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子无悔

2019-12-26 16:52:45

古风

落子无悔

1

承欢昨夜又溜出相府去了明月坊。

起因是她爹爹相国大人在用饭时对她提起了与太子的婚事。

左一句“欢欢已到了嫁人之时,莫不可再任性妄为”,右一句“为父认为太子为人正直,等太子归京便可与皇上提婚事”。

承欢听的眼冒金星,暗暗地递给自家爹爹一个“我离家出走了”的眼神,就甩袖起身了。

从相府出来到了明月坊前门,就被几个姑娘给缠住了:“程公子,您可是多日没来了,给你找了好酒……”

“程公子明明最爱莲儿的酒。”

本来就没吃上几口饭,现下里被人左右拽着,只觉一股劣质的胭粉气息扑面而来,晃的她想吐。

于是,笑嘻嘻地左手摸了下姑娘的脸:“太子来了。”

“哪儿呢?……程公子……”

承欢脚下生风,一直到了明月住的窗沿前才吐了一口气,拍拍自己的胸口。

周围很静。

承欢轻手轻脚地开了窗,双腿离地,一边爬窗子一边叫明月:“明月姐姐,我来了。你说的好酒在哪儿……?”

最后一个音节还没出口,承欢才发现房间里有外人。她半个身子还在窗户外边,样子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那是她第一次见到萧棽。

一袭白衣,清冷高贵,只是安静地坐在那里低头饮酒却足以吸引周围所有的目光。

承欢从小娇养惯了,没怎么好好读书,脑海里唯一记得的诗词便是戏本里提到的两句话: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尤其是当那人回过头,目光落在她身上,一双桃花眼里盈盈晃动的笑意,虽然是在嘲笑她的失态可她却觉得那张脸特别好看。

“我这里有贵客在。”明月见她整个人看傻了,冲萧棽微微欠身,走到窗前去迎她。

承欢这才收回自己的打量,摸了摸自己的嘴角,还好,没有流口水。

双脚稳稳地落在地面上,有模有样地双手抱拳:“失礼,失礼,在下一时心急扰了兄台的雅兴。”

萧棽只是搁下酒杯:“无碍。”

冲她投过去一个微笑。承欢觉得这厮在勾引她,太好看了。

“你今晚怎么来了?”明月虚虚拉人到了桌前,桌上只放了两盘桂花糕,还有一壶酒。

“还不是我那……多日未见,路过此地,特意找你讨酒喝。”

将手中的折扇放在桌上。一手着托下巴观察两人的互动。

看明月的表情,这位贵客莫不成是她明月姐姐的心上人?

“兄台倒是很有趣,来这里的人多是找姑娘,你却只是为了酒。”

承欢听他话里似在调侃,也不恼:“贵客来这里不也是和我一样?”

两人一来一往,倒是越来越投缘。

“你最爱女儿红?”

“错,青梅酒。”

明月也不打断,只是替两人温酒。

最后,萧棽直接报了名字,和她定下了三天之约。

两人一直喝到了三更,萧棽才告辞。

以至于承欢踉跄着回到相府时才反应过来怎么就和一个不认识的人聊的如此投机,还相约去游湖品酒。

2

到了和萧棽约定的时间,承欢特意比平日早起了,贴身丫鬟丁香瞧见她打着哈欠下床惊的嘴里能塞两枚鸡蛋。

“小姐,这还没到日上三竿您今日怎地起这么早?”

承欢一边招手示意她上前来帮她穿衣服,一边低头用双手绞着玉带:“我约了个人去品酒游湖。”

语调听起来漫不经心。

“那小姐,需要奴婢陪同吗?”

京城里的人都知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相国大人只有这一个女儿,相国大人对她百般宠爱,由此自小不受约束惯了,性格也洒脱到极致。

承欢一听,忙摇头:“不用不用,我爹娘要问起来就说……就说我出去看戏去了。”

到了相思湖,承欢左等右等,站的腰都酸了,还是没等来人。

“长的那么好看,不会是个骗子吧?”承欢一时瞧见不远处有个小沙堆,有两个孩童正在那里玩沙子。

玩心一起,也不顾自己身上还穿着自己精心挑选的衣服大摇大摆的就朝那沙堆走过去了。

“嘿,小孩儿,你们在做什么?”她侧着头看他们。

“我们在堆窝窝头。”其中一个小孩儿说完,还舔了舔自己的唇瓣。

承欢这才留意沙堆边正在玩的两个孩子,他们衣衫破旧,白净的小手上生了冻疮。

明明还不到寒冷的季节,竟已冻成了这般。

承欢心生不忍,附身摸了摸他们的头:“我们比赛吧,谁堆的窝窝头快,哥哥就请你们吃好吃的,如何?”

“好啊,好啊,哥哥不许耍赖!”

三人开始玩了起来,说好了堆窝窝头,最后完全成了扔沙子,承欢被扔了一身的泥土,她将自己的衣袖挽起来:“好啊,你们,看我不扔回来!你们都别跑!”

“笨哥哥!”

承欢前脚刚迈出去,余光瞧见了一抹白衣,心里一个“咯噔”,后脚硬生生停在原地,重心不稳,整个人就朝沙堆里摔去。

她闭上眼睛,意想之中的英雄救美没等来,屁股倒是摔的疼出了眼泪。

“呸……”吐出了嘴里的土,视线里是一双干净的白色长靴,一尘不染,与现在的她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喂,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拉我一把?”有些怨念地抬头看他,对方却只是努力忍住笑意,只浮出两个浅浅的梨涡:“我看你吃土,吃的还挺开心的。”

“……”承欢想,如果不是他有一张好看的脸,她能蹦起来一掌拍死他。

第二次的相见,除了这不愉快的“见死不救”之外,承欢还是觉得颇为满意的。

只一翩翩俊朗的男子娴熟安静的坐在湖边煮茶便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现在的百姓都这么难的么?”承欢托腮瞧着捧着鸡腿啃的毫无形象的两个小孩,眉眼温柔了几分。

“那看来程兄定是家境不错,你可知如今的京城外表光鲜,朝堂权臣作乱,百姓的日子苦不堪言……”

承欢低眉去看他,总觉得他眼底有波涛汹涌的情绪在翻滚,掺杂着一丝难以言说的恨意。

“你……看上去似乎挺不开心的。”

“程兄多虑了。”

只那一瞬,他便又恢复了清冷,眸中再无半分多余的情绪在。

两人品了一下午的茶,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承欢正想寻个由头问出他家住何方,是否娶妻,身旁忽的多出一道黑影,吓的她杯子一滑,差点打翻了茶水。

“三王爷,属下有要事要报。”

承欢搁下了茶杯。

原来,他是王爷……

其实也不难猜,萧乃国姓,既为萧姓,不是皇亲也是国戚。

“你要走了?说好的请我喝好酒……”

萧棽抬手,摸了摸她的头:“下次吧。”

3

昨夜,相国大人又提起了承欢和太子的婚事,承欢听的耳朵都快磨出了茧子,低头打着瞌睡:“爹爹,我的好爹爹,那个太子与我根本一面都没见过,如何谈起婚事?”

相国大人双手负在身后:“欢儿说的不无道理,既然这样,正好明日皇上举行家宴,特邀爹爹同去,你随我一起进宫。”

承欢皱眉:“既是家宴,爹爹你又何必去扰人清静?”

更何况,那人还是皇帝。

相国知道女儿这是生气了,于是忙低下声来安抚她:“你若真的不愿嫁人,爹爹定不会逼你。当然,你以后若有了意中人,爹爹也会如你所愿。”

承欢这才重展笑颜,伸手去抱相国大人的手臂:“爹爹可是相国,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翌日,承欢与相国大人一起准时进宫。

一直到承欢进了大殿跟着相国大人坐下听到旁边的女眷闲聊家常,这才明白皇帝这次设宴名义上是为办案归京的太子接风洗尘,实则是为太子从这皇亲国戚的家眷里挑选出最合适的太子妃人选。

一群女眷已坐立不安,唯有承欢盯着桌子上的酒壶和糕点发呆。

“太子到!”

“二王爷到!”

承欢吞了吞口水,已经饿的眼冒金星,也没等到用膳的时刻。

果然,皇宫里繁枝缛节,确实麻烦。

早知道这么无聊,她就溜去明月坊找明月喝酒了。

“皇上到!皇后娘娘到!”

终于,皇上落座,客套几句这才示意众人坐下用膳。

承欢拿起桌上的桂花糕就要朝嘴里塞去,听到旁边的相国大人清清嗓子,这才勉强的装出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以她平时最看不惯的优雅动作拿起一块糕点,细嚼慢咽。

一盘又一盘佳肴上了桌子,虽然平时相府的厨子手艺并不差,可比起皇厨还是稍有逊色。

于是,承欢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吃上。

“皇上,小女听闻太子归京,特意想要为太子抚琴一曲。”

“哦?早就听闻相国之女才貌双全,今日既然来了,便为大家抚琴一曲吧。”坐在上方的皇帝若有所思,顺着相国的话接下去。

正在吃鸡腿的承欢没想到自己突然会被叫到,尤其是在她正闷着头默默吃鸡腿的时候。

侧身冲相国抛过去一个眼神:“我现在这幅样子,你确定?”

满手油污,去抚琴?

相关阅读

言情后花园©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