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向北

2020-01-09 18:47:46 作者:峥西

那时伊扬的数学成绩早已不再是问题,而“一帮一”却仍在继续。申请哥大的路上,两人一直像是在异国执行任务的特工,互通情报,互相鼓励。可大约是从那年的十一月开始,伊扬逐渐察觉到了一些异样。每当说到学校申请相关的事情,陆光凌的反应就会变得奇怪而敷衍。伊扬隐隐感觉是否陆有了其它选择,或者,他有了其它的约定,有了其他与之共同努力的人。

“能不能认真一点!”伊扬停下笔,一脸嫌弃地盯着陆光凌。

“光凌是吧?我是伊扬的妈妈。”

第二天放学后,陆光凌准时出现在了伊扬的班门口,等人走后他从后门进去。“文科数学也这么难吗?”

所幸结果不错,陆光凌还是考上了北京的一所重点大学。

“没事,慢慢来呗,还两年呢着什么急。”陆光凌从书包里掏出一瓶茉莉清茶放在伊扬桌上,然后拖来一把椅子坐下,“快喝口茶吧大小姐,嘴角都起泡了。”

体育场里的合唱声一阵高过一阵,可电话那边安静的却像空气。

演唱会前一天,陆光凌的电话没防备地响了,一个陌生的号码。

大学后的第一个寒假,回到家中的陆光凌再次鼓起勇气,拨通了手机通讯录里唯一的一个越洋电话。听筒那边嘟嘟响起的声音又把他带回到了高考前的那个寒冬……

伊扬放下望远镜,转头看向陆光凌,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和考第十那次一样。

而此刻萦绕耳边的那句“细数惭愧,我伤你几回”还是将他最后的克制彻底击穿,陆光凌蹲了下去,泣不成声。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出了什么状况严重到要休学?陆光凌坐立难安,他想,如果当初自己是与她同去,又或者最开始他直接拒绝了数学辅导的请求,那如今伊扬不想提及的这个状况兴许就不会发生了。可惜有些事真的回不去。

而此刻萦绕耳边的那句“细数惭愧,我伤你几回”还是将他最后的克制彻底击穿,陆光凌蹲了下去,泣不成声。

“看个屁,票都没买。不过……勉强可以听到诶,不然我们听几首再回去?”

“那你真是小看我了。”陆光凌说着把胳膊架在伊扬脖子上,带着她快步走到体育场边上的一个小区,门卫大爷给他俩开了门,两人很快来到了离体育场最近的高层楼顶。

出租车开到体育场外停了下来。伊扬下车把包缓慢背好,目光已经被体育场上巨大的宣传画报吸引。“对哦!周杰伦的演唱会!”

“我可是要征服华尔街的男人!”陆光凌把手里的英语试卷折成纸飞机用力抛出去,试卷上的86分带着密密麻麻的错号一头扎进教室后面的水桶里。

“咳,你就别担心了。”陆光凌转过身,对着伊扬竖起三根手指,认真地说:“你要是真去了哥大,周杰伦演唱会,随便哪儿的、内场、第一排,我请你看。”

“怎么样伊老师?说到做到,我陆光凌”

“不然……我也和你一起考哥大吧?我是想,兴许这样能督促自己把数学成绩赶上来……”

终于,“一帮一”再次结束,只不过这次的结束来得潜移默化、无声无息。

“我啊,次次都这么看,有时候管门卫大爷借个凳子,再来杯奶茶。”

考试结果出来后,陆光凌和伊扬告知了彼此,之后就很少联系。聊天记录的最后,伊扬问:“那楼顶上的约定还算不算?”陆光凌说:“当然了,你做到了嘛。”

“给!”陆光凌从一个黑漆漆的角落摸出一个望远镜来递给伊扬。

陆光凌一边端详着伊扬盛气凌人的表情,一边和她握了握手,两人就这么在校园门口分开了。

电话还是没有人接,陆光凌看着手里的演唱会门票,不禁叹了口气。时间走得太快,一起在楼顶听歌的回忆还像是在昨天。伊扬可能不会明白,那个冬天他是如何接受父亲公司破产的事实、如何亲手烧掉所有准备好的申请材料、如何当作这一切都没发生一样地备战高考。陆光凌实在没有勇气面对伊扬,她兴致勃勃憧憬着留学生活的样子,实在太像之前斗志昂扬的自己,所以他只能逃避。

伊扬接过来,场内的世界一览无余。

两人就这么听了好久。

刚去美国没多久,一个周末的清晨,伊扬晨跑结束刚回到自己的出租屋,一切没有任何征兆,震天动地的一阵巨响击穿了墙壁,把伊扬震飞了老远,一瞬间她感到天昏地暗,鼓膜也像是被贯穿了一根铁签一样剧痛无比,视线越来越模糊,她看着正在掉落的瓦砾和升腾着的火光,逐渐失去了意识。幸运的是,隔壁的这次燃气爆炸并没有带走伊扬的生命,留给她的只有几处因瓦砾掉落造成的骨折和永久损伤的双耳鼓膜。

陆光凌看着伊扬又想了一会,猛地站起身:“行了,我估计我今天讲什么你都听不进去,走,带你去个好地方。”说着把伊扬的东西一股脑塞进包里,拉起她的胳膊跑出了教室。

“您好……请问是?”

“没事,伊扬不太想让别人知道,所以……你也别太担心,她让我转告你,演唱会她就不去了。”

“知道了,华尔街!”伊扬虽然看不惯陆光凌这种飞扬躁动的性格,但是言出必有结果这一点倒是很让她刮目相看。“所以以前就是错着玩玩呗,你这进步可不是一般的大啊。”

最后,陆光凌默默挂断了电话,情绪沉重让他抬不起头来。

“小表情还挺可爱。”陆光凌这么想着,嘴角上泛起一丝笑意。

说到最后伊扬的母亲有些哽咽,陆光凌于是不忍再追问,只能说些安慰的话就匆匆结束。

高一时的伊扬成绩还算不错,所以现在沦落到“一帮一”让她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一直躲闪着陆光凌的眼睛。“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感觉都懂,但一做题就全错……”

“你听到了吗?伊扬!我正在现场!”陆光凌说罢兴奋地冲着舞台高举起手机。

“你听到了吗?伊扬!我正在现场!”陆光凌说罢冲着舞台高举起手机,过了一会又把手机贴回到耳边。

伊扬停下脚步,伸出了右手:“好了,华尔街之光,祝贺你成绩提高,也祝贺我们的'一帮一'关系圆满瓦解。”

听不见了之后,伊扬申请了休学,她还没想好要怎么继续以后的生活。

约定中演唱会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不管是电话、信息还是邮件,伊扬始终都没有回复。陆光凌决定,无论如何,他都会赴约。毕竟如果不是自己先放弃了哥大,他们之间本应该是另外一个故事。

陆光凌看着伊扬眼中闪烁着的目光,故意试探道:“想不想看?”

陆光凌正要放下手机睡觉,一条短信弹了出来:“呃……你介不介意恢复下一帮一?我数学真的没救了,完全学不明白”。这是高二分文理班之后,伊扬和陆光凌说的第一句话。

“就是音效差了点……”

“伊扬不可能原谅我了吧。”陆光凌深深地埋下头去,不让自己落泪。

伊扬赶忙拿出文具袋里的小镜子照了照,果然,嘴角上冒出了几个难看的水泡。“呼……”伊扬一下子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靠在椅背上,头埋进身体里。陆光凌如果只是调侃自己的话呢,还能觉得舒坦一点,可他却突如其来地送上关心,这就让伊扬觉得更加羞愧难当。毕竟,她可没有自信让数学成绩能在下次考试的时候突飞猛进。

伊扬看电话接通了,想着演唱会现场应该会很吵,于是用尽力气喊道:“陆光凌——!谢谢你——!我从来都有没怪过你——!我知道你放弃一定是有原因的——!我没事——!别担心我——!”伊扬啜泣着喊完最后一个字,她听不到回应,只能傻傻地盯着手机屏幕。

陆光凌笑了笑,这一个月来挑灯夜战刷完的习题、随时随地揣在口袋里的单词册和错题本他自然都不会提到:“没办法,哥可是要制霸哥大、征服华尔街的人,还能让英语给难住了?”

“别问。到了就知道了。”

伊扬想去了解,又害怕知道真相,那段时间,陆光凌愈发频繁地用各种借口推掉每周两次的“一帮一”,两人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少,虽然陆光凌还是会每天给伊扬发消息加油打气。

演唱会开场了,伊扬犹豫不决,但最终还是拨通了陆光凌的电话,即使什么都听不到,她还是想把心里藏了好久的话都告诉他。这些话,如果早些讲出来能有多好。

“哎……伊扬在外面出了点状况,最近已经休学回来了……”伊扬母亲的声音低沉。

伊扬瞪了他一眼,又接着给陆光凌批改练习册。她不知道老师为什么总能想出这种馊主意,“一帮一”?学习好的人就一定要大公无私嘛?凭什么要占用自己的时间帮不努力的人提高成绩?伊扬满腹怨言,心烦意乱地再也看不进去习题,她打量着正奋笔疾书的陆光凌,想着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把他的成绩提上去,才能结束他们之间愚蠢的“一帮一”关系。

“去哪?”

陆光凌把手机贴回到耳边,电话那边安静的像空气。又等了一会,他默默挂断了电话。

“哦!哦,阿姨您好,伊扬......还好吗?”

两周后的联考,陆光凌的英语成绩真的拿下了全班第十,伊扬拿着试卷,惊讶得说不出话。

“知道啦知道啦,”陆光凌急忙赔上笑脸,抓起笔,翻开练习册,端正地坐好,有模有样地念了起来:“Your~majesty,你放心,我是绝对不会给你丢脸的,下次我英语就考全班前十!”

“……怎么了啊?”陆光凌没有预想到是这种情况,有些错愕。

伊扬终于笑了:“好啊,到时候万一点歌选到我,我就点一首——《一路向北》。”

相关阅读

言情后花园©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