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有了外遇

2019-12-29 11:43:45

世情

晓兰对着镜子照了又照,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向不爱打扮的她又开始拿起当年的霜霜粉粉了。这屁股上的赘肉啊,真的是,今晚要少吃点了。

“别别,妈,衣服我来给你洗”,反正也就是放在洗衣机里转几圈,何乐而不为呢?

妈,我的那个闺蜜一凡你还记得吗,她最近跟他那个醉鬼老公离婚了。这都是第几个了,今年真的是不太平啊!

4

一杯清酒,被时光侵蚀的面孔下闪露出稚嫩清爽的眼眸,昏暗的灯光下,一时分不清楚。

“这个周雄啊,怎么工作这么晚还不回来,不知道妈妈来了吗,真的是,咱妈好不容易来一趟。来来来,妈,看看我给您新买的衣服,不知道合适吗...”

自己省吃俭用地计算柴米油盐,为孩子的学区房辛苦地攒房租,不仅要照顾家里的女儿还要辛苦地去公司上班。他可好,倒是自己在那里花天酒地,快活自在。

2

午睡醒来,晓兰收拾着东西准备出发。咦!主动把盘子洗了,这个周雄啊。不过也好,不用洗碗,不用洗衣服,浴室里前几天晓兰故意把周雄的衣服剩下,今天一看,果然全部被偷偷地解决了,还不忘把厕所打扫干净。这是让我开心还是伤悲呢。

1

饱满的大米颗粒包裹着熟悉的味道,有股太阳的温暖。

5

“喂”,电话声远远地在门口响起。要特地到门口打电话,再说是公司来的电话,我信你个鬼,以为我和你一样傻吗?

周一早上,周雄匆匆离开,一切都似乎一如既往。要是没有昨晚西装上的那根头发丝的话。

熟悉的声音虽然有些喑哑,就仿佛又回到了穿着红大袄戴着虎皮帽,乖乖坐在妈妈面前,不情愿地喝没有放糖的米汤的时候。

“那天晚上,我妈妈突然要带我出去吃饭,不能不去”

英子短暂的阴郁之后,笑地更加开朗,就好像有谁把那层薄纱掀开,纯粹的阳光肆无忌惮地彻彻底底地释放了出来。

还有,我最近工资又涨了,每个月都用不完,你看这个月刚刚到账的基本工资就这么高,这还没加上奖金红包福利和分红呢。

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不是说过中午不要打进来的吗。

谁敢兴趣你给谁打电话啊。晓兰翻了个白眼,径直地把账单放在桌子上。“这是最近你闺女的费用还有水电费什么的,要看一下吗,都是拿你工资本付的”

婆婆孙月看着手里的衣服,发票还原原本本地放在里面。880,这个糟糕媳妇可是真够败家的。

飘香的大米,大米飘香,顺着香味走去,是不是就可以回到最初温暖的地方。

有了目的之后,虚情假意也就利索多了。

这英子也大了,特别懂事,她上的初中又是寄宿,一周回来一次,完全不用担心有负担。还有,她的同学其实很多父母都离婚了,不用担心被别人看不起。

妈,其实我同事离的也挺多的,最近大家还在讨论怎么抓老公出轨的证据来为自己争得更多的补偿金。他们那群人呐,真是天天闲得无聊,成天搞这些有的没的。

“哦,你妈最近要来了,我想还是要给她买些什么东西吧,需要一点儿...”“好好,你终于肯好好跟妈相处了,这是我们公司最近发的商务卡,拿去用吧”

周雄感觉今天好像跟平时不太一样,但也不好说。被发现了?不可能,发现的话怎么能这么平静。可是以前剩饭不都是晓兰给吃完的吗?虽然一开始他还让她不要吃,但是后来习惯了也就不说什么了。家里是不缺钱,但是扔了也怪可惜的,还不如让给什么都吃的晓兰呢。

……

都说男人出轨从香水开始。如果是别人可能还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可是碰上这个连洗面奶都不用的周雄,就一定是有问题。

天边的云朵在太阳的渲染下泛着金色的花边,清晨的微风拂面竟觉得分外凉爽。果然,购物可以有效缓解女人的所有忧伤。

3

2

上一周连续出差三天,经常在公司熬到晚上九点才回来,西装上残留的不知道是谁的头发丝,越来越多的“公司”出差...

由于各种限制,最后就只能做那些给人跑腿看别人脸色的事情,家里又是一堆家务活,忙这忙那,忙得一团糟。

“妈来了,快请坐,我来给你倒茶。英子,奶奶来了,还不来看看”。晓兰忙着端茶倒水,还不忘顺着说几句奉承的话,夸地孙月笑地合不拢嘴。

“别急,别急,慢慢喝,烫...”

大眼睛女孩支支吾吾地离开,嘴上说着不感兴趣,坐到位子上却又竖着耳朵听英子给周围的一堆女孩讲她法得里倒红酒的小哥哥到底有多帅。

晓兰把手里新洗的几张照片收起来,随手打了电话,“喂!请问是法得里餐厅吗,我想预约,今晚九点,两位,谢谢”。

又或者,已经没有爱的故事里早就没有什么忧伤可言了吧。

“就像老母猪一样”,想起老郭像他吐槽他家里那位。真的就像是猪一样,天天又笨又懒,家务又做不好,都人老珠黄,还这么不注意自己的形象,整天蓬头垢面的。芳芳灿烂的笑脸似乎又一次浮现在眼前,周雄强忍住笑意,一口一口麻木地吃着从前从来都不会吃的青菜和萝卜。

“和你妈出去吃饭,你怎么想的,他们都只会借机告诉你要好好学习。还不如咱们几个一起去唱卡拉OK呢,真的,我觉得那个肖尧应该对你有意思,我已经注意到他偷偷看你好多次。上次你要是去的话,没准现在你们就在一起了呢”,还没等女孩说完,一群小姑娘就迅速围了上去。

“那个牛肉堡,还没吃完怎么就扔了呢,怪可惜的”。

“好好,既然你喜欢,那下次我就专门留给你吃”,晓兰懊悔着自己没有把垃圾处理好,不过,看着周雄有些僵硬的表情,莫名地有些舒心畅快。

晓兰坐在丈夫刚刚坐过位置,清新的海水盐气息此刻却激烈地着刺激大脑皮层。

“妈,我回来了”,虽说都是喊妈,但还是喊着自己的亲妈舒坦。

晓兰对着镜子勾勒眉角,王律师的电话就突然打了进来。

“妈,我其实...”

“还有,妈,您可千万别跟您儿子说我给你买了这么贵的衣服,这是我偷偷拿着自己的工资买的,要是让他知道了,可不又得骂我败家了”,简单的一句话,却在孙月心里埋下了一颗小刺。母子情深,那就让你们慢慢折腾去吧。

上班的公交车上,晓兰翻着淘宝购物车,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看这件米白色的尼龙大衣了。与其让你花钱去哄别的女人开心,倒不如我自己先花出去算了。

为什么要闹?我才不想浪费那个精力去闹,电视剧里的女人发现自己的老公出轨了,就不顾一切地去和小三争。这种男人,哪需要咱们浪费神经呢,既然她不嫌弃,那就让给她好了,反正都是咱们用过的。

今天好不容易抢到一个业务,要好好抓住这个机会。想当年,姐可是年度最佳呢。要不是为了这个臭男人...

工作总是让人头疼,各种杂七杂八乱七八糟的的事情特别烦人。以前晓兰什么都考虑家庭,这个点不行,我要回家给我爱人做饭,这个周末算了吧,我家宝贝好不容易一周回家一次,那个合同要不你去吧,我一个人跟男同事打交道,不太好。

“您那个儿子成天想着您,现在您终于来了,在这边也多住住,英子也想奶奶了呢”。

孙月摸摸自己的新衣服,小半年不见,这个媳妇终于长成了媳妇该有的样子了。那个王艳儿媳给她买的破衣服,我一个抵她四五件,等我回去一定要去消消她的锐气。哦,对了,发票,发票,八百八十快呢,得好好让他们看一看。

香水?

“英子,上次的party你怎么没去呢,好不容易请到篮球队的肖尧,都被隔壁班的那几个女生占了便宜”

“来,咱们一起走吧,我发现一家新开的冰淇淋店”,大眼睛女孩高兴地背起书包跟着英子一起走。

“诶!这个王经理也真是,成天把工作安排给我,今晚我又得去一趟。”周雄等了半天,却没有预想中的盘问,老郭说的那几套好像是一点儿用处都没有。便自己对着空气,自顾自地说着。本来以为会有几句抱怨或者臭骂,没想到什么都没有。

下了车,晓兰在院子里徘徊良久,一阵阵清风吹过,却只觉得燥热难耐。

“好了,好了,妈知道了,先别急,坐下来咱先来喝一碗米汤”。

掏出在丈夫给她的工资卡,亏我每个月拼死拼活地给你省这么多钱,去死吧你!

要是世界上所有的感情都是这样纯粹,那就好了。

一路上,晓兰想了很多和母亲要说的话。在外面可以硬气的天不怕地不怕,回到家里就立刻柔软成了一摊泥,生怕把老母亲碰着伤着惊着了。

不要以为牺牲自己的一切就可以让他们得到幸福,即使是有,那也只是虚妄的幸福。家庭,是建立在互相之上,一味的牺牲,最后也就只能两败俱伤,一无所有的孩子最后还是一无所有。我不认为离婚悲伤,正相反,我反倒认为他们勇敢,迷雾漂泊的漫漫长路,走过去,便是海阔天空。

有时候真想一觉回到小时候,乖乖地坐在妈妈身边,等着大米在锅里一点一点熟透。

晓兰眯着眼睛看着喜笑颜开的两个人,没有爱也就没有悲伤,更多的是一种无声的感慨。时间匆匆过去了十年,十年之前,也有一个姑娘跳跃着年轻的心脏,顶着满头的冰霜,为一句“我愿意”热泪盈眶,为一辈子的誓言握紧手掌。

“这么多,哇,这还有几张呢,正好我想给英子买几件棉衣,这些我都拿走了,老公你真好”,以前给一张都不要,现在竟然都给拿走了,本来还想着留几张给芳芳呢。周雄摸着空空如也的钱包,真的是把能拿的都拿走了。不过,幸好这次发奖金没跟芳芳说,要不她得不到又得闹半天。

晓兰看着剩下的饭菜,凭什么我就要吃剩下来的,再见吧你,一伸手,晓兰就把盘子里剩下的半个牛肉堡全部都倒进垃圾桶里。

880,痛死我了,不过,花的也是您儿子的钱,您开心就好。

周雄吃着一桌子素菜,也完全食不知味,全想着晚上的事情去了。哪里还能在乎那几张账单啊。

女孩们的感情就是这样,一时的不和总是被下一秒的惊喜分分钟化解。

晓兰一想到这个周雄背着她拿这个家的钱给别的什么花枝招展的女人买东西,心里就气不打一处来。

晓兰恶狠狠地甩了个白眼,看着盘子里最后剩下的几块牛肉,毫不犹豫地全夹到自己碗里。给你留,哼!拿去喂狗都不给你吃。

“你和你妈都在讲什么丫”“没什么好讲的,你知道,跟老妈在一起,除了成绩,还能说什么呢!”事实上,是除了成绩什么都说了。

竟然是那家高级法式料理店,当年刚结婚的时候因为预算问题迟迟没有去成,以至于到现在也一直没有去过。没想到,那个周雄竟然偷偷摸摸地,自己带着小女朋友来这里享受。

永远不要小看孩子,其实有时候,他们看的比你更明白。冷漠的两个人可以维持一段婚姻,但维持不了一个家庭。徒有其表的外框下,伤害的不仅仅是两个人。

相关阅读

言情后花园©2019