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的来信

2020-01-10 16:45:26

奇幻

1

赵东成出来的匆忙,身上只揣了几百块压岁钱,慌不择路之下,就来到了这个居住人口不上百人的小村落散心。

都说现在的孩子学习压力大,连休息时间都被安排得一丝不漏。一年到头的假期不是补课就是兴趣班,就连大过年的也不放过。尤其是像赵东成这样的高三学生,父母对他寄予厚望,大把大把的砸钱替他去报补习班,而从来不问他愿不愿意。

随着高考时间越来越近,赵东成的心情也变得越来越烦躁。

“考不上重点大学就别再叫我爸!”脑袋里始终紧绷的那根弦终于随着昨晚父亲的那句话而彻底断裂。

一晚不曾合眼,今天一大早,天还没亮透的时候,负气的赵东成便离家出走了。

“小伙子,看你的样子还是个学生吧?怎么会跑来这种乡下地方?你不用上学吗?”

农用车在凹凸不平的石子路上颠簸,司机看起来是个豪爽的人,不但让赵东成免费搭车,还有闲心跟他攀谈。

可赵东成整个人恹恹的,并不想搭理司机。又见前面不远处就是村庄了,便对司机说:“师傅,我就在前面下车吧!”

司机愣了一下,脸色半僵地点了点头,把车子停在了路边。

“谢谢你,师傅。”

赵东成一边道谢,一边跳下了车。可谁知这一跳,竟闯了大祸。

“哎哟!”

一声惨叫把赵东成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扭头一看,才发现是一位老大爷倒在了地上。老大爷看起来年近花甲,一辆绿色的邮政自行车压在他身上,令他动弹不得。

赵东成吓得脸色惨白,脑袋里浮现出两个大字:完了!

2

屋里传来一阵阵痛苦的惨叫声,赵东成在门外踱步,心乱如麻。

人是他和那位农用车司机合力送回来的,司机师傅还告诉他这位老大爷姓张,是退休的村书记,大伙儿还是亲切地叫他老书记。老书记因为在家闲着无聊,就当起了义务的邮递员。虽说工作量不重,但也是缺一不可的差事。现在老书记被赵东成一把撞倒在地闪到了老腰,连下床都困难了,更别说是去送信了。

这可怎么办才好?

还能怎么办?赵东成心想,一人做事一人当,就算这件事不是他故意的,可终究是因他而起。当下他就做了一个伟大的决定。

“老书记,您好好养伤,明天我帮您去送信。”不就是做个临时邮递员嘛!送信这种事应该难不倒他。

赵东成主动把送信的差事揽到了自己身上,老书记自然是连声道谢,并让赵东成在自己家里住了下来。

第二天一大早,赵东成颤颤巍巍地爬上自行车,做起了临时邮递员。

这个小村庄虽然没多少人居住,可地方还是挺大的,尤其是赵东成这个外来客,人生地不熟,送一封信得挨家挨户地去问确实费劲。平时老书记半天就能送完的信件,赵东成折腾了一天还没搞定。

眼看天色快暗下来了,赵东成看了看躺在邮包里的最后一封信,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终于只剩下最后一封了!他把信拿出来找地址,却意外地发现,这是一封没有贴邮票的信。没有贴邮票的信怎么会出现在邮包里?

这时,天空忽然飘起了细雨,赵东成没有多想便把信封塞回了邮包。至于这封没有邮票的信到底要怎么处理,那就不关他的事了。

乡下的石子路,一到下雨天就变得泥泞不堪。赵东成奋力地骑着自行车往老书记家里赶,谁知路边突然窜出来一个白色的身影拦住了他的去路,吓得他一个紧急刹车,连人带车滑倒在地,邮包也一并掉在了地上。

真是见鬼了!赵东成低咒一声,带着满身的泥水从地上爬起来,抬头却看到一个跟他差不多年纪的女孩披头散发地站在那里,没穿雨衣,也没有打伞,长长的黑发因为淋了雨的关系湿漉漉地贴在脸上,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赵东成,不禁让赵东成有些毛骨悚然。

“你……你是谁?下雨天怎么还在外面跑?”

“我刚刚放学回来,忘记带伞了。”女孩蹲下身子将地上的邮包捡了起来,还有那一封送到赵东成手里。

赵东成愣了愣,接过邮包,而那一封没有贴邮票的信竟然奇迹般地掉了出来。

女孩二话不说又帮他捡起来,说:“脏了。”

赵东成笑了笑,说:“没关系,反正是无效信件。”

不知道为什么,女孩的眼神忽然变得悲伤起来,她捏着信封小心翼翼地擦拭着,如若珍宝。

赵东成看出了异样,好奇地问:“这封信……”

“这封信是给李奶奶的,无论如何,请你都要把这封信送到李奶奶手里,拜托你了!没有收到信,奶奶会一直在门口等着。”

赵东成心中疑惑,莫非信是这女孩写的?可她分明是住在这里的,为什么还要给这里的人写信呢?

尽管心里疑云重重,但女孩如此真诚的请求,他也没有办法拒绝,最后只得冒雨重新回头。

李奶奶的家比想象中好找,赵东成很快就找到了。而让他惊奇的是,李奶奶真的如女孩所说,一直等在门口。

赵东成把信交给李奶奶,转身要走,却被李奶奶一把拉住,请他帮忙读信,因为李奶奶不识字。

这点小忙,赵东成理当答应。

信是李奶奶的孙女寄来的,听李奶奶说,她孙女在北大读书,每周都会寄信给她,跟她说说学校里发生的事情。

赵东成有些羡慕李奶奶的孙女,能考上北大,那得多好的成绩。想想自己,唉……

可同时,他又纳闷了,没有贴邮票的信是怎么从北京寄过来的?

替李奶奶读完信,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赵东成告别了李奶奶,走出门口,却见那女孩消瘦的身影倚在马路对面的矮墙边,远远地望着那紧闭的大门,满脸悲伤。

这女孩跟李奶奶到底是什么关系?赵东成的心里又多了一团疑云。

3

回到老书记家里的时候,赵东成从头到脚都湿遍了。

老书记已经能下床了,只是行动还不太方便。见赵东成湿漉漉地进门,当即皱起了眉头,担忧地问:“哎哟!怎么淋成这样?要是感冒了可怎么好。”

赵东成不以为意地笑了笑,说:“淋点雨没什么大不了的,我换件衣服就行了。”说着顺手脱下了外套,找了条毛巾擦拭头发。

“要不是我这把老骨头不中用,也不用麻烦你了。想想实在过意不去啊!”

“千万别这么说,是我不小心害您跌到,现在又在这里白吃白住,说起来该是我过意不去才是。”

这一老一少说话都如此客套,倒是叫旁人听得不自在了。

“好了好了,你们俩呀就别客气了,快来吃饭吧!”老书记的老伴端着菜从厨房走出来,招呼两人吃饭。

饭桌上,老书记笑嘻嘻地问:“第一天送信,感觉怎么样?”

赵东成尴尬地挠了挠头发,回答:“除了速度慢一点,其他倒还算顺利。不过有件事很奇怪……”赵东成下意识地想到了那封没有邮票的信。

“什么事?”

“今天有一封没有贴邮票的信,不知道是不是邮局的人收错了?”

“这倒是个新鲜事,我送了这么多年的信,怎么就没见过一封没有贴邮票的信呢?那你送了吗?”

“送了。就是村口的李奶奶家。”

听到“李奶奶”三个字,老书记的神色一惊。

“李奶奶?李顺英?”

老书记突变的神色让赵东成心中一慌,反问道:“有什么不妥吗?”

过了许久,老书记讷讷地摇了摇头,“没什么,明天我去向邮局反映一下这个情况。”

老书记似乎有所隐瞒,赵东成心中疑惑,却也没有再追问下去。

下了一晚上的雨,总算在天亮之前停了,而且在赵东成出门前,晨光已然微露。

因为有了第一天的经验,第二天赵东成送信的速度明显快了许多。太阳下山前,邮包已经见底了。

“看来今天可以提早收工了。”

赵东成大大地舒了一口气,欢快地抓起最后一封信,可映入眼帘的白色信封却让他的表情瞬间僵住了。

早上出门前,老书记清楚地告诉他已经把今天的信件检查了两遍,保证不会有昨天的情况发生。为什么还是出现了和昨天一样没贴邮票的信?看了一眼地址和收信人,居然也和昨天的一模一样。

大白天的,不会是见鬼了吧?

这封信送还是不送,站在三岔路口,赵东成犹豫不决。

“还有一封信没送,你又想偷懒了吗?”一道熟悉的声音打断了赵东成的沉思。

转身,赵东成猛地一个颤栗。这不是昨天那个女孩吗?一身蓝白色的校服,头发依旧湿漉漉的。比起昨天狼狈的模样,今天的她似乎精神了许多,连说话声都响亮了不少。

“什么偷懒,别乱说。这是无效信件,我有权拒送。”

“难道你要去跟一个年过八旬的老人计较信件的有效性吗?”

女孩脱口而出的话竟让赵东成无言以对。她说的没错啊!为了一封没有邮票的信,难道自己真的要眼睁睁地看着一个老人在家门口苦苦等待吗?这也太有违做人的基本道德了。

想了想,赵东成惭愧地低下头,说:“好吧!就当我是助人为乐。”

女孩终于满意地点点头,微笑着离开了。

直到女孩的身影消失不见,赵东成心底的疑惑还是迟迟不能消除。为什么每次剩下最后一封信的时候,女孩就出现了?这真的只是巧合吗?

4

来到李奶奶家的时候,太阳快下山了。

赵东成一心想着把信给李奶奶念一念就赶紧回去的,可李奶奶今天看起来心情不错,热情地招呼赵东成吃饭。赵东成再三推脱还是无果,再继续下去反倒会破坏老人的好心情,于是只能勉为其难地答应下来。

进屋之后,赵东成便看到桌上放着一大碗面。他心想,这李奶奶怕是煮多了面条一个人吃不完,所以才叫他帮忙分担吧!

可这个想法刚刚生成,就见李奶奶笑呵呵地从厨房出来,手里多了一双筷子。

“来,小伙子,快坐下来。这是我刚刚做好的寿面,还热腾着呢!”

“寿面?今天是您生日吗?”

“不是,今天是晓彤二十岁生日。我就给她做了一碗寿面,可惜她在北京读书吃不到。”

晓彤是李奶奶的孙女,听说是去年考上了北大,可到现在都没回来过。

“那我可得多吃点,吃了高材生的寿面,说不定我也能考上一所好大学。”

“原来你也要考大学了呀!加油!多吃点,粘粘喜气。”

两人和乐融融地把面都吃了个精光。

自从李奶奶得知赵东成是即将参加高考的学生,说什么都要让他去看一看晓彤去年用过的复习资料。这份热心实在让赵东成难以拒绝,于是不得不爬上了李奶奶家的阁楼。

阁楼很窄,只能容纳一个人进入。赵东成好不容易钻进去,才发现里面高高低低地堆满了书,简直就是一个微型的图书馆。他终于明白,原来学霸就是这样练成的。

这么多的书,琳琅满目,让赵东成都不知道先看哪一本了。

随手拿起一本厚厚的笔记本,封面上写着林晓彤的名字,打开第一页,上面全是密密麻麻的手写字,是课堂笔记,很详细,字迹也很清晰,想象的出来,林晓彤一定是一个清秀文雅的女孩。

赵东成离开的时候,没有碰其他的教科书,只拿走了这本笔记。因为他家里的教科书远比这些多得多,只有这本课堂笔记是独一无二的。

回到老书记家里,赵东成迫不及待地向老书记讲了今天发生的怪事。

没有邮票的信再次出现!这回老书记却坚决地摇头否认,“怎么可能?早上我特意检查了两遍。”

“真的,信还是跟昨天一样,是李奶奶的孙女写来的。”

“小赵啊!你一定是太累了,出现幻觉了?这样吧!你明天就不用去送信了,好好休息。”

相关阅读

言情后花园©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