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走投无路的,心以死的女人

2019-12-31 11:43:08 作者:唯有、努力_8510490

2017年2月2检查出来怀孕的,到7月份,我带老大来上海,那时候天天带着孩子,洗衣做饭,不能闻油烟味,也缺氧,经常半夜呼吸不了,他说我矫情,事情多,别人都没有我这样,那时候我们经常打架,各种矛盾吧,动手打架,也是常事,有一次,一个朋友在我们家玩,我说我想吃羊腿羊排,烧烤,她说这样吧,你们出200,不管消费多少,我都买单,我说可以,就这样,我们吃了700多,他回家骂我,说怎么不给我吃死,花200块钱吃烧烤,我说你不同意,你就不去,现在去了,吃完了,你这样说我,结婚几年我第一次跟我父母打电话,说妈,我要离婚,我不想这样过了,我好累,因为结婚没有嫁妆他们,说我又是闺女,不争气,说没有本事赚钱,把在他们家,他们怎么对待我的一一说出来,我妈说那就回来离婚吧,孩子他们不要我们要,第二天他开车我们一起回去,那时候怀孕几个月,没办法打胎,说生下来给他们家,我拿2万块钱奶粉钱,后面胎位不正,加上我第一个剖腹产没办法引,他晚上跪在那里求我,说不应该听他父母的,说我要是走了,孩子可怜,在他们家没有人关心他,我走了,他什么都没有了,我心软,同意了,我特别恨自己无知,心软,害到我现在这样,农历8月29小姑娘出生了,出生7天重度肺炎,我们县人民医院没办法治疗,必须转院,救护车是人家承包的哪一种,要2500我婆婆那时候还在跟别人讨价还价到1800我很难受,孩子都快没有命了,脸已经青了,你这样做,后面孩子去到医院,办理住院,一天费用要1800住保温箱,去时候带5000肯定不够医生让每个星期一和5来看孩子,随便交钱,可以回家了,我婆婆晚上跟他大闺女打电话,说医院还有一个讨债鬼,每天那么多钱,怎么办,他闺女让他们不要管,有爸妈,凭什么你们管,谁生的谁管,我跟我老公打电话,问怎么办,这几年也没有什么钱,他说不要管,让他们管,他跟他父母打电话,我整个月子,他爸妈不高兴,生气,说花了那么多钱,没有钱买鸡蛋,肉,这些无所谓了,我45天出去工作,记得是在一个汽配厂上班,挺累的,体力活,有一次一天换了17个卫生巾,第二天去医院,人家说必须休息,这是大出血,我没有想那么多,只想上班多赚点奶粉钱,我买点益母草喝,回家给他说,人家什么没有说,没有管,其实现在想想还是害怕的,万一死了怎么办,这样事情太多了,不想说,

相关阅读
风吹入深海底

“我不要钱,”那少年察觉到栗梓的惊慌,自觉地退后了一步,“只要你对我笑一下,可以吗?”

从今世间只悟净

我看不懂他的表情,落寞且又不舍,但这表情并不是给予我的,而是我手上的琴。

爱与欲(上)

佘迷仁对林晓薇由爱生欲,因欲铤而走险,最后走到了生命的尽头。爱与欲的纠缠……

婆婆总是掺和我们的事 我对她感觉越来越厌烦

现在我对婆婆越来越厌烦了,自从我和老公结婚之后,婆婆非常喜欢掺和我们的事情,小到家里鸡毛蒜皮的事情,大到买车买房的事情,婆婆都要插一脚,甚至我和闺蜜之间的人情,婆婆

寒冬里,我看见她一尺三寸的尸体

文/妖精婆婆 01 我去的时候,她已经死了。 我从后院进的门,需穿过堂屋,才能进入前院,她的尸体放在堂屋的地上,紧靠着墙。身子底下铺着几束稻草,一袭黑衣,脚上是双黑色布靴,雪白的鞋底。 我稍微停留了一小会儿,想看看她,她的脸上扣着一个萝筛,有点奇怪。她的身子看起来好短好小,“只有一尺三寸吧”,我在心里感概了一下,轻飘飘的小小的身体,我感觉我可以轻易地抱起她。 堂屋里很静,院子里有六七个人,路...

何教授来我的诊所七次了

何教授这是第七次踏进我的心理诊所,他还是希望我能治好他的抑郁症。但只有我心里清楚,他的病永远治不好了,他得的压根不是抑郁症。如若真的还有一丝治好的希望,只能是那个叫凌的姑娘能够做到。但是凌已经死了。 何教授是市内一所重点大学的知名教授,多年前,为了生计,他奔波于国内各大高校,进行学术讲座。由于何教授讲课风格稀奇古怪,天马行空,很多学生都喜欢听他的讲座,与其说是喜欢,不如说是把他的课堂当成了相...

我家猫脾气大

没想到,我家猫脾气那么大!

愿你已放下,长驻光阴里

1. 楚大侠是我初中的女同学。之所以名曰“大侠”,乃因其为人仗义,当年正热播连续剧《楚留香》,她的名字有个“楚”字,便被封了雅号。 在我们学校,有一个连当九年班长的传奇人物,那就是我。与楚大侠不同班,又未接触过,却在高中收到她的来封信。 那封信,是班长从年级公共信箱中,若干信息不全的信封堆翻找出来。见信封上字迹娟秀,并且是一个女生的名字,递给我时,他的眼中有光。 此后,我们保持不间断的书信往...

言情后花园©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