说:“你能拿我怎样?”

“很遗憾,这就是一场意外。你最近有些消沉,可生活总还要继续的。别忘了,你还有个女儿。”

网上很快对女孩展开了声讨,说她虐待动物,没有人性。有人对她进行人肉,甚至真的找上了女孩,对其诅咒谩骂。而女子迫于压力,不得不在网上发表了道歉声明。

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直觉,还是一种自我蒙蔽。

“解释?当上万人都在辱骂你,你的解释比纸还要苍白,甚至有人说出‘即便被咬死也不该去踢狗’的可笑言论,那个人……”男子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一字一句仿佛刺在了我的心上,“没错,就是你那善良的妻子。”

“我只是想保障我的人身安全罢了,”男子随意地笑了笑。那样子让我觉得有些熟悉,有些无所顾忌的罪犯就是这个模样。

“被狗咬死?”我的情绪被瞬间点燃,怒吼道,“她一个那么爱小动物的人,居然被狗咬死了?”

世界瞬间变得安静,不再有人控诉妻子的罪状,也没有人为妻子辩驳,只有我呆呆地坐在原地,看着鲜血不停从尸体身上地流出。

可妻子的通话记录去让我大失所望,她的最后一次通话对象,是我。我还记得她让我早点回来,家中的饭菜快准备好了。可我回来了,她却不在了。难道这真的只是一场意外?

我失魂落魄地往家里走去。没错,我还有个女儿,如今妻子不在了,我必须照顾好她。

于是我向警局请了假,同事们似乎也早就希望我能好好休息一下,让我多陪陪孩子,调节一下心情。

“那地方平时可没人,”男子摇了摇头,道,“硬要说的话,是‘我们’杀了她。”

“那个女孩,是我的女朋友。”男子语气平静,仿佛在说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就在前几天,她受不了网上的谩骂,自杀了。”

滚烫的献血溅在我身上,我的暴虐被释放,愤怒的魔鬼在咆哮。

今天,本该是粉色的结婚纪念日,可却变成了她猩红的忌日。

良久,男子平静了下来,问道:“你知道几周前女孩踢狗的新闻吗?”

可我没想到的是今天接到了报案,更没想到的是死者居然就是我的妻子,我那善良温柔的妻子。分明前几天她还高兴地跟我说再次成功为小动物伸张了正义啊!

“这个人我们注意到了,也调查过,他是个外地人,和你的妻子没有任何接触,没有杀人动机。”队长看了录像一眼,说道,“他出现在两个地点,应该只是巧合。当前仍然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说明,你的妻子死于谋杀。”

这件事不算什么大事,但热度确实挺高,可和我妻子的死有什么联系?

大家知道我沉浸在丧妻之痛中,也便由着我去了。

看起来男子的确是个外地人,我几乎没有发现他和别人有交集,而越是这样,他就越是可疑,他在小区门口徘徊,绝对不是巧合。

男子的话如同火上浇油,我再也忍不住,拿起了桌子上的水果刀冲了过去,接连几刀,狠狠刺向了男子。

他面色肃穆地看向小区内,摇了摇头,转身就要离去。

我不知道我此刻是什么心情,分明已经偷偷挣脱了绑住自己的绳子,浑身却仿佛被莫名的力量死死压住,难以动弹。这个男子眼底的悲痛,和我得知妻子死去时的样子如出一辙。

想起妻子的死,我再次怒火中烧,问道:“你究竟对她做了什么?”

我愣住了。

“我甚至没和她见过面。”男子说道,“我只是拜托你善良的邻居,告诉他们那天是你们的结婚纪念日,但你不善表达,希望他们能尽量不着痕迹地把你妻子骗到我关狗的地方罢了。当然,他们以为是你准备惊喜的地方,都不遗余力地帮助我犯罪呢。对了,你们小区保安演技很不错嘛。”

“是她引导了一场上万人参与的谋杀。”

“还有,”同事看着我的眼睛,迟疑了片刻,缓缓说道,“请你节哀。”

男子的上半句话让我一愣,难道真的是我错了?可他的下一句话却让我怒火中烧。

看着一大桌准备好的晚餐,我狂乱地抓了一把头发,心乱如麻。虽然没有证据,可直觉告诉我,妻子的死绝不会那么简单,我一定要抓住凶手!

我突然想起了妻子不久前说的又成功为小动物伸张了正义,不由浑身发冷。

那些人最喜欢说的话就是,反正我已经一无所有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那是个年纪不大的男子,看上去有些病殃殃的,他淡漠地看了我一眼,答道:“听说你的妻子死了,我来为她祈福。”

“你的妻子可是个善良的人,听说善良的人,死后会前往天国的吧?”

“善良?”听了我的话,那个看上去对一切都很无所谓的的男子瞬间情绪失控,突然怒吼道,“可笑的善良!”

他们需要受到裁决。

4

我兴冲冲地把消息告诉大家,可大家的反应让我有些失望。

2

“他们自己也想不到,明明是想帮忙促成一个美好的结婚纪念日,结果却变成了忌日吧。”

可我并没有这个打算,接下来的几天,我开始跟踪那个男子,找到了他的住处。

我本只是想借此麻痹自己,可没想到居然真的有所发现。我发现有个男子接连出现在我家小区附近和案发地点,甚至在妻子死亡当天,这家伙也混在围观的人群当中!

“你跟踪我?”那男子此刻正坐在对面,饶有兴趣地看着我,“一位正义的人民警察,跟踪我这样的无辜市民干什么?”

我又连续刺了好几刀才冷静下来,看着浑身是血的男子,又看了看手上的凶器,一时间手足无措。

我本该带着精心准备的礼物回到家,在妻子惊喜而幸福的目光中与她共进晚餐,我还会打开那瓶我珍藏许久的红酒,因为今天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

接下来的几天,我再度调出了小区和案发地点附近的监控录像,一遍又一遍地看着。

“那条狗想去咬一个小孩子,我女朋友只是想保护那孩子,才不得不把狗踢开。事后,狗主人道歉,孩子父母道谢,可网上那些自诩正义的人们,却不依不饶。哪怕她道歉了,还是有人咬着不放,这倒像是真正的狗。”

“你知道吗?杀人最可怕的刀,是自诩正义。”男子突然笑了起来,“你妻子也是这样死的,死在别人的好心上。”

我把这可疑的家伙带到了警局,可没想到他在审讯室内完全否认了之前说的话,并声称自己只是去我所在的小区寻找住处。

“你想干什么?”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怒不可遏地挣扎道,“你这是袭警,你知不知道!”

“我只是在适当的时候打开了笼子罢了,说不定你可以给那些狗判刑。其实它们也只是太饿了而已,能减刑吗?”

“她明明那么善良,你们也没有任何交集,为什么……”我终于得知了真相,却仿佛一下子失去了力气。

男子似乎是故意求死,被刺后竟然露出笑容,艰难地说出了最后一句话。

他的语气格外生硬,咬重了“正义”这个词,我突然想起那天他也是这样说我的妻子“善良”的。这不像是褒奖,倒像是一种讽刺。

回到家中已是深夜,女儿已经熟睡了。我无法想象当明天女儿问我妈妈去哪里了时,我该如何回答。她才五岁啊,从此就没有妈妈了,以后她该怎么和别的孩子相处?

经过一番调查,大家都认为这起事件是一场意外。虽然好奇为何我的妻子会来到这个偏僻的地方,可之前街道上的监控录像可以证明,她是自己走到这个地方来的。换句话说,这不是蓄意谋杀。况且我也不得不承认,妻子的人缘很好,虽然有时候刻板了一些,可邻居提到她都要称赞一声善良,很难想象谁会对付她。

欲画难
欲画难  VIP会员

裁决

相关阅读

言情后花园©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