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房

2018-11-21 21:20:20 作者:苏台新

当一个人不喜欢你的时候,做什么都是没用的。她想明白了也就冷了下来,客客气气维持点面子情,反正以后结婚也是跟于凯乐单过,碍不着什么事,她想得挺开。

胡月悦将信将疑,怀疑是于妈妈捣的鬼。可于凯乐在门口求饶,她也狠不下心来说断。

她斟酌再三,小心翼翼开口:“除了你那些积蓄,你家能不能再出十万?”

胡月悦陪同事去参加了一场楼房开盘会,着实被吓到了。

钱的事胡月悦早就仔细算过。她看中了一套九十平米的房子,总价大概一百五十三万,最低首付四十五万。

于妈妈心里乐开了花,二叔买房是真,她借钱却是假。一听说两人要买房子,她第一反应就是要糟。若是成了,结婚几乎是板上钉钉,万万不可以。

于妈妈见儿子怏怏回来了,也不点破,照常嘘寒问暖。

于凯乐确实没求过婚,可有什么关系?从大学到现在,在一起算来也有六年了,这不是水到渠成的事吗?她吁了一口气,决定把这些抛到脑后。

于凯乐一听就炸了,自己已经有女朋友了还去相亲?不干!母子俩大吵一架,于凯乐当天就搬到胡月悦的出租房去了。

于妈妈原话是这么说的:“这种外地小姑娘,又有个弟弟,家里肯定是重男轻女的。以后保不准不但要我们出一大笔彩礼,还要贴她弟弟,你想想看,无底洞咧!”

于爸爸是老好人,挺喜欢她,于妈妈就很淡,嘴上说着太客气不用破费了,心里实在是不稀罕的。

胡月悦生了好几天闷气,等她终于打起精神来,原本看中的房子又涨了好几万。

她的心一下子凉了,这才几天!她烦躁地把瓶子扔到垃圾桶里,坐上公交回到出租房,蒙在枕头里痛哭了一场。

一提到家里的事,于凯乐终于回过神来,表情有点为难:“我的积蓄应该没问题,可另外那十万……”

过几天,于凯乐联系她,发现所有方式都被她拉黑,慌了神亲自找到出租房。

可这些对于已经形成偏见的于妈妈来说,又有什么用?在她眼里,儿子捧上了铁饭碗,人也长得端正,完全配得起条件更好的本地姑娘。

挂电话前,妈妈问了一句:“你们俩准备什么时候领证?”

至于她自己收到的那些东西,早就丢到角落里了,免得看到就糟心。

这几年,于凯乐夹在母亲和女友之间左右为难。如今对比之下,更觉得胡月悦蛮不讲理,好几天都没去找她,下了班就乖乖回家。

尽管于凯乐极力否认,但有一回说漏了嘴,胡月悦才知道于妈妈嫌弃自己。只因为她是从外地来的,她觉得很好笑。

于凯乐一听也不乐意了:“胡月悦你别过分!我二叔从小就待我好,借点钱怎么了?再说也是赶巧了,哪儿针对你了?”两人吵了一架,不欢而散。

于凯乐和她是大学同学,武汉大学,名校。在校的时候,她年年都得奖学金,比于凯乐还上进。可惜毕业以后,她为了爱情跟着来到B市,人生地不熟,没有找到理想的工作,就进了一家中型企业做助理。

可姜毕竟是老的辣,她很快意识到,太过强硬的态度只会把儿子越推越远。就换了种策略,整天只嘘寒问暖,表达一下思念之情,还主动认错,递了个台阶过去。

胡月悦把他关在门外,他压着声音在门口辩解:“那是我爸朋友的女儿,吃了饭喝了会咖啡就送回家了,就那么一次,真的!”

她私底下跟于爸爸抱怨:“会炖汤有什么用?我们这也不兴这个。还有,你少喝点,不然那些酒我全给送了!”

胡月悦不满意,翻身爬起来扳过他的脸强调,“买房!钱!”

于凯乐磨磨蹭蹭掏出一张卡。胡月悦有点高兴,她想过了,若是只缺了那十万,就咬牙再去问爸妈拿点。哪怕打借条也行,房子总还是买得下的。

于凯乐把头一缩,“我,我妈把家里的钱都借给二叔家买房子去了。他们家拆迁,想买个大的……”

“便宜啊!周边房价都两万朝上,这个一万八,今天现场买还打九五折!”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抢到房的同事美滋滋地说。

尽管做了最坏的打算,胡月悦还是掩不住失望。沉默了一会,她心中来回盘算,咬牙又问:“那你的积蓄呢?”

胡月悦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多少?五万?”他点点头。

开始胡月悦还不知道,于凯乐只跟她说爸妈很喜欢。可后来再送汤去,他也烦了说不用了,她才明白,一腔热情全白花了。

胡月悦看在眼里,也动了买房的心思。她今年二十六,差不多也该结婚了。买了房还要装修,紧着点三十岁前生了孩子,一切就完美了。

“就那么一次,下回谁的女儿也不许去!”于凯乐忙不迭地答应了。

“你二叔家想买个大房子,我们却连个小房子都买不上!”胡月悦越想越生气,“而且偏在这个节骨眼上,是不是存心的啊?”

可她还是不自在,于爸爸还热情地招呼她吃菜,于妈妈冷漠地坐在一边一言不发。

“单位附近是黄金地段,房价太高。我觉得城东高新区不错,每平方便宜了三千。虽说偏了点,可离地铁口近,交通挺方便。实在不行,以后咱们还可以买辆车。”

那间房子是跟人合租的,于凯乐在里面住得不太自在。加上胡月悦也时不时在一边劝,他就顺水推舟回去了。

而于凯乐呢,家里给找了关系,进了个事业单位,工作清闲,收入也不错。

“都要买房子了,这婚总求过了吧?要不要我们出面跟亲家谈一谈?”她赶紧拦着,“不用不用,等房子买了再说。”然后挂了电话。

她偷偷去过本市著名的相亲角,条件一摆出来,就被一群家长围住了。一个说女儿留学回来,企业高管,年收入超过二十万。另一个说女儿温柔漂亮,公务员,可以顾家。她挑花了眼,抄了一些信息,乐颠颠带回来给儿子看。

于妈妈果然只口不提让他相亲的事,但也不提胡月悦,就当没这个人。于凯乐想着暂时这样太平无事也好,慢慢地日子久了,爸妈自然能看到月悦的好,到时就能接受了。

对这样的反应,胡月悦其实心里也早预料得到。不是于家没钱,而是手握财政大权的于妈妈,压根就不喜欢她。

她倚在男友于凯乐的怀里,憧憬了一下美好未来,歪着头问,“你说怎么样?”

买房的事两人再也没提起,就像从来没发生过一样。胡月悦有时候有些迷茫,以后的日子该怎么办?明年就是所谓的“七年之痒”了,她和于凯乐还能不能携手度过这道关?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要不你去试试?就十万,马上就能拿下首付买到房子,我们就有家了。”她摇着于凯乐的胳膊撒娇。于凯乐被“家”这个字振奋了,“行行行,我去。”

第一次去于家拜访,胡月悦很紧张。于凯乐安慰她,说爸妈都很随和,一定会喜欢她。

她心里乐悠悠地盘算,再过一阵等儿子心思淡了,就让他相亲去。上回那个在法院工作的就不错,父母也是政府机关的,一看就是知书达理,也不知道相到了没有,要赶紧问问去。

尽管有些不舍得,她还是决定再去找找有没有更合适的房子,或者面积再小一点,七十平米左右,价格会便宜不少。

她愣了愣,“还没呢!”

唯一踏实的是,她终于自己买了一套不足50平米的二手房。尽管老旧,但足以让她在难过的时候,有个心安的地方疗伤。

她开始留意起楼盘广告,也跟着同事去转了转,多少心里有了点底。

她不知道,其实胡月悦的父母都是在广州做小生意的,家境也算殷实。家中虽然还有个弟弟,但根本不需要她操心,父母也已经明确表态。今后女儿出嫁,该出的钱一分不少。

“好。”于凯乐看着电视中直播的足球赛,有些心不在焉。

等消息的日子里,胡月悦也没闲着,兴高采烈打电话,向爸妈求助十万。他们一口答应,当天就打到了她的账上。

所以这回买房子,她说什么也得让于凯乐去试试。房子定了,所有的事就成了大半。

于凯乐的眼睛使劲瞄向电视机,随口哄她:“好好,多少钱?”

才喝了几口,忽然看见前面的咖啡店里坐着两个人。高的那个有点眼熟,再仔细一看,是于凯乐,和对面的女人谈笑风生。

一个巨大的体育馆,密密麻麻都是人。到正式开售的时候,人们像疯了一样,不管楼层不管朝向,先抢了再说。

胡月悦“啪”地把卡拍在桌上,努力按捺住心里的愤怒,“于凯乐同学,你一年到手八九万,吃住都在家里,不抽烟不喝酒。手机两年没换,请问钱都去哪儿了?!”

已是六月底,太阳也开始毒辣。她这段时间跑了不少地方,怎么也看不中,又热又渴,站在树荫下从包里掏出瓶子喝水。

儿子走后,于妈妈如坐针毡。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这样激烈反抗过她的儿子不见了,于妈妈把这一切都怪到了胡月悦的头上,看她越发不顺眼。

于凯乐支吾了半天,吞吞吐吐说:“……五,五万。”

胡月悦脸色越来越差,他的声音越来越低。

工作三年,她租房外加吃用开销有点大,手上积蓄不到十万。于凯乐的钱都让他妈收走了,应该会多一些,就算十二万吧。剩余的,就只能靠家里资助了。

“里面有多少?”她顺口问道。

她学广州人炖汤,照着菜谱试了又试,让于凯乐带回家去。听说于爸爸爱小酌几口,逢年过节就买些好酒,还特意去了高档的百货商店,挑了名牌护肤品、钱包,一同送去。

于是她急中生智,谎称钱都被借走了。然后掏出儿子的工资卡,说她那还有最后一点私房钱可以打到卡上,于凯乐果然信以为真。

于凯乐是两手空空来的。胡月悦看了看他的脸色:“没借到?”他点点头。

胡月悦也是这么想的,不是有句话叫“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嘛,不怕捂不热他们的心。

相关阅读
又美又有钱的都嫁给了爱情,你还在相信干的好不如嫁的好

01 一场天作之合的婚礼顺利举行了,女神宋慧乔终于嫁给了男神宋仲基。 据说他们的婚礼很低调,当天没有记者采访环节、没有拍照环节、没有设置拍照空间、没有证婚人证词。只邀请了双方家长和亲戚及亲密好友。 再严密的防拍措施也抵挡不住吃瓜群众的热情,还是有他们的美照流出,一些暖甜细节让喜欢他们的粉丝感动的稀里哗啦的,太宠啦,他真的很爱她,她真的等对了人,比方说, 时值深秋时节天气寒冷,他为她搓手取暖,...

你的城市风大,但有阳光

2018.02.07 星期三 晴冷 -1- 十月初的南城校园,空气中还冒着一丝热气。高三学生们最爱傍晚一缕幽凉的风,仿佛能够拂去一整天学习,带来的精神与身体的繁累。 许承安和同学还喜欢站在楼道的拐角,看着夕阳碎影透过树叶和栏杆,折射到地面,变化出不同的图案。 他喜欢的女生,心动也在这里。 那天,拾欢穿着一件粉红色的T恤衫,剪裁过的校服裤很是合身。走到许承安旁边的时候,她左脚的鞋带散了,只...

20岁,突然想起自己三十岁的样子

2016年中旬,我的兵役生活彻底结束,自己如同哑巴般,安然无恙。 父母的想法是让我进入一所三本大学进修,机械专业,对于将来的生活来说较稳定。对此我却是迷茫的,更没有当机立断的勇气,内心十分复杂,学费贵,家庭层面来讲是一笔比较重的支出,窃窃私喜的是女友的大学离我比较近,刚刚好抵消焦虑,服役的两年日子里,除了送菜的阿姨,我几乎没见过其他的女人,现在想想都有些可怕,可以说我庸俗,不可置否,我...

sorry,这里是职场还是八点档??

以下情节均为事实,如有巧合,纯属雷同;如有虚构,终身肥胖。 一 本人本科专业酒店管理,大三在一家五星酒店实习。恰逢举行国际性论坛,多外国人入住。每日心惊胆战,就怕老外上门。 某日,一身材魁梧酷似曼德拉的中年老外,在下午三点左右前来水疗部咨询。我被指定接待他。尽管我当时手心冒汗,但依然佯装镇定。该老外进入水疗室后便开始指手画脚,对着房里各项开关仪器说个不停。尽管我一句都没听懂,但基于人类通性,...

我的舅舅大毛

我小时候,家住在长沙河西,并不是富裕人家,也就是刚刚够生活罢了。我的父亲是工地甲方的施工员,每天工作到很晚才回家,挣的钱不多,我有两个哥哥。 我母亲对于我们家庭拮据的生活感到痛苦,家里样样都要节省,周末去逛商场买东西,总是要在价钱上斟酌很久,以免超支;我和弟弟都还要读书;父亲的一件T恤已经穿了七八年了,前胸背后磨得发亮,边角也卷起了毛。 可是每到月底的时候,我们都要衣冠整齐去高铁站的肯德基吃...

杨先生,我再也不会要求你少喝酒了

“睡了没”23日21:00 “没”23日21:45 “不好意思呀,我今天有点不舒服,不能陪你聊天了”23日22:14 “嗯,我昨天喝多了,早早睡下了,早上好”24日8:10 这是我与杨先生最后的一次聊天。直到此时此刻。 我和杨先生是经朋友介绍在网上认识的,因为当时的杨先生需要一个帮忙写文章的人,正好我为了锻炼一下自己,不用钱,这也许在资金拮据的杨先生看来简直太不错了。 后来我们通过聊天发现我...

弟弟的姻缘

1.我的弟弟是一所中学的语文老师,也是网络伊斯兰教副教主。 故事还得追朔到十年前。 弟弟大学毕业,年芳二八。青春年少,正值阳刚。胸怀梦想,报负超场。 五德中学座落在四处环山,面前向水的盆地里。对面是六角坡曲奇的之字拐。六角坡发电站就在这里。坡角是渡船坝,坝头有座桥,桥旁有两个饭店――夜来香。 弟弟就住在这里,也是夜来香的老板。弟妹叫伊兰香。就是饭店的老板娘。但他们都是老师。 弟弟在学校口才出...

很久以前的情书

(一) 夜已经像鲸沉大海一样深而静了。妻睡得很安稳,而我却久久不能入睡。 至于为什么不能入睡,我努力思索求证,却丝毫得不出像样的结论。虽然失眠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有点无可奈何、避无可避。但对于我来说却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自从我和妻结婚以来,到现在四五年的时间里,我还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睡眠上的问题,甚至连发生类似问题的昭示都不曾有过。当然妻应该也没有过这种不要紧却要命的问题,至少凭我对她每日每夜...

言情后花园©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