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老头的三十年

2019-12-17 14:49:22

世情

逢这个特别的事都出在我们那个村。住在街道尽头的老槐树下的张家老头子,就因为核桃,硬生生要逼自己身怀六甲的女儿,跟姑爷离婚啊。就算老婆哭哭啼啼给姑爷求饶,张老头也听不进去。您要问“这什么核桃啊,搞得人家差点妻离子散?”,别急,喝口茶,我慢慢给您讲。

提起这档子事,得从三十多年前说起。在张老头孩还被人叫做小张的时候,考上了省外的大学。那年间,村里能出一个大学生可不得了的事情。再者,小张自幼丧父丧母,与帮别人做零活维持生计的奶奶相依为命。后来奶奶过世了,全靠亲戚们拉扯大,哪会有啥存款。街坊邻居自愿凑钱杀鸡宰牛庆祝了几天,还凑够了路费。

最后小张揣着邻里凑的钱,高高兴兴地坐着拖拉机去省会的火车站啦。

可这天有不测风云,小张随身带的这够大半年学费和生活费,全给贼偷了。哇,这可不是件小事情。小张倒是去当地报了案,眼看都快开学了,再不去报道就没得学上了哇。可是这路费怎么办啊?小张这下没辙了。

别说路费了,他身上就连吃一顿饭的钱都没了。站在街头的风中,眼巴巴地瞅着身旁的飘来饭香的小菜馆。

小菜馆老板有一个姑娘,名字叫蔡大梅,小学还没毕业就随爹妈出来做生意。已经快三十多岁了,但人家都嫌弃她那张长满麻子的大饼脸,所以至今都没有说媒的人来过。

好不容易有个人上前说媒,可惜男方是个瘸子,还酗酒。两口子想着姑娘都快三十岁了,也只能将就一下了。不过这大梅生性刚烈,死活也不肯嫁,抓起剪刀就往脖子戳。这一闹,方圆十几里都晓得大梅是个泼妇,哪家还愿意让自己的宝贝儿子娶?

“没人敢娶?老娘还不愿意嫁呢!”大梅双手叉腰,挺着胸膛,别人在她面前都矮了几分。

那年代的人的想法还停留在人到岁数就得成家立业上,若是那家出一个到了结婚年纪却找不到媳妇、找不到老公的人,必定会成为旁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单单姑娘的婚事就让老两口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大梅发现阿妈每次听到这事,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流。大梅于心不忍,骗他们说年初到庙里求了签,这缘分差不多就到了,现在急不得。

时间一晃,就过去三年啦。

蹲在饭馆门口洗碗的大梅见旁边站着一个身体单薄的小伙子,时不时还眼巴巴地瞟一眼端菜的伙计咽口水,心里也就明白了三四分。再看了一眼,嘿,这小伙子跟心里的如意郎君有几分相似。于是用水冲了冲油腻腻的手,上前询问。

小张虽然是个心高气傲的人,但现在都快饿晕过去了,也顾不上面子不面子的,于是老老实实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大梅,希望能讨口饭吃。

大梅听完用鄙夷的目光瞅了一眼快要饿瘫了的小张,一把抓住他的领子给拖了进去。

两口子看着眼前的这个眉清目秀的小伙子,又瞅了一眼站在一旁忸怩不安,用手指梳头发的大梅,心里也就明白了三四分。

不但差伙计宰了打算留着做种的公鸡,还把挂在厨房一直舍不得吃的腊肉也拿下来炒蒜叶啦。

那顿晚饭可是热闹,四个人相谈甚欢。因为两口子着实喜欢这小伙,又留了他几日。不仅给他置办了路上的行李,买好了车票,临走时还塞给他了够半年用的生活费。

小张感激涕零,当即跪下“哐哐——”磕了几个头,表示自愿认两口子做干爹干妈,以后一定尽孝尽忠。

“小张,我有一个女儿给我养老送终就够了。不过……”蔡老头一边将小张从地上拉起,一边笑道,“我们两口子都喜欢你,能成为一家人就再好不过啦。”

这几天的相处小张本来就对大梅渐生情愫,现在看大梅一副羞答答的样子,于是壮着胆子说道:“等学成之日,必定会请媒人登门提亲。”

这姻缘,就这样结下了。而大梅,就是后来的张太太。

小张工作后便到蔡家求娶,那些曾嘲讽大梅嫁不出去的人见到她嫁给了一个大学生,也就闭了嘴。

本来是一段可以传为佳话的好姻缘,可偏偏生活不如人愿。这夫妻啊,一旦一起生活,各种烦心事便接踵而至。

婚后,大梅跟着小张搬到城里生活啦。

小张是搞建筑的人,忙的时候别说回家吃饭,就是连回家睡觉的时间都没有呀。迫不得已直接住在工地啦。平时他要陪老板、客户吃饭喝酒、做大保健,不仅喝出一身毛病,连想法也改变了不少。

挺着个啤酒肚,一脸油的老板身边常常有佳人作陪。有次小张开车去接老板的姘头,在车上聊天才发现这姑娘不仅长得漂亮,懂得也多。大到天文地理,小到乡镇民俗,没有一样她接不上话的。

而自己家中那位,大字不识,每天只会扯着个大嗓门在菜市场跟别人砍价。也不讲究,平时下楼扔垃圾就直接光着脚出去,常常引来其他住户疑惑的眼光。

“诶,小张,你家那位出门怎么从不穿鞋的?”有好事的邻居在楼道逮着小张就不放。

“……”小张被问得面红耳赤,不知如何回答。

小张提醒过大梅,但大梅以为老公是怕自己出去踩到碎玻璃,坐在椅子上就把脚掌抬起给小张看:“没事,脚底磨了层老茧,老厚了。我以前在家出去喂鸡从不穿鞋。”

“踩到鸡屎怎么办?”

“随便捡根碎柴抠掉就好了呗。”大梅说着还做出了捡木条抠鸡屎的动作。

小张看着大梅开裂的脚底,甚至产生了一种当年嵌进去的鸡屎还留在皮肤缝隙的感觉。自此,他就更不想回家了。借着工作忙碌之名从家中逃离,也就在这年年底,小张的女儿阿丽出世了。

诶,这负心汉,在老婆挺着个大肚子期间几乎没回过家。偶尔打个电话回去,没聊几句就匆匆挂了电话。时间一长,小张还和老板的姘头有了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每每有同学、好友聚会,他反而悄悄带着老板的姘头出席。

小张越来越觉得,和一个没有共同语言的人生活在一起是多么难熬的事情。你想和她聊音乐聊文学,她却只会不停抱怨生鲜市场的肉价涨了,抠门的蔬菜店老板一毛钱也不愿意让。渐渐的,也就没啥好说的了。

夫妻之间就是容易因为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产生嫌隙。

偶尔在灯红酒绿的KTV看着客户怀里搂着的小姐,小张会想起大梅,还有她踩过的鸡屎。就好像那坨鸡屎已经成了大梅的代名词,他更不愿意归家了。

为了缓解抛妻弃子的负罪感,每次发工资,小张都会将大部分钱寄回家里。大梅不觉得小张的行为有什么不妥,她不识字,也没有人告诉她“你老公就是嫌弃你丢人啊。”她只知道一旦嫁给了一个人,那就一辈子要跟定他,默默地在背后支持他的事业。

大梅没上过学,也不知道教育的重要性。再加上小张常年不回家,大梅觉得女儿可怜,不仅不管她的学习,每次女儿发脾气全靠塞零花钱哄。一来二去,阿丽染上了一身坏毛病。抽烟喝酒打架,每一样的都做过。初中复读了两次也没考上,她曾经的同学都开始选择文理科了,她还在初三耗着。

别人问阿丽怎么家长会从没见过她爸,阿丽靠在铁栏杆上吸着烟,面无表情的告诉别人自己没爹。

等小张意识到自己是个不负责任的父亲的时候,也已经从小张变成了老张。当然他可不是幡然醒悟,而是同事的孩子不是上了省重点高中,就是拿到了一流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虽然老张职位高别人不敢当面说,背地里可是议论纷纷。“光有钱有啥用,孩子又不争气。”这话穿到老张耳朵里,他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这可不行哇,以后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啊。老张思来想去,最终决定换一份离家近的工作,每天回家督促女儿学习。

不过这老张回到家的第一件事不是和老婆孩子谈谈心,而是像差遣保姆那样吩咐大梅把堆满杂物的书房收拾出来给自己睡。

这一年阿丽十五岁,正值青春期的孩子本来就不听劝,再加上她本来对这位几乎没有参与过自己人生的父亲满怀怨言。可想而知这一老一小生活在一起,哪天不吵到鸡飞狗跳才奇怪了。而大梅则买菜做饭、打扫房间,好似专门负责生活起居的外人一般沉默。

原来阿丽只是不好好听课,老张插手后干脆开始逃课,班主任也管不住她。期中考试出成绩后,老张气得动手打人,大梅再怎么劝也劝不住,阿丽的眼角留下了一块被碎玻璃划伤的疤。

阿丽怀恨在心,没几日找出了老张和老板姘头的合照。在一家三口吃饭的时候拿了出来,咄咄逼人的讽刺道:“家里有我和妈就好了,您还是和外面那位三阿姨一起住吧。”

“小兔崽子,反了你。”老张从桌子上站起,伸手就要扇阿丽的嘴。

“哐——”一声巨响结束了这片混乱。大梅把手里的碗重重的砸在地上。老张停住了手里的动作,阿丽也吓得咽了口唾沫。

“吃饭!”大梅大吼了一声,一缕灰白的头发从发绳掉落,垂在她眼前。这几年独自一个人将孩子拉扯大,大梅也落下一身病,背驼了,腰间盘也突出,连弯腰捡起地上的碎片也显得十分吃力。

老张看着大梅手上的皮肤皱在一起,突然意识到,眼前这个女人已经不再当年那个可以揪着衣领将自己拖进门的火辣妹子了。

这次争吵,就在大梅的发威下结束了。

父女俩明里暗里“斗法”了一年,阿丽再次落榜。

眼瞅着当年跟她一起上学的孩子都高考了,老张彻底断了让她上高中的念想,干脆托关系把她送进了一所风评较好的职业学校。把女儿送进学校后,老张开始收拾行李。

离家前,老张终于问出了那个在心里憋了很久的问题,“跟我结婚后悔吗?”

大梅低头剥豆子,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就算我不嫁你,也不会嫁给村里那个酒鬼瘸子。”自始至终,她都没抬过头。

那之后,老张和老板的姘头见了面。那女人脸上有了淡淡的皱纹,她说自己到这年纪,也得找个人结婚了。

“跟我结婚吧,我会离婚的。”老张抓着女人的手道,就连他当年向大梅求婚,都没有露出过这么认真的表情。女人笑了一下,一如既往地帮他整理领带。“你现在抛弃糟糠之妻,总有一天也会抛弃我。”

这就是老张和那个女人最后一次见面,女人替他删掉了手机里的照片,走的干脆利落,啥都没留下。

老张回到了自己的岗位,身边没有了那个女人。偶尔同事们聊天,听到他们家庭和睦,子女孝顺,他突然觉得自己的生活空荡荡的。他开始想念大梅,想念当年穷困潦倒,蔡家施舍给自己的那碗饭。

双手一拍,嘿,美曰其名“放弃事业,回归家庭。”却没想过结发妻子已经独守空房二十载,从盼丈夫归家到不抱任何期待。

现在各位已经知道这老张的家庭情况了吧,一个高学历的男人,一个大字不识的女人和一个叛逆的女儿。那我们现在聊聊后面发生的事情。

自从老张搬回家住之后,阿丽就以各种理由拒绝回家。老张到了这个两鬓斑白的年纪,年轻时候那股冲劲也小了不少。

为了家庭和睦,以后有一个给自己养老送终的人,他也开始学着大梅那样,用钱讨好女儿。

这招着实有效,阿丽回家的越来越频繁,要的钱也越来越多了。老张倒是不在意钱,前半生他拼命工作攒下不少钱,现在就当是给女儿的补偿。

一家人之间的关系谈不上好,但至少在餐桌上还是能唠两句家常。

没多久,阿丽交了个男朋友。老张本想见见这未来姑爷,阿丽坚决不让。老张不想因为这事把好不容易缓和的父女关系破坏掉,加之大梅再三帮姑爷说好话,老张也就不再说啥。

不过老张不知道,阿丽认准了一个死理,找对象不能看对方学历高不高、有没有钱,关键要看对你上不上心。

这道理确实没啥毛病,坏就坏在阿丽整天不学无术,见识短浅,也缺乏对人的判断力。这新交的男友志灿比阿丽大十几岁,小学没读完就进城打工了。都快四十岁的人了,还住着工厂八人间宿舍。

志灿特别会讲甜言蜜语,把阿丽哄得心花怒放后又跟她要钱。最开始是说天冷想买一套新衣服,然后又是很羡慕同事买了双昂贵的球鞋,再然后就是每天叨念着某品牌新款手机上市了……阿丽听完后,毫不犹豫就把从老爹那里要来的钱塞给志灿。

您说吧,要是一般人交了个天天要跟自己要钱的男朋友,咋说也能察觉到对方目的不纯。可这阿丽就是认为既然自己家有钱,那就应该多体恤男方一点。害,这在外人看来不就是养了个小白脸么。

在阿丽和男朋友甜甜蜜蜜的时候,老张和大梅也久违的有了新婚的感觉。

曾经老张觉得同学朋友的老婆不是高学历就是长相出众,而大梅没啥文化,不讲卫生,带出去自己就比别人低了一截。现在大家脸上都爬满皱纹,倒也没啥好嫌弃的了。每天吃完饭,老张就带着大梅到附近的公园散散步,看退休的老头老太在路边打牌、下棋。

本以为日子就能这样平平稳稳的过下去,某天阿丽哭哭啼啼的回来了。

问她怎么了,不说,就是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一个劲的哭。可把老张和大梅急坏了,再三追问下才知道阿丽已经怀上志灿的孩子啦。

还没结婚就先怀孕了?这在老张那个年代的人看来是丢老脸的事情,气得他一夜白头。然而生米已经煮成熟饭,又能怎么办呢。只得强迫女儿把男朋友带回家吃个饭。

见到这尖嘴猴腮、头发花白的准姑爷,老张的心凉了大半截。但是想着如果他愿意吃苦,年纪倒也不是大问题。

饭桌上一聊,才知道这人没文化、这么大年纪住着八人间宿舍,还赚不够自己花的钱。

跟他要彩礼,他就乐呵呵的说“家里的存款只够摆喜酒,您看阿丽现在肚子都这么大了,再拖下去也不是办法……”。嘿,什么人啊,竟然用孩子威胁,高学历的老张说什么也不肯同意女儿嫁过去吃苦。

“爸爸,我也可以倒插门,这样您不就能天天见着阿丽了嘛。”志灿猫着腰,满脸堆笑地说道。

“谁是你爸爸?你这小崽子,再敢叫一次,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气得老张抄起一旁的凳子就要往志灿头上砸去,亏得阿丽和大梅及时拦住。

您看看,这算啥事啊。

父女俩这次倒是彻底闹僵了,阿丽天天哭哭啼啼寻死,大梅也跟着哭哭啼啼的劝。耗了一个多月,眼见阿丽的肚子越来越大,老张先松口了。

“你们爱怎样就怎样吧,我管不动了。”

两亲家商定好了良辰吉日,婚礼如期举行。老张瞎扯了个理由没去参加,大梅倒是穿了一身红衣,乐呵呵的带上女儿的嫁妆去了。

再后来见到姑爷,就是他拖着沾满泥水的行李箱,带着挺着个大肚子的阿丽出现在门口。

“阿丽马上就要生了,我这不辞职了专心照顾她嘛。想了想还是住在婆家好点,阿丽能安心养胎。”姑爷挠挠头,笑嘻嘻地解释此行的目的。

说是为了照顾老婆才辞职的,但志灿整天就是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抠完脚后也不洗手,过了一会直接抓起茶几上的葡萄塞进嘴里。家务都是大梅一个人承担,每次她快洗完碗筷了,志灿才窜出来问一句“要不要帮忙。”

“姑爷你还是去陪陪阿丽吧。”

“倒也是,我一个外人也不好插手。妈,您先忙。”说着又把餐桌上的苹果顺走,回房间看电视了。

呵,他整天吃别人家的用别人家的时候,怎么没把自己当外人呢。

老张憋了一肚子气,但又怕发火惊动了女儿腹中的胎儿,直到志灿跑到老张跟前点头哈腰,说是核桃对孕妇身体好,要求老丈人买点核桃回来。

嘿,核桃也就几十块钱的东西,这姑爷连这点钱都不愿意掏。本来老张就窝了一肚子火,现在这导火索被点燃了,老张恨不得直接把眼前这王八羔子的皮给扒干净。

中午才睡醒的阿丽扶着后背慢慢走到院子晒太阳,却见老爹举着个扫把正追着抱头鼠窜的老公打。

“老子弄死你这个鳖孙,弄死你!”

“爸,你打我干嘛啊!”

阿丽也顾不上在肚子里动来动去的孩子,扶着腰挺着肚子,插到两人中间,姑爷趁机钻到她身后,像只怯怯的耗子钻进墙角蹲着猫。阿丽沉着脸,一把按住老张的扫把,“老东西,别整天想着欺负我男人。”

老张被这句老东西起得直发抖,再一端详姑爷的贼眉鼠眼,斑斑银鬓,怎么看都是这东西比他还老东西!可他又不得不苦口婆心的劝,“闺女你嫁给他图啥啊,图他抠完脚不洗手?就这鳖孙样子,别说养你和孩子,他连自己都养不起!”

“他养不起你养得起?”

这倒霉玩意儿,现在不就我在养着吗?老张心里苦啊,刚一张嘴就被打断,“他,他对我好!”

“他、他怎么就对你好了?”

相关阅读

言情后花园©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