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轮回

2019-12-27 14:52:35

悬疑

突然,大厅里传来一阵急促的声响,像是什么东西发出的警报声,将周南的思绪拉回到了现实,在他的惊恐目光中,正面墙壁缓缓裂开一条缝隙。

周南眼中一层雾气就这么浮了上来,他拼命向他们跑去,奔向那唯一的光明。

周南的身体无力滑落,绝望再一次将他淹没。

对面的沙发上坐着一对情侣,女生亲密地挽着男生的手臂,靠着他的肩膀在小声啜泣,而男生则双眼茫然地望着对面的墙壁,空洞的目光仿佛石刻的雕像。

目睹少年奇怪的行为,联想到之前的一切,周南忽然间明白了什么。他疯狂地捶打着坚硬的铁皮,可已经晚了,墙壁纹丝不动。

在裂缝即将闭合的那一刻,站在周南身旁的少年突然一把将身后的男孩推了出去,男孩哭着喊自己的哥哥,随后身影彻底消失在裂缝外。

七天前,城里的一家旅馆发生了爆炸事故,其中有七名住客严重受伤。

这些人真的没问题吗?

一股滚烫的温度自手心蔓延至全身,周南奇迹般地感到身体开始回暖,那股暖流在他的血液里流淌,死命地拽着他,不让他坠入冰冷的深渊。

“再不出来就没机会了。”

尖锐的蜂鸣声在病房内响起,守在一旁的医生露出十分惊喜的表情。

“来啊,快出来啊!”

空气仿佛一瞬之间停止了流动,无形之中像是有一条毒蛇,狠狠地啮噬着所有人的心。

中间的沙发上独自坐着一个少年,他穿着无袖白T,露出胳膊上的刺青,脸上的表情平静而释然。

大爷颤巍巍地走到裂缝边,回头问周南:“孩子,你不回去吗?”

大厅里的气氛沉重而压抑,密不透风的房间像是一个囚笼,将每个人都困在其中,逃脱不得。

中间的沙发上,一个戴着耳钉,穿着破洞裤的少年正剥着一个橘子,他耐心地撕下果肉上的经络,将它们递给身旁的小男孩。

那天是他第一次独自出门旅行,老妈叮嘱了他很多,老爸也拍着他的肩膀,说:“儿子,钱不够了找你老爸要!”

在这七天内,少年的父母一直守在病房里。父亲紧紧地握着他的手,母亲时不时呼唤他的名字,给他唱小时候他最喜欢的童谣。

思绪还未回归,下一秒,周南发现自己站在一口棺材前,而老爸老妈就蹲在旁边抱着棺材哭成了泪人儿。

“小南,小南!”

有这样的老爸老妈,周南一直都觉得自己非常幸运。

对面的沙发上坐着一堆情侣,女生紧紧握着男生的手,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男生温柔地亲吻着女生的额头,可是从那双漆黑的眼眸中却看不到一丝光。

“小南,小南!”

“我回来了。”他微笑着说。

曾经温馨的画面如同走马灯一般在他的眼前一一划过,他努力牵动嘴角,想要扯出一个微笑,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笑不出来。

或许正是这份爱激发了少年的求生意志,奇迹才降临到他的身上。

周南的脑袋昏昏沉沉,他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从这里逃出去,不然他不知道老爸老妈会急成什么样。

这怪异的场景让周南恐惧地后退一步,内心开始动摇。

陡然间,一阵悦耳的歌声在大厅内响起,那熟悉的声音让周南瞪大了双眼。

周南不由自主地回忆起以前的事,或许人在绝望的困境下都会这么做,以带给自己一些渺茫的希望。

“咳——”坐在周南身旁的大爷重重咳嗽了一声,随后他好像看到了什么,脸上露出很怀恋的神色。

周南缓缓睁开眼,手心里传来老爸滚烫的温度,耳边回响着老妈温柔的歌声。

“不走了,我累了。”大爷眼中泛着泪光,“刚刚我好像看见她了,我就在这儿陪着她,不走了。”

墙壁迅速裂开一道缝隙,那些身穿白衣的人站在门外,如同一道道鬼影。

“不要!”周南惊恐地闭上了双眼。

歌声仍在不断回荡,周南循着声源处望去,在那道缝隙之外,一排排人群里,他看见了自己的老爸老妈。

裂缝外依然是血色的天空,无数身穿白色衣服的人站在门外,他们严肃的表情就像在举行一场庄严肃穆的葬礼。

“小南,小南!”

右侧是一个看起来社会气满满的的灰发少年,他裸露的手臂上刺着繁复的花纹,像是神秘部落的古老图腾,此刻他正搂着怀里的弟弟不断安抚着,嘴唇轻轻翕动,似乎说了些什么,但周南一句也没有听清。

而这名刚刚苏醒的少年,已经在生死线上徘徊了整整七天,终于在第八日的清晨,终于真正逃离了死神的魔爪。

“我们一直在等你。”

裂缝的外面,猩红的天空仿佛被鲜血染过一般,空旷的街道上,一幢幢建筑物沉默地伫立在血河之中,如同张着血盆大口等待猎物的巨兽。

男孩接过橘子,掰开一瓣:“哥哥,给你吃。”

他们站在那里对他微笑。

先前的那个女人再也等待不了了,她骤然尖叫一声,嘴里不听念叨着:“宝宝别怕,妈妈这就回来了。”而后在裂缝彻底合上的前一刻冲了出去。

其他人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们纷纷站起身,却没有一个人敢通过裂缝走出去。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裂缝渐渐有了合并的趋势。

这个温柔的声音好熟悉啊,到底是谁呢?周南睁开眼,发现自己正坐在旅馆大厅的沙发上。

回去?周南脑中一片茫然,他应该回去吗?

大爷即将迈过那道裂缝,可在突然之间又折身返回。

可现在连通往楼上的电梯和通道都消失在了黑暗里,他除了坐在沙发上,痛苦地抱着脑袋,什么也做不了。

中间沙发的左侧坐着一个中年女人,她疯狂地拨打着手机,脸上满是焦急的神色。

“滴——”

到底发生了什么?轻微的刺痛感传遍周南的大脑,他隐约想起了什么,可那些画面又迅速变得模糊,像被水晕开的油彩,看不真切。

老爸老妈……他该怎么办,谁能来救他?

一位大爷经过手术抢救后情况好转,却在第六天病情急速恶化,最后还是撒手人寰。

那些人一齐发出焦急的呼喊,不停地催促着大厅里的人。

那是他的脸。

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一瞬的惊喜,但却又立刻变得比之前更加凝重。

少年发出一声嘶哑的吼叫,露出一个苦涩却又欣慰的笑容。

他的身体开始发冷,浑身的血液仿佛都凝固了,不由自主地打着颤。

他的脑袋有些昏沉,环视四周,整间大厅里还坐着另外四个人。

事发当时,一对情侣刚刚入住,男生一瞬间死死地把女生护在了身下,但他的双眼却被掉落的石块砸伤,最终两人还是因伤势过重不治身亡。

我被困在一家旅馆里,困了七天了。

他的对面坐着一对情侣,女生疲惫地倚在沙发上沉沉睡去,满脸都是泪痕。男生一只手揽着她,另一只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发丝,可原本应该充满温情的目光却空洞的看不到一丝情感。

最先抢救过来的,是一个中年女人。事发时她离爆炸源的距离较远,因此经过抢救后很快便脱离了生命危险。

一对兄弟在相同的情况下做出了同样的选择。被哥哥护在怀里的弟弟逃过了一劫,哥哥却被钢筋贯穿了喉咙,经过四天的救治还是离开了人世。

与此同时,墙壁再次缓缓裂开,一道裂缝出现在众人眼前。

周南记得,他刚刚预订好景点的门票,突然一声巨响后,他便什么都不知道了,再次醒来时,他就被困在了旅馆中。

谁在叫他?周南睁开双眼,光在聚焦,他发现自己正坐在旅馆大厅的沙发上。

周南看着她如一阵风从自己面前跑过,他想,老妈现在是不是和她一样在焦急地等待着自己的消息?

坐在周南身边的一位大爷低着头,表情看不真切。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不断响起,周南猛地睁开了眼。

周南的大脑顿时一片空白,急促的呼吸在他的胸腔中冲撞,他颤抖着身体向棺材内望去,看到了一张分外熟悉的脸。

悬挂在大厅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投下一片惨淡的白光,黑色的铁皮包裹着四面墙壁,放眼望去,竟找不到一处可以与外界连通的地方。

仅这一眼就打消了他的疑虑,老爸老妈在的地方,他怎么会害怕呢?

周南很久才适应眼前的光线,记忆碎片渐渐重合,他想起了现在糟糕的状况。

此时他正靠在一张略微有些磨损的皮质沙发上,环顾四周,整间大厅里还有另外六个人。

少年张着嘴,却什么音节都没有发出,最终他只是缓缓地摇了摇头,目光温柔地注视着自己的弟弟。

周南旁边的一位大爷望着原本大门所在的方向,神色很平静,像是古井里的水,掀不起一丝波澜。

周南愣住了,外面的世界真的还是他所以为的那个世界吗?

周南再次犹豫地停在了与外面的世界只有一步之遥的位置上。

他生活在一个很幸福的家庭里,在父母的教育和关爱下,他健康成长至今。

相关阅读

言情后花园©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