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桶和吃米虫(一)

2019-12-16 11:42:49

悬疑

“超崽他死了喔——”

天光一大早,村里人围在村中央的那棵茂盛的百年大榕树下扯板路。

“喔嚯……”

“超崽那个哈崽,真的做了短命鬼了喔……”

“他真的病死了?”

“没是的。”

“他昨夜跟聪崽他们几个去河下游耍水,就他一个人一个不小心淹死了的。”

“喔嚯……那么邪门!”

“撞鬼了吧!”

“他们梁家真是倒大霉了喔!”

……

大家七嘴八舌地吐着唾沫星子扯了半天板路,唏嘘不已。

饭桶,吴家的娃崽,觉得超崽死得太蹊跷了,心里多多少少有点不痛快。

他晓得超崽的水性好得很,在村里算是数一数二的。

虽说超崽他大伯、他叔、他爹都是在三十岁之前在睡梦中猝死的,但是超崽他才二十出头,没理由这么着急赶着去阎王爷那里投胎。

“我是个短命鬼,是活过三十岁的。”

从今往后他再也不会听到超崽说这句口头禅了。

“扑通——”

他闷闷不乐地低着头,打着赤脚走到河岸的青石板上,纵身一跃,跳进水里激起了一层水花,独自一人耍了起来……

“饭桶,你的阿妹来找你啰——”

大头扯着大嗓门,“嗒嗒嗒”地踩着木屐,一路小跑到河边,搞得村里人都晓得了这个新鲜的板路。

饭桶在河里正游得欢,不情愿地露出了湿哒哒的脑袋。

“饭桶,快!快上来!你的阿妹来找你了!”

大头催促道。

“大头,你讲什么?”

饭桶莫名其妙地问。

吴家如今就剩下他这棵独苗,什么阿妹不阿妹的,他没当回事。

“省城里诸葛老爷家的阿妹,将来的饭桶小娘娘——”

大头打心里替饭桶高兴,兴奋地抖动着自己的右腿。

“我崽!”

饭桶的脑袋里突然闪过一道灵光——诸葛老爷家的阿妹,那不就是他阿公当年为他定下亲事的那个妹崽!

“她怎么找上门来了?”

他嘀咕着,赶紧游出水面,利索地爬上了岸,大力地甩了甩头。

大头被甩了一脸的水珠,一点也不生气,大手往脸上一抹,笑呵呵地说:“饭桶,托你的福,阿妹请我吃了块糖。”

“什么!?”

饭桶瞬间惊呆了。

这年头,莫讲吃饭了,他连糖都吃不起,这甜头竟然给大头抢先了,他心里那个恨啊。

“走起!”

饭桶把手那么一招,光着膀子,打着赤脚,湿漉漉地走回家去了。

大头乐呵呵地紧跟在他屁股后头。

“唉糟……”

饭桶半路上喜忧参半,叹起了气。

他的阿妹来看他了,要是他跟她成了亲,他也算得上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了!

可他眼下穷得响叮当,连饭都吃不起,拿什么养她哟!

养不起!

实在是养不起!

眼下正值初夏,知了在树上叫得欢,他不免觉得心烦。

饭桶装起了深沉,两脚生风,飞快地走到自家门口。

“我崽!怎么来了两个阿妹?”

饭桶看着那一高一矮的妹崽,心里叫苦不迭。

“饭桶回来了!”

大头傻乎乎地跟她们打招呼说。

“阿哥,我们要找的人他不姓范,他免贵姓吴名小强!”

那个矮个子的妹崽瞟了饭桶一眼,看不惯他那副邋遢样,嫌弃地说。

饭桶阴晴不定地打量着眼前这两个面生的妹崽。

我崽!

他真的不晓得哪个才是他的阿妹,没敢轻易得罪她们。

饭桶挺了挺腰杆,雄起:“我就是吴小强!你们……哪个要找我?”

那个长得高大的妹崽看起来挺顺眼的,他不由地多瞅了两眼。

“七姐,他在看你呢!”

看着他两眼冒精光的样子,没见过女人似的,那个矮个子的妹崽阴阳怪气地出了声。

那个叫七姐的妹崽听了,难为情地低下了头。

“小七……”

七姐心里一时没了主意,顺手扯了扯小七的衣袖。

“我跟我姐一起来找你。”

小七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理直气壮地说。

我崽!

说了,等于没说!

饭桶心里那个愁啊。

她们都穿着城里时兴的衣裳,脚上还蹬着漂亮的黑皮鞋。

他的脚趾头不自觉地蹭了蹭地上的泥巴。

“你们……”

他欲言又止。

他那个死鬼老爹走得早,他倒是听他阿公提过,定下亲事的时候,他只是个五岁的小把爷,而她还躲在娘胎里没出世呢。

不行,他得让着点阿妹,千万莫乱讲话!

“阿哥,你不请我们进屋?”

小七扬了扬下巴,故意跟他作对似的。

他把心一横,张罗起来:“噢,好讲好讲,有什么进屋再讲。”

他热心地从七姐手上接过包裹和行李箱,转过头来却对大头说:“大头,你帮下吃米虫。”

吃米虫?

哪个是吃米虫?

小七瞪了大头一眼,自己动手拎起了包裹。

大头傻笑,没敢乱来。

“吱呀——”

饭桶一脚粗野地踹开了木大门,大大咧咧地领着她们走进了屋。

“这——”

眼前的一幕,令她们木倒。

这个阿哥也太穷了,用“家徒四壁”四个字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小七抬头一看,喔嚯,蓝天白云好卵诗意!

那堂屋屋顶上的瓦片,缺了一大片,三根粗大的横梁裸露在头顶上的空气中。

这要是出日头还好,夜里一抬头就能观星赏月。

这要是落大雨,那就糟糕了,屋里能变成池塘养鱼了。

饭桶讪讪地对七姐说:“阿妹,亮堂没成?”

“喔嚯——”

小七在一边唏嘘。

七姐笑而不语,悠悠地从兜里掏出糖果,给每人分了两粒。

“阿妹,你人真好!”

大头马上掰开糖衣,囫囵吞吃入腹。

饭桶原本也想跟大头一样吃糖,瞅见小七那奇怪的小眼神,他默默地把两粒糖都含在了嘴里。

“大头,你回屋先。”

吃完了糖,饭桶朝大头摆了摆手,把他打发走。

相关阅读

言情后花园©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